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小伙都被比下去了,老赵的难言之隐

小伙都被比下去了,老赵的难言之隐

发布时间:2019-10-14 15:52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99)

    老赵是一名有二十多年工龄的起重工,四十多岁的他,可是起重班组的“腕儿”。
      这段时间,妻子吴艳发现老赵又重操旧业,摆弄起那个老掉牙的傻瓜相机。年轻时的老赵拍过许多“到此一游”的照片,可能是因为那时妻子漂亮,儿子可爱的缘故吧。后来儿子上学了,妻子脸黄了,主要因为自己工作忙了,当班长了,没了星期礼拜。老赵爱拍照的心也就淡了……
      晚饭后,老赵一本正经地对妻子说:“我准备忌酒了。”吴艳心头一喜,“好事儿,为什么有这么好的想法啊?”“身体需要吧,年龄不饶人啊!”“哪里不舒服吗?”“没有。”“那我怎么奖励你一下呢?”“奖励,如果你想奖励,那么就给我买台数码相机吧!”吴艳琢磨一下说:“好吧,但你要言而有信啊!”
      老赵手里捧着佳能A710相机,爱不释手,相机、电脑、说明书,老赵忙得不亦乐乎。老赵找到了年轻时的感觉,很充实,很有目标。
      但令吴艳想不通的是,闲暇之余老赵大街小巷的狂拍,可上班时还拎个相机拍什么呢?吴艳的疑问一直在脑海中盘旋,就是问不出口,老赵忙啊,忙的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趴在电脑上聚精会神,衷情着呢!
      吴艳揶揄地说:“老赵,我看你和你的相机是亲哥俩,都姓赵。”“我现在就宣布我开始姓照相机的‘照’了,你,有时间也看看我俩的作品,我哥俩合作所向披靡。”老赵拍着相机兴奋地说。吴艳笑了,心想老赵式的幽默,让他们的家庭很和谐。
      下班了,老赵打来电话说加班,吴艳闲坐在电脑桌前翻看老赵拍的照片,吴艳的疑问被这一幅一幅满有味道的“工作照”解开了,特别是一幅主题为起重工的照片,拍出了起重工的胆大心细。看着这些照片,吴艳可以想象老赵是怎样拿着相机横扫检修现场,车间工友。翻着翻着,一张体检表滑落,打开一看,吴艳一惊,高压180,低压120,高血压,这意味着老赵不可能……
      去年夏天老赵发高烧,输液输到一半,同事的一个电话,老赵拔下针头就奔向班组,吴艳记得;结婚纪念日,老赵要做一桌丰盛的晚餐犒劳一下忙里又忙外的妻子,吴艳下班后,看见的只有冰冷的炉灶,老赵加班至晚上九点多,吴艳记得;婆婆过世,正赶上多几个人也不觉得多的大修,老赵泪流满面地在母亲的遗像前跪拜磕头,又赶回大修现场,吴艳记得;一桩桩一幕幕,吴艳知道老赵是多么热爱自己的岗位。二十几年如一日,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起重班,而如今……老赵会是怎样的失落与无耐啊!
      体检表上留下的几行字,更是刺痛了吴艳的眼睛,我小心又熟练地在十几米高的架子上攀爬,认真又耐心地捆绑好每一个交叉点,因为我知道检修工的安全往往是掌握在我们起重工手里的,尽管在闷热的厂房里,一天工作下来,腰酸腿疼,满身汗臭,但我没有怨言。我没有太多的追求,也不想什么升官发财,我只想脚踏实地、无怨无悔地在这个工作岗位上贡献微薄之力,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我没有当摄影家的野心,我只是想通过另一只光学的眼睛来帮我记录和回忆我曾经工作的地方和曾经同我一起工作的工友。

    “蓓蓓,你讲讲对我这个展惊喜的感受呗。”70岁的章胜贤用胳膊碰了下坐在身边的老伴方蓓蓓,笑得合不拢嘴,大概觉得太夸张,又赶快用手捂住嘴巴,兴奋地倒像是个毛头小伙子。

    方阿姨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回答却毫不含糊,“开心的,非常开心!”

    刚刚过去的端午节,70岁的章胜贤在杭州家里,为同样70岁的老伴办了一场“个人摄影展”,这场被他命名为“家有娇妻”的摄影展,刷爆了两人的朋友圈。

    这是属于两个老人的浪漫。

    图片 1

    想让老伴高兴高兴

    昨天上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章胜贤在九堡的家,推门进去,就看到客厅三面的墙壁上挂了10多幅照片,全部装在木质相框内。照片中的人,都是年轻时的方阿姨,大眼睛、圆脸,笑颜如花。有的扎着长长的麻花辫,有的剪着短发,有侧脸的,也有低头的。

    “这些都是20多岁的时候,有些是谈恋爱时,有些是结婚后的。”一头白发的章胜贤,穿一件蓝色长袖衬衣,站在照片前打开了话匣子。方阿姨有些羞涩地躲在一边,笑盈盈地看着老伴,偶尔搭上一两句话。

