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迷雾重重,在线阅读

迷雾重重,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4 06:19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38)

    【两年前,还有骗子声称掌握了她的性爱照片,江南雪接到电话时哭笑不得。离婚那么多年了,她几乎都忘了男欢女爱,居然还有这么愚蠢的诈骗分子。】 龙应天和马小春、肖玉雯三人从江南生化出来,已经是中午了。此时,他面容憔悴,无精打采。 "龙队,你们忽略了一条重要线索。"经侦大队队长童宇飞上气接不住下气地跑到刑警大队办公室,"刚才,江东商业银行的郭东行长打来电话,说郑长丰银行账户里有五百万资金划入郑长丰的股票账户后,全部买入了001权证。下午开盘之后,又以每份一分钱的价格抛售,五百万资金几乎送人了。要知道,今天深沪两市暴涨一百多点,如此操作,是变相洗钱啊。" "什么?"龙应天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郑长丰已经死了,谁还能操纵郑长丰的银行账户?"童队,能查出资金的流向和权证的接盘席位吗?" 童宇飞呵呵一笑说:"看把你急得。我刚才了解了一下,股市一开盘,郑长丰账户的资金就被划走了。当时001权证的价格是八毛钱一份。下午开盘的时候,是上行趋势,郑长丰的账户却以一分钱的价格进行抛售,很明显是人为的利益输送,目的是洗走郑长丰银行账户里的钱。" "我们调查到接郑长丰权证的账户名为张义民,从身份证信息来看,张义民是四川广安市一农民。但大山区一老农民怎么可能懂得玩儿资本运作?因此,这个张义民账户使用者,绝非他本人。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操作张义民账户的人和郑长丰账户的操作人有联系,否则不会在两市上行势头中的时候挂出一分钱的买单来接郑长丰账户抛售出的001权证。" 龙应天点了点头问道:"以郑长丰的待遇,能有五百万的银行存款吗?" 肖玉雯想了想说:"不可能,据我所知,他的待遇并不高,年薪不过区区三十万。十年下来还不到两百万,就算加上奖金,也就三百万多一点。何况他还买房子车子,结婚生孩子,怎么可能有五百万呢?" "除了他老婆陈嘉,还会有谁能控制郑长丰的账户呢?"童宇飞问道。 "看来,这个郑长丰的资金来路不明。得,肖玉雯,你再传陈嘉一回吧,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被人几滴马尿给糊弄过去了。"龙应天扯了外套披上就走。此时,马小春却进了门。 "龙队,我们对郑长丰的尸体解剖后,发现他感染了一种奇怪的疾病。如果他不被枪杀,也活不过三天,他的肝脏都破裂了。这种致命病毒,我们之前还没有见过。具体是什么病毒还不能确定。"马小春将一份病理鉴定报告送到龙应天的手上。 这让龙应天想起了荆小娜身上发现的图纸,他问道:"荆小娜身上搜出的两张图纸鉴定过了没有?" "鉴定过了,物证鉴定中心的报告说是一种制药技术,与江南生化在市场上出售的产品有关。" "郑国军交代没有?"龙应皱了皱眉,总感觉侦讯处的人办事太差劲,鉴定中心的家伙的工作也没有什么效率可言。这个郑国军是放置燃烧弹的最大嫌疑人,但已经快四十八小时了,也没见问讯人员拿出个结果来。 "没有啊。龙队,这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们换了好几拨人去了,红脸白脸该唱的都唱了,他就是死活不开口。"侦讯员小赵沮丧地说,"我们已经按你的要求,多扣押了他一天,按规定,得放人了。" 龙应天拿过问讯材料看了看,这个小赵办事太没经验了,以为自己是测谎仪呢,尽问一些诱导性准绳问题。对付心理素质好的嫌疑人,普通的诱供根本没有效果。 "带我去看看。"龙应天也不忍责备小赵。 "好的,要不要准备材料?"