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第十三章,木子喵喵

第十三章,木子喵喵

发布时间:2019-10-15 07:49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81)

    不一样的苏有离 站在宿舍大门口的有离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他的车子彻底的消失在视线里,才感受到了旁人异样的眼神,她只当自己是招摇了,赶紧转身往楼上跑去。 回到了寝室,门竟是开着的,她走进去,意外的是好几个女生都在里面,看见她来了,纷纷走了出去,眼神怪怪的。 有离心下是有些奇怪的,不过也没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开了电脑,一个声音就传来:“哟,我们的大小姐回来了!” 有离抬头,从洗手间出来的张千千正阴阳怪气的看着她。 她愣在那里。 一旁的陈玉竹扯扯她,好心的提醒她适可而止一些,可有些人天性就是那种别人越劝她越是来劲的人。 “苏同学,你教教我们呗,你昨天不是还说不认识肖宸么?怎么今天人家的老爸就亲自上学校里来接你了?还连带着刚才肖宸亲自送你回学校了?你是怎么做到的?”黑色的兰博基尼开在学校里,能不闪眼么?张千千嘴角挂着笑,眼睛却是冰冷的。 有离手紧紧的握成一个拳,转回身,对着已经开了机的电脑。 “装什么呢!你恶不恶心?”张千千看着她不吭声更是嚣张了。 有离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气都涌了出来,想要开口说“我们早八百年前就认识了,可这又关你什么事呢?”。可是,她心知自己说话结巴,跟别人吵架只会让人看了笑话,她不是瞧不起自己,只不过不想给人笑话自己的机会而已。 当然,她长这么大,虽然一直都被一个人欺负着,但是那个人曾纪说过:“苏有离,世界上只有我能欺负你,换成别人,如果我没在身边,你一定要反击知不知道?” 她看着张千千的眼睛,是跋扈,是嘲笑,更是得意和咄咄逼人。 她从寝室的储物柜中拿出了一个牌子,静静的走到门前,用双面胶将牌子贴在了门板上。 张千千看过去,只见上面写着:“寝室内,闲人勿进。” 那是有离第一天清理寝室的时候发现的,想必是上一届的研究生留下的,她淡淡的看了气的脸色都变了的张千千一眼,温和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轻轻的开口:“闲人,请出去。” 张千千脸瞬间涨的通红,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心中十分恼怒,瞪着有离:“凭什么?” 有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微笑:“还是你,更喜欢,让管理员阿姨,来,请你出去?” 张千千气的脸都绿了,就差头顶没冒烟了,恶狠狠的瞪了有离一眼,摔门出去了。 后来,有离才知道,张千千就是B城里富二代大小姐典型代表,进Z大爷是凭关系的,没什么真实材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家都忙着读研的时候,给她找些麻烦事做。 很多时候,她都是理解她的,越是有钱家的孩子,越是寂寞,需要通过特殊的手段引起别人的注意,以示自己的重要性。  爱情能让人变态 将车刚开出校门口的肖宸就接到金升魏打来的电话,说是陈子尔明天就要出差了,大家都出来喝几杯。 他玩的这群人,除了自己还在读研之外,其他人也早就进入自家的企业工作了,相比较家族的蛔虫来讲,陈子尔算是最出息的一个,大学毕业就出来创业了,如今自己开的一家软件公司,在B城里发展的还算不错。 下午的酒吧相比较晚上冷清的多了,但也不乏有美女帅哥之类,总之能进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城市寂寞或是无聊的人群。 “喂,你看她怎么样?”金升魏莱坐在吧台边上,不知道拿着第几杯酒,暗暗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漂亮姑娘问肖宸。 大少爷正支着下巴沉思,闻言随之看了一眼,英俊的脸没有任何波澜:“普通。” 这样的对话从进来开始就重复着,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美女才能入得了未来肖检察官的眼。 金升魏郁闷的看着又趴回去的大少爷,想着刚才子珊跟自己说有离已经到过肖家吃饭的事情,更加确定了自己一直认为的,爱情就是生活中的定时炸弹,随时能将幸福的生活炸的魂飞魄散。 “喂,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么?”金升魏可怜巴巴的看着蓝色眼睛的大少爷。 大少爷很不屑的白他一眼,“你能不跟我说话么?” “就我们两先到,不跟你说话,我能跟谁说话啊?” 肖宸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子,背对着他,明显的你跟我死远点的姿势。 金升魏不信邪,硬是走到他身边坐下,哼道:“你不是一直都期盼人家离离回来么?现在人家真来了,你不当痴男又成怨妇了,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么?离离又怎么得罪你了?” “她没得罪我。”肖宸闷闷的说。 “切,谁信呀,你看看你那样子,一举一动都像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跟情人闹矛盾了。” 肖宸蓝色的美眸瞪着他:“我说你烦不烦啊。” “你跟我说话我就不烦啊。” “死卫生巾!” 金升魏怒:“肖宸你丫不准叫老子卫生巾!我跟你说过多少遍?” 肖宸冷笑,唇角微挑:“那护舒宝好不好?谁让你爸妈给你取了个这么绝顶的名字,倒过来就成卫生巾了。” 金升魏暴怒:“肖宸你要再叫我卫生巾,我跟你急!” “怎么了怎么了?门外就听见你的吼声了。”此时另一个声音传来,两人一看,是姗姗来迟的陈子尔陈子珊两兄妹。 金升魏扑上去就泪流满面的告状,跟儿子见了妈似的:“肖宸那丫老喊我卫生巾,子珊,你快点跟我收拾他!” 子珊看着他那可怜状,扑哧笑了出来,“你肯定是又得罪了阿宸吧?不然他才不会这样叫你。” “谁得罪他呀,就我一提阿离,他就跟我急!”话应刚落,蓝眼睛就立马露出不满意的神色,撇撇嘴巴,硬生生的有丢出一句:“卫生巾就是卫生巾。”气的金升魏头发都竖起来了。  她可是我们肖大少的老婆 陈子尔坐在一旁喝着茉莉花茶,幽幽的说了一句:“你偶尔清静清静,阿宸也犯不上招惹你,不是你总是先招惹他惹来一身腥么?” 金升魏哼哼两声,拿着酒坐到陈子尔身边问:“听说你要去武汉出差了,武汉好不好玩啊?” “再怎么好玩也敌不过你到过的那些地方。” 若问金大少爷到过什么地方,屈指数来可真不少,但是全是国外,国内也就在B城里土生土长了这么多年,还没到过哪里。 “哥,你记得要带周黑鸭回来,据说又甜又辣很好吃。” “武昌鱼可以用来当暗器。” 一个突然冒出的声音,三人望去,是趴在沙发上慵懒的肖大少。 “真的吗?”金升魏十足一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对各地的特产名胜什么的压根就不知道。 “是呀!我也见过呢!”子珊用手在空中划了个形状道:”以前我同学带给我吃过,跟铁片似的,拿着可以砍人。” 金升魏一听,眼睛闪亮:”是吗?子尔你可得多带带回来,让我这个整天呆在阿宸身边的可怜虫可以防身,饿了的时候还能顺便吃了。” 肖宸白了他一眼:”瞧你那出息。” 金升魏刚想说什么,转而又说道:”不如把阿离拉出来吧?这么久不见正好今天给她迎风,也省的我们的肖大少那样有气无力的样子,我们玩的也不尽兴……” “是啊,我上次也是在火车上看见有离的。她好像变的越来越好看了。”子珊说,“阿宸,我们把她约出来好不好?” 肖宸刚想说不,又改变主意:“好啊,我没意见。” 金升魏贼笑:“美女啊,我真想看看我们的小离离变得有多美,子珊赶紧打电话。” 子珊本能的拿出手机,然后愣住了,说:“我不知道阿离的电话号码。” “这个简单。”金升魏扭身对肖宸说:“阿宸,阿离电话是多少?” “我怎么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刚刚还不送人家到学校么?” “送她去学校就得知道?”肖宸白了他一眼。 “那当然。”金升魏颇有心得的说,“不是我说大话,我还能不了解你丫的,你见到人家阿离第一眼就像狼见到羊一样,恨不能扑过去,你怎么会忘记问人家电话号码。除非……”他眼睛一转,“除非阿离不告诉你。但是我想我们肖大少的魅力不至于这么小吧?” 这话说到肖宸的痛楚了,他冰冷的吐出一句:“她没手机。”意思就是他肖大少亲自出马,谁能不告诉他手机号?不要命了么? “这可怎么行呢?她可是我们肖大少的老婆,怎么能连手机都没有?” “别老婆老婆的叫,我跟她没有关系。”肖宸抑抑的说。 金升魏摸摸鼻子,笑的贼奸:“真的没关系么?要真没关系的话,我就去追阿离,要知道阿离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他摸摸下巴,毫不隐藏他色狼的本性。 “随便。”