    章胜贤年轻时就喜欢摄影,用他的话说,这辈子只要有钱,就都投在摄影上,挺痴迷的。甚至为了拍运河,他还买了条船,在运河上漂了多年。2002年,章胜贤还办了一场“钱塘记忆”摄影展,引得大批人来参观,许多人从他的照片里找到了自己曾经生活的场景。“我光老杭州的照片就有几万张,每张照片都是花心思花时间去拍出来的,你想想看,我能有多少时间花在家庭上,所以都是蓓蓓操持整个家,年纪越大,我越觉得亏欠她,我就想着要做点什么,让她高兴高兴。”

    图片 2

    图片 3

    自觉对家庭贡献太少

    章胜贤表示,虽然老伴嘴上经常数落他就知道拍照片,也从没说过支持他摄影的话,但其实在行动上从没拖过他的后腿。“我们1980年结婚,年底有孩子,当时独生子女费50元,我拿来买相机,她一点意见都没有。”章胜贤记得那是他人生第一台相机。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他花费1000多元买了一台相机,用了没多久却被人偷了,“1000元在当时算是巨款了,那次,我受到特别大的打击,非常沮丧。你知道她怎么说吗?”

    章胜贤停顿了下,眼圈有点红,“她说,我去父母那里借些钱,给你买最好的相机。”近40年过去了,老伴的那句话,他现在说起来,还依旧动容。

    “我把钱都投在摄影上面,没有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章胜贤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下海做生意,第一桶金就赚到20多万元,“那个时候,这笔钱完全可以在杭州买套房子。”

    章胜贤觉得自己对这个家的贡献太少,“年轻时候就觉得愧对她,有时候,出去跑了一天,回来又扎到暗房里,有时候想想这是图啥,太对不起她,可我就是喜欢这个,戒不掉,也难受。”

    章胜贤说这些时,方阿姨静静地坐在一旁,并不说话,只是突然指着墙上的照片说,“看,这张穿的衬衣是他去上海买的,蓝色的,很漂亮,我最喜欢。他很有眼光的,儿子小时候,有些衣服,他也是跑到上海买的,很用心的。”

    听到老伴这样说,章胜贤立刻咧开嘴笑了。

    图片 4

    布展忙到凌晨1点

    这么多年,对老伴心怀愧疚,章胜贤总是琢磨着让她开心开心,前段时间,他突发奇想:自己最擅长的是摄影,那就给老伴办个摄影展啊。“她肯定开心,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家有‘娇妻’人像摄影展。”

    章胜贤想制造惊喜,所以一切都是瞒着方阿姨进行的。他从近千张家庭照片中挑选出老伴的照片,再一张张甄选。

    他说,选照片的时候,有时看着手里的照片,他会怔怔地出神,时间过得真是快,人这一辈子,就是几张照片的事。

    图片 5

    “还好,蓓蓓每周都要出去‘上班’三天的,把我一个人‘扔’家里,给我机会了。”章胜贤很喜欢说笑话,原来他所说的上班是指方阿姨现在和弟弟轮流照顾自己的母亲,所以每周基本有三到四天时间是住在母亲家的。

    6月初,又轮到方阿姨照顾母亲了,章胜贤的惊喜紧锣密鼓进行,在老伴回来的前一天,他忙到凌晨1点。

    回想当天的情景,老两口禁不住对视而笑。

    “你们不知道,那天我回家,大概是下午三点,怎么也打不开门。”方阿姨笑得腼腆。

    “哈哈,我在里面反锁了呀,我怕你回来时我不能第一时间听到,我那天都没睡午觉,一直等着你。”章胜贤笑得有些得意,“我爬在窗户边,一会儿看下,一会儿看下,想着,你怎么还不回来。”

    “开门后,只见他端着个相机对着我,大白天的,家里的灯都亮着,门口过道与客厅之间还拉了道布帘,我还在纳闷,他就拉开了帘子。”方阿姨笑着说。

    包涵我一塌糊涂的肉麻

    帘子后面的一切的确给了方阿姨一个惊喜。看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被如此郑重地“礼遇”,她笑了,章胜贤用镜头记录下了那一刻。

    “我以前说,他朋友圈里发的都是别人的照片,都没有我和儿子的照片。还有,我想要他把拍我的照片洗出来,他都不肯,说要看去电脑里看。”方阿姨“埋怨”着老伴以前不通情理,“所以,看到他把照片洗出来挂到墙上,我很高兴的。”

    章胜贤也罕见地在朋友圈里发了一组老伴的照片:踏进家门时灯亮了,终于看到了她惊讶和喜悦的神情,久违了!注视着多年前自己的照片,她当起了讲解员:这是你去上海出差时给我买的衣服,还记得吗,天蓝色的,我特别喜欢;那是我妈妈给我打的毛线衫,当时每年都给我打好多;这张是在解百对面‘春在’照相馆拍的……

    他朋友圈里一片羡慕,朋友们纷纷表示被甜到。他说,请大家多多包涵我一塌糊涂的肉麻。

    章胜贤说,这次他挂出的10多张照片,只是摄影展的一部分。“照片有好多,但家里的位置有限,一次只能挂10几张,所以我准备分期分主题来开我的‘家有娇妻展’”。

    昨天下午,章胜贤在朋友圈里预告了自己摄影展的下一期主题:妻子和儿子,主题照是妻子抱着出生不久的儿子,深情注视。

    图片 6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 记者 李玲玲 吴朝香 文/摄

    值班编辑:张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伙都被比下去了,老赵的难言之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