小赵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他看来,如果问讯的时候不准备一些准绳性问题,到时更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不用。"龙应天道,"在我这里没有规定。只要我认为有犯罪嫌疑的家伙,关多久我说了算。" 说着说着,便到了羁押室。 郑国军见龙应天等人进来,下意识地抚了一下头发。两天没有梳洗,他非常地不舒服。 "你先出去!"龙应天对小赵说。他的声音不大,但口吻刚硬有力。小赵只好出去了。 "郑国军,男,三十一岁,已婚,安徽合肥人……"龙应天拿着郑国军的资料念叨着。郑国军不明白龙应天为什么不给他讲道理,反而念叨他的资料。 "老郑,你和荆小娜关系好不?"龙应天突然问道。 郑国军有些不解:"嗯,她很漂亮,我们不太熟悉,只照过几次面。"但这家伙说起荆小娜就面泛光华,其爱慕之情尽收龙应天眼底。 "你觉得田志勇为人如何?"龙应天又问。 郑国军更迷糊了,他狐疑道:"田队长?很仗义啊!" "呵呵,我们找你谈话,以为是闲聊?实话告诉你吧郑国军,对手正在做大清洗,郑长丰死了,接下来是荆小娜。你、田志勇,一个都跑不了。"龙应天把荆小娜尸体的照片扔到郑国军面前,"据我所知,你很喜欢她,所以才……" 看着花骨朵一般的荆小娜横尸眼前,郑国军一下崩溃了:"我交代!" 原来,在案发前日,荆小娜曾经约见过郑国军。她对郑国军说,他对她的深情令他感动,但她苦于被郑长丰纠缠,无法脱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着说着,还扑到他怀里哭泣。他还从荆小娜处得知郑长丰约了她次日晚上见面,而荆小娜抽抽咽咽地表示自己恨不让郑长丰从眼前消失,她决定偷一份技术资料后,和他一起去美国。让他配合她,在供电室放置燃烧弹切断电源。待她拿到资料后,二人再到兰州碰面,从此远走高飞。 关于监控录像黑屏,只不过是荆小娜在下午六点室到计算机中心处,和刘才志搭讪,假装不小心弄坏了电脑。刘才志折腾了半小时,才成功重启了计算机。 龙应天想了起来,监控录像中显示荆小娜的确在计算机中心待过,时间恰好在六点钟前。由此看来,这个荆小娜的计算机水平也不错,能随意几下便把监控程序破坏。 "江总,有人在操纵郑长丰的账户,我通过一个券商交易席位发现郑长丰的账户买入了五百万股权证,然后几乎白送给了另外一个账户。"夜半,安奕歌打来电话。 "大猫回去了吗?"江南雪没有追问权证的事。 "回来了,看样子,他在江东的事情不怎么顺利。黑豹中午去找他,发现有个小混混从他办公室出来。之前,这个混混从来没有在公司里出现过。"安奕歌压低声音说道。 "奕歌,让黑豹告诉大猫,江南生化已经退出西北生物重组,西北生物股价会顺势下跌,他此时重组成本会降低。"江南雪微微一笑,"顺便摸一摸郑长丰的权证接盘账号。" "行,我……"安奕歌允诺未毕,突然挂掉了电话。江南雪心里虽然知道安奕歌行事古怪,但绝不至于话未说完就挂电话。莫非,安奕歌也遇上了麻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股担忧之情涌上江南雪的心头。在她最需要肩膀的时候,却没有人可以依靠,心中多少有些怅然之感。 这时,欧阳若尘发来条短信:"雪,天冷空气干燥,多穿衣服多喝水。" 江南雪回了句:"谢谢。"眼前浮现出欧阳若尘的身影来。欧阳若尘丰神俊秀,天生一女性杀手。拿为他蹲了大狱的情妇张静的话说,他长了张容易让女人一见钟情的脸。更何况,他还极擅辞令,十分会讨女性欢心。 她的眼光落在桌上一尊她和女儿相拥玉雕上,那是欧阳若尘出差新疆时带回来的。玉雕用料并不很好,仅是不值什么钱的巴基斯坦白玉。但欧阳若尘所花的心思还是让江南雪小小地感动了一下,以她徐娘半老之姿,能得欧阳若尘一青年才俊爱慕,作为女人,应该深感自豪吧?可惜,地位悬殊,她坐拥净资产达十亿的江南生化,而他,仅是年薪不足二十万的资本事业部经理。若她为一普通女子,这份感情倒还能信任。然而以她目前的地位来看,欧阳若尘对她的感情,很难和想少奋斗二十年不沾边。更何况,欧阳若尘二十七,而她,已经年过三十四了。就算她不在乎他们之前七岁之差,但名义上的亲属关系也成为她与欧阳若尘的障碍。 江南雪的母亲其实是她的养母。她本一对狗男女偷欢后不负责的产物,待在孤儿院里长到五岁,才被欧阳若尘的母亲收养。那时她有一个极为恶俗的名字:欧阳招娣。欧阳若尘父母收养江南雪的目的,就是希望她能招个弟弟来。 在她六岁那年,养母居然真的怀孕了。后来,就有了她的弟弟——欧阳飞雪。欧阳飞雪利欲熏心,沦为庄托,成了有名的股市黑嘴。后来和庄家一并下了大狱。出狱后的欧阳飞雪认为自己的名字太阴柔,便固执地改成了欧阳若尘。 母亲担心弟弟欧阳若尘再次走上歪路,只好让已经成为龙头企业董事长的江南雪关照欧阳若尘。十年以来,江南雪甚少关心欧阳若尘这个招来的弟弟,因此心生歉意,丝毫不介意欧阳若尘曾经的过错,安排他做了资本事业部的经理。 江南雪正沉浸在回忆里,张春江打来电话了,她颇有些意外。 张春江不仅毫不隐瞒地将刘天行找他的事说了,还把龙应天调查他的事,也告诉了江南雪。 "江总,问题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你们的技术总监刚死,他们就想用期权挖走江南生化的技术顾问。"张春江顿了顿说,"我张春江这一辈子就跟生化打交道,我相信做人和生化反应一样,永远都是在追求耗散结构的平衡。在人生的两极之中,只有踏踏实实地做人才能得到心灵耗散的平衡。江总,我相信你能渡过这一关的。" "谢谢张老,有你支持江南生化,我们一定会发展得更好。" 挂断了电话,江南雪松了口气,技术总监问题终于解决了。她正欲给在美国的女儿打个电话,手机却又响了起来,还是限制显示号码。 这么晚了,还会有什么事?江南雪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她没有情感生活,不会有人深夜找她谈情说爱,找她的人,只会为了公事。她迟疑了一下,接了电话:"你是谁?"她警觉地问。 "我是一个能让你洗脱嫌疑的人。"对方的声音低沉缓慢,"郑长丰是个商业间谍,他当卧底已经很长时间了,你们的技术资料都是他泄漏的,我手上有很多证据。我要告诉你的是,虽然死了一个郑长丰,还有很多商业卧底依然在江南生化……" "不可能。"江南雪故意否决,心里有了和这个神秘小伙儿接头的念头。她正欲和对方交涉,不料那人却突然把电话挂断了。 "莫名其妙。这家伙意欲何为?"江南雪将手机放进了包里。以前,她也经常接到一些莫明其妙的电话。两年前,还有骗子声称掌握了她的性爱照片,江南雪接到电话时哭笑不得。离婚那么多年了,她几乎都忘了男欢女爱,居然还有这么愚蠢的诈骗分子。警察把那小子抓住,找到那些照片一看,全是港台三级艳星的嫁接处理照片,手段还很拙劣。这家伙没有提钱的事,还一语击中江南雪心头多日以来的疑问,她好不恼火。 "江总,你一定要想办法和这人接上头。二十分钟后,我们到你办公室。希望江总你能多多支持。"江南雪被龙应天这个紧随其后的电话整懵了。她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处于龙应天的监控之中。不配合显然不行,江南雪只得应允。 陈嘉对龙应天说,郑长丰一直怀疑江南雪和杨市长是情人关系。一调查,江南生化改制果然有重大问题。 龙应天赶到江南雪的办公室,见她沉毅的脸上多了几分憔悴。 看到龙应天递来的资料,江南雪心里很不是滋味。郑长丰要期权的时候,就说当初改制有权色交易,怀疑江南雪和杨市长关系不一般,因此才能空手套白狼,以零成本承担债务的方式将国有企业江南生物厂改成私营企业。 "江总是商界少有的天才,不花一分钱就拿下了原江南生物厂。据我们调查,江总给郑长丰安插荆小娜这条眼线,与你改制国企有很大关系。"龙应天不想深夜和江南雪磨牙。 "龙队长,我公司流出了不少商业图纸,龙队长也明白这些图纸是怎么回事吧?"江南雪面容淡定。 "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技术争夺杀人案。郑长丰遇害之后,账户就发生异动,转移资金的目的很明显。"龙应天冷冷地望着江南雪,"江总,五百万股期权将来可是上亿元的财富。谁接手这笔期权,谁就可能是亿万富翁。" 龙应天的这句话直击问题的要害,谁接手了这五百万股期权,谁就是头号犯罪嫌疑人。 江南雪的心里很是纳闷:江南生化借壳消息非常地保密,郑长丰根本不知道公司借壳上市的消息。整个江南生化集团,知道上市计划的只有她和欧阳若尘,难道是欧阳若尘泄漏了消息?想到这里,江南雪又否定了,欧阳若尘不知道郑长丰的期权问题,更不可能控制郑长丰的银行账户。 "这也不是一起简单的谋财害命案。郑长丰身患绝症,想必江总是知道的吧?倘若是陈嘉想得到郑长丰的期权,只要老老实实等一个月就是了,根本没有必要买凶杀人!"正在这时,秘书张如燕敲开了办公室门。 "江总,与会人员都到齐了,国内外分支机构的负责人的可视电话也已接通,就等你了。"张如燕将一份文件递给江南雪,"你刚才修改过的发言稿,我打印好了。" "不好意思龙队,我有个会要开。"说罢,江南雪自顾自地走出了办公室。 "没有关系,我们还会再来打扰你,再见!"龙应天冲肖玉雯与马小春道,"去找周志萧,一个也不能少。"

    【他不敢轻易和刘飞凤分手,否则他在公司的财务问题就会很快曝光。曾经蹲过大狱的他可不想重新返回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下调贷款利率,说明企业贷款需求萎缩。没见国务员都说中国需要四万亿内需刺激经济发展么?国务院提出的经济转型方案在大方向上正确,当货币政策无效时,只有国家动用财政政策来增加内需。经济外围形势和绝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内部窟窿岂是下调几个利率点能填平的。我们的制造业过冷,楼市与股市却过热,所有经济泡沫都来自这两市,短期内的证券市场不可能有更好的趋势。"江南雪看着在一千八百点左右震荡的大盘说,"连中信都延迟亏损披露,金融危机的冲击何其之大!" 周扬对江南雪的分析佩服得五体投地:"江总,要是刘天行也有你这等敏锐的观察力,蓝天生物就不会只能做江南生化的跟屁虫。我们生产什么,他就跟着生产什么。" "你说到了问题症结所在!"江南雪叹了口气,"无论我们生产什么,他都能马上跟风,技术泄露问题何其严重!" 一个内线电话打来,称龙应天等人又到了她的办公室。江南雪只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见江南雪归来,不等她开口客套,龙应天便单刀直入:"江总,你为何给郑总安插眼线?" 江南雪扫了眼办公室,只见办公桌上摆着一张复印的密码图纸和荆小娜的简历表,还有两颗弹头。 江南雪微微一笑,说:"龙队,我不明白,你说的眼线是什么意思?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都有助理,如果说助理就是眼线,这也太文革了吧," "荆小娜曾经是江总的助手,一年后,她被你调给郑长丰做助理。根据我们了解,每逢周五,荆小娜就将技术部人员一周动向汇报给你。换句话说,你通过荆小娜掌握技术部的一举一动。"龙应天瞅了瞅对面的江南雪。 "龙队,我是公司的董事长,任何一名员工都有义务向我反应情况,不存在你所说的眼线安排。"江南雪看了看龙应天继续说道,"龙队,我现在也非常期待案件的侦破,扫除江南生化上市阴霾。" 龙应天自言自语道:"江总,我真是很佩服你。" 江南雪不解地问:"龙队长,我不明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龙应天抿了一下嘴唇:"江总真不愧为铁腕貂蝉,一般女同志遇到事情早就懵了,你却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连张院士都一个劲儿地夸你。" 江南雪愣了下,没想到自己前脚刚离开,龙应天的后脚就跟了上来。 "龙队,江南生化总不能因为郑总的去世而停止运转,我去物色一个新技术总监,这也是常理中的事啊。江南生化的技术总监刚一去世,就有人去挖我们的顾问张春江院士,你不觉得这太凑巧了吗?这才是你应该侦查的重点。" 龙应天心生疑问:江南雪怎么对刘天行的动向知道得一清二楚? "江总,你的话不无道理。"龙应天指着密码图纸的复印件,"这是从郑长丰办公桌上找到的图纸,只有半张。我们发现,江南生化的所有技术图纸都需要另外的密码图纸去破译,难不成这半张是破译核心技术的密码图纸?如果是竞争对手买通内鬼窃取技术机密,图纸怎么可能留在案发现场?" 江南雪冷然一笑:"龙队该不是怀疑我是两起命案的幕后凶手吧?今儿个一大早,龙队就带人查封了江南生化的技术部,江南生化的生产环节将被迫暂停,整个销售链断裂。如此一来,龙队是要逼我们把市场拱手让给竞争对手呀!"江南雪拿起那半张图纸道,"这是郑长丰新设计的密码图纸,我都还没有见过。龙队该不会认为我不舍得那五百万期权,先安排荆小娜杀了郑长丰,再杀了荆小娜灭口吧?我刚听说荆小娜曾经逼郑长丰和她结婚!没准郑总在外偷腥,夫妻感情不和才闹到这个地步都说不定呢。他的老婆陈嘉可是个厉害女子。" "江总,据我所知,荆小娜曾经追求过贵公司资本事业部经理欧阳若尘。既然荆小娜心有所属,又怎么可能对郑长丰这一有夫之妇动心?" "小娜喜欢欧阳若尘?"江南雪眉头一紧,"她怎么可能喜欢欧阳若尘?虽然欧阳若尘仪表堂堂,但小娜早认定了郑长丰是她的真命天子。龙队你一定是误会了。"江南雪心道,何况,欧阳若尘苦追我江南雪多年,怎么可能招惹荆小娜? 龙应天走到江南雪的对面,掏出一沓打印纸说:"我们的民警在电信局拿到了郑长丰的手机短信记录。从短信来看,他们夫妇相当恩爱。事实上,郑长丰早就知道荆小娜是你安插的眼线。她上演的逼婚那出戏,只是为掩盖枪击案制造的假象而已。荆小娜的行动是江总你安排的吧?" 江南雪沉吟了片刻道:"看来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如果龙队认为我是凶手的话,大可不必和我多费口舌。只要龙队有证据证明我和凶案有关,我江南雪二话不说,立马跟你走人。" "我们查到,上次我们会面时,你接了一个来自美国的电话。请问,这个打电话的人拿什么威胁你了?" "没人威胁我。我女儿在美国,我客户也在美国,接到一个投诉电话,仅此而已。" 龙应天本打算用旁敲侧击法套得更多信息,哪料江南雪根本不吃这套。沉默片刻后,龙应天道:"既然江总不愿意配合,我们下次再见!" 当司机小赵把郑长丰被害案告诉欧阳若尘时,欧阳若尘心里一凉,这些人出手也太狠了吧?不过转念一想,这对自己来说未必是坏事,当下心里又释然了。 "江总,到底怎么回事儿?"才进得江南雪办公室,欧阳若尘就发起问来。 "若尘,可能已经有人告诉过你,郑总被人杀了。借壳计划流产,所以我才把你召回来。警方怀疑是内部人作案。你帮我分析一下,到底谁可能杀郑总监?现在生化行业的竞争这么激烈,江南生化下一步该怎么发展?"江南雪面容有憔悴之色,"警方在郑长丰的桌上发现了半张生化反应图纸,更为离奇的是,荆小娜也在今天早上死在兰州。" "什么?小娜也被人杀了?"欧阳若尘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立马发觉自己失态。他到江南生化没多久,在一次公司聚会上认识了荆小娜,还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 欧阳若尘个人是挺喜欢荆小娜的,奈何荆小娜对他总是若即若离,欧阳若尘干着急也没办法。最后转移目标,开始和公司的财务刘飞凤勾搭在一起了。在他与刘飞凤同居后不久,荆小娜却开始对他大抛媚眼儿。不仅时不时找个借口接近他,还总有意无意地对他表示欣赏。这份欣赏让欧阳若尘飘飘然也让欧阳若尘陷入了矛盾的痛苦中。刘飞凤已经和他同居,定然容不得他脚踏两只船,更何况是刘飞凤极为嫉妒的荆小娜。他不敢轻易和刘飞凤分手,否则他在公司的财务问题就会很快曝光。曾经蹲过大狱的他可不想重新返回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虽然江南生化是他姐江南雪的公司,但涉及大宗经济犯罪,恐怕江南雪个人的关照挑衅不过国家法律。 刚刚赢得了荆小娜的关心,不料转眼间,伊人便香消玉殒。一天前,他还收到过荆小娜表示思念的短信,本以为出差归来,二人关系就能突飞猛进,哪曾想,再相见已是阴阳相隔欢好无期。欧阳若尘不由心生感伤,一时方寸大乱头晕目眩。好不容易稳定心神,才发觉江南雪神情怪异。 见江南雪面带疑问,欧阳若尘连忙解释道,"我一天没吃饭,可能有点低血糖。我觉得奇怪,郑总监应该不会轻易背叛公司。从他桌上找到的半张图纸,可能是有人嫁祸。一直传闻公司有商业间谍,看来果然不假。他们不仅杀害了郑总,连小娜这个弱女子都不放过。"欧阳若尘深邃的眼眸里,闪着一抹幽冷的悲伤。 江南雪脑子里不断地琢磨一个问题,郑长丰拥有的五百万股江南生化期权快到行权期了,按照市场同类上市公司市盈率计算,股价不会低于二十块钱。五百万原始股,市值将超过一个亿以上,他为何愿意放弃一亿换取三千万? 见江南雪一言不发,欧阳若尘问道:"江总,你怎么啦?" "你认为谁会是商业间谍?"江南雪反问欧阳若尘。 "技术部的安检很严格,除了技术部员工和股东,其他人根本进不去。而且技术部的每个部门,只会拥有自己的专业技术机密,而不是完整的技术资料。所有的成套的技术机密,最后在郑总处才融会完整。我们泄漏的资料恰恰都是完备的,所以……"欧阳若尘故意停了下来,他看着江南雪一脸欲知下文的样子说,"江总,不用我再指名道姓了吧?" 江南雪微微一笑,说:"若尘,你是说技术是郑总泄漏的?老郑是我多年以来的老朋友了,如果没有他陪着我打拼,就不会有今天的江南生化。" 欧阳若尘点了点头应道:"江总,我还不能确定郑总就是泄密人。但是商场如战场,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手足相煎反目成仇者比比皆是。"欧阳若尘话锋一转,"创业者的艰辛会让人更在乎来之不易的利益,何况是唾手可得的利益。" 江南雪心道,看来欧阳若尘不知道郑长丰放弃期权争取研发经费的事。想到这点,江南雪的思绪飞回一个多月前。 一个月前,郑长丰突然找到江南雪。他神色张皇,口气急迫。 "江总,那笔开发经费什么时候能下来?我已经提交购买协议了。" 江南雪眉头一紧,有些不快地说:"老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任何上百万的经费支出都得报董事会批准。在未经过董事会批准之前,你是无权自行购买研发资料的。何况,这项技术高达三千万元。" "来不及了,完了。"郑长丰喃喃道。 见郑长丰神色不对,江南雪感觉自己对老朋友应该更宽容些。于是她安慰郑长丰道:"老郑,你也不用着急。要知道,公司有部分投资还没有得到终端回报,所以流动资金方面有些紧张。等到公司上市,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说到上市,郑长丰眼睛一亮,他道:"江总,我放弃董事会承诺给我的五百万股期权,只要董事会批了这笔经费。" 江南雪惊讶万分:"老郑,你在经费的申批上一向小心谨慎,到底是什么项目让你如此急迫地需要进口高端技术?" "江总,具体原因我不能解释。我个人垫付五百万,请求董事会批两千万下来,另外五百万,我再另想办法。"郑长丰恳求道。 "老郑,公司董事会只看利润回报,你把项目研究可行报告的利润回报什么的写清楚些再报吧,我争取说服懂事会。"江南雪不忍见郑长丰焦虑的样子。 郑长丰说了句"好吧,听天由命吧"后,面容灰败地离去了。江南雪好不纳闷。至今回忆起来,她便暗暗责怪自己当初太粗心大意,本以为郑长丰只是一时闹情绪,何曾算到郑长丰会遇如此大劫。老郑一向情绪化,过了就没事儿了。她认为是自己没有留意到郑长丰巨大反常背后的异端表现,间接导致了他的遇害。 欧阳若尘见江南雪心不在焉,也就停下了说话。好半天后,江南雪才恍然明白欧阳若尘在和她说话。她做了个继续的示意后,欧阳若尘才又道:"郑长丰为什么将图纸切成两半?荆小娜为何次日死在兰州?杀手能自由进出江南生化大楼不说,还对荆小娜的行踪了如指掌。而且,凶手还是化学高手,懂得配置燃烧弹。" 江南雪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燃烧弹?看来凶手不仅能自由进出江南生化,还对江南生化大厦内部地图十分熟悉。供电室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谁进去放的燃烧弹?" "郑国军!"二人不约而同地惊叫。郑国军是供电室中班工作人员,如果没有他的配合,没有人能进得了供电室。 "是的,他现在正待在局里接受盘问呢。"江南雪道,"如果不是郑国军放置的燃烧弹,那也一定是他熟悉的人。" "是的,我们对供电室人员的监管并不严格,常常有员工的老乡或朋友之流经常出入供电处。看起来,案子更加复杂了!"欧阳若尘眉头紧锁,委实没有料到会有人针对江南生化如此精心地策划了一场瞒天杀局。欧阳若尘接着道,"江总你看,供电室的摄像头很奇怪,在五点三十分后,竟然有一段黑屏。也就是说,摄像头被扣了。而扣之前,只有郑国军与刘盟的交接谈话。我们看不到是谁扣了摄像头,然后又在6点后重新恢复。" "不是被扣,如果手动扣下摄像头,这人一定会留下动作的,要知道数个摄像头同时监控供电室,根本没有死角可以借用。看来,有人启动木马程序关闭控制摄像头的电脑。" "你说得没错,五点三十分时,监控中心的陈主任曾经告诉我,监控供电室的电脑突然死机无法启动了。他不得不找公司的计算机管理部的刘才志检查问题。刘才志发现电源接口损坏不能通电,只好换了台计算机。" "不能通电?断电?这一切的巧合都赶在一起了。"欧阳若尘愤愤道,"摆明了有人蓄意破坏。" "得了,说说你去西周的情况吧。刘天行不也看上了西北生物这个壳吗?他给西周市政府报的什么方案?" "刘天行的借壳方案是这样的:以每股四元收购西周市国资委持有的西北生物股,再以西北生物购买蓝天生物的生化资产,具体收购价格以评估为准。为了简化程序加快重组,刘天行提出用蓝天生物资产做抵押进行银行贷款,贷款直接转划西周市国资委。这样一来,蓝天生物可直接获得西北生物的控股权。" 这和江南雪当初的方案如出一辙。只是江南生化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江南雪的借壳计划。 江南雪无意再在案子上纠缠,她对欧阳若尘道:"我已经抛售了手中所有的西北生物股,要是当初就抛售掉,郑总也不会为三千万而苦恼了。" 欧阳若尘说:"江总打算放弃借壳?"欧阳若尘的心也疑窦丛生,江南雪这又玩的哪一出?为何郑长丰手上只有半张图纸?还有半张图纸在什么地方?如果荆小娜不是江南雪操控的眼线,那么是谁杀了荆小娜? "不叫放弃吧?二级市场的流通股与西北生物未解禁的大小非的持股份额相比实在不足为道了。" "想必市场承受不起如此大的抛压吧?" "恰恰相反,西北生物拉了个难得的涨停板。如果我批量大单砸下去,市场肯定承受不起。不过,如果我是动用多个账户慢慢吐,就不一样了……"江南雪嘴角一扯,那是孤傲不群的表情。 "既然是江总决定的事,一定不会有错!"欧阳若尘开始打哈哈,在职场混了近十年的欧阳若尘深知,不能轻易否定上司,更何况江南雪还小赚了一把。 "与其争那只无望的西北生物壳,不如腾出手来,好好配合刑侦大队破案。案子破了,再清清静静地寻找壳公司吧。好了,你休息一下,安排人查查郑长丰和荆小娜的账务,我现在实在腾不出手来。" 欧阳若尘心想,如果两人财务上有了问题,就成了分赃不均财产纠纷案。他转身欲走,却又回首凝望了江南雪一眼。 "还有事?" "雪儿……"欧阳若尘低低地唤了一声。 江南雪听得此称呼,心知欧阳若尘心神涣散,她皱了皱眉说:"若尘,你是姐最信得过的人了。好好休息!"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迷雾重重,在线阅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