肖宸焉焉的趴在沙发上,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心不在焉。  好似要将她看个透彻 第二天,肖靖和老婆习惯的早期晨练的时候,发现肖宸已经洗漱完毕,并且已经让李妈热好了牛奶和早餐,正坐在桌前安安静静的吃早饭。 “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肖靖笑:“你这是吃错了哪门子的药,今天起的这么早?” 肖宸哼哼了两声没说话。 肖夫人走过来,关心的摸摸他的额头,万分认真道:“儿子,你感冒好了吧?“ “你们别这么神经兮兮的好不好?”肖宸用纸巾擦擦嘴巴,站起身:“我去上学了。” “我们家小宸是终于想开了,知道要好好用功读书了吗?”肖夫人站在门口,看着儿子的背影。 “我看不见得。”肖靖沉吟道。 “怎么说?” “你忘了吗?小时候有个人上学时最喜欢第一个到教室的。” 拥有同样一双蓝的透彻双眸的肖夫人一愣,接着道:“你说的是阿离?……该不会小宸这么早去学校就是为了见阿离吧?” 肖靖摸摸下巴,来了很经典的一句:“万事皆有可能。” …… B城的清晨还有些微微的冷。 有离起了大早,依旧如小时候的习惯那般,早早的一人来到了教室。 教室很大,她很喜欢那种独自呆在教室的感觉,安安静静的,无人打扰,偶尔会传来窗外小鸟的鸣叫声,也是万分舒畅人心。 她坐下,翻开了法理学原理课本想要复习一下,门口就传来了声响,她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肖宸。 一时间像是反应不过来似的,她愣一会儿,才对他露出一丝微笑,但肖宸很快侧过头去,那笑也只得僵在了空气里。 肖宸在她身后的空位上坐了下来,也不说话。 原本自由的空气有种什么在浮动,有离将背坐的挺直。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坐着,如果有人恰巧经过的话就会看见,倘大的教室里,那个穿着白衣的男生有些委屈的趴在桌子上,一双蓝色的眼睛看着前排的背影,一眨不眨,好似要将她看个透彻,铭记在心底才罢休。 而前面的女生也是一直那样挺直的坐着,不是感觉不到背脊上炙热的目光,以至于她全身僵硬,眼睛直直的盯着书本上的字,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这样的尴尬好在坚持没过多久,班上陆陆续续的来了学生。一开始进来的同学看见班上就他们两一前一后的坐在一起,大都会诧异一番,好在读研的学生不似初中生那般喜欢唧唧歪歪,在她们的眼底,时间都是很宝贵的,根本无心去管辖别人的事情。 而张大小姐可不是这样认为的。研究生班里的男生绝大部分长的是不能见人的,好不容易跟个大帅哥同班,她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她径自走到肖宸身边的空位上说:“帅哥,我坐这里可以吗?” 肖宸眼皮都没抬一下,倒是另一个声音传来:“不行哦,美女!” 张千千转头,就见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她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后退一步,撞了桌脚,惹的趴在桌子上的肖宸不满的“啧”了一声。 金升魏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撩人的笑容:“虽然美女都喜欢往肖大少怀里投怀送抱,但是我们家大少可是对女人没兴趣的。”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张千千蹙眉,不知道班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号人,但碍于他可能是肖宸朋友的份上,她冷哼了一声,扭头走人。 金升魏看着她那苗条的背影和黑丝袜,坐下来兴奋的对肖宸挤挤眉道:“不错啊,我还真没想到研究生班上还能出个这样的美女,挺养眼的。” 肖宸这才懒懒的掀了掀眼皮,问:“你怎么来了?” “无聊呗。”他说,“你放心吧,我爸跟学校打了招呼了,他说我整天游荡能来听听课也是好的。嗯……阿离呢?我怎么没见她?” 被点到名的某离身体一僵。 虽然有离知道,来到B城难免会跟以前的旧识接触,可也没想过会这么快,昨天已经跟肖家的人一个个叙了旧,今天肖宸的哥们倒是又早上门来了。 这回,她想躲了躲不过了,不如主动送上门。 她回过头,就看见趴在桌子上的肖宸懒懒的望向自己的眼神,还有金升魏从开始不经意的望她一眼,回头,又迅速的看过来时张开嘴巴,诧异的神情。 “阿离?你真的是阿离?”金升魏惊叫道:“我的母亲!肖宸你丫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怎么能把这么漂亮的阿离藏起来独自欣赏!阿离你也好坏,长漂亮了就忘记了你的金哥哥了吗?” 有离淡淡的笑着摇头。 只听肖宸冷笑:“还金哥哥,你恶不恶心?” 金升魏属于激动派,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有离,嘴里念叨叨的说:“阿离,你真的变成大女孩了,瞧瞧这脸蛋长的。难怪肖宸丫的对你念念不忘,就连我都要被迷惑了。” 有离轻笑着说:“你怎么,把我说的,跟妖精似的。” 金升魏听了她的声音着实的愣了一下。好在他虽然大神经,也是能够藏得住脸色的人,顿了一下道:“本来我还只是打算来旁听一节课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决定以后都要跟着阿宸来上课了。” 说完还哥俩好的攀住肖宸的肩膀,笑的露出他的招牌门牙。 肖宸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一副嫌恶的表情:“滚。” 结果,金升魏跟来上课的结果就是,有离平淡无奇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 每天早上她再也享受不到教室里片刻的宁静,耳边都是金升魏巴拉巴拉巴拉的声音,就算她跟肖宸不跟他搭话,他一个人也能自言自语,还能跟窗外唧唧咋咋的鸟儿说话。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跟平淡的食物告别,桌子上满满都是山珍海味,外加红酒,喝的她整个下午都是眼花花的,书本上的文字放在眼前会跳舞。 晚上进寝室之前,她还被硬拉去酒吧,看着那些年轻的男女玩腐.败,自己拿着司法书在一旁看,耳边是劲爆的舞曲,那样的滋味实在是太糟糕了。 偏是肖宸在一旁凉凉的看着也不阻止,好像是支持金升魏这般乱来似的。 有离只觉得自己过的那是研究生的生活,简直是糜.烂加腐.败。  那精彩绝伦的一幕 周日,听说肖宸和金升魏要去参加一个生日派对,有离本以为自己的日子总算能安静了,一个人拿着书正打算要去图书馆,谁知道刚下楼就碰见在管理员房间拼命说情要上楼的金升魏。 她几乎是触电一般转身就要走。 可金大少爷遗传了大圣的火眼金金,她刚转身,他就在后面大吼一句:“阿离阿离,你丫下来的太及时了,我正好找你呢!” 有力的大吼,惹得上楼的学生们纷纷回头,有离只觉丢脸极了,忙抱着书拉着金升魏跑了出去。 外面阳光暖洋洋的,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有离扭头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呢?” “一起去参加生日聚会呀。”金升魏说,“我让阿宸跟你说的,他丫的又忘记了。” 有离蹙眉:“我不去。” “为什么啊?” “我又,不认识他们。去了,干什么呢?” “谁说你不认识?是子珊的二十一岁生日。子珊,陈子珊呀!阿离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有离一晃神,原来是她的生日啊……所以阿宸才不告诉她的吗? 其实他是不希望自己去的吧? 一股说不出的失落占据在心情,在金升魏面前,有离一点都没有隐藏自己的表情,反正那个神经大条也不会注意。 “算了,你去吧。我还,有事呢。”说完她抱着书本转身往图书馆走去。 “哎……”金升魏还想说什么好像被什么给阻止了,接着她便听见一抹清冷的声音:“我没跟你说是因为我忘记了,你别想太多。” 她身体一僵硬,脸上分不清是什么颜色,只觉好尴尬。 他什么时候也在这里的,又听了多久,看到了几分? 有离连头都不好意思转过头,只是轻轻的说了声:“我真的,有事。你们玩的,开心点。” 说完就径自离开,像是后面有马蜂追似的。 然后金升魏就看见了那精彩绝伦的一幕—— 只见肖宸倏地冲上去,抓住有离的手,有离抬头瞪着眼睛怔愣的看着他,大概是没想到大少爷忽然这么霸道起来,居然就那样抓着人家的手了。 耳边明明是没有风的,可是有离却觉得脑袋嗡嗡的;肖宸更是被自己的动作吓住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抓住他,只是直觉的不能让她走,绝对不能。 可是现在她就站在面前呆呆的看着他,那样无辜的表情让人横不得把她当水果吃了,他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憋了许久才懦懦的挤出一句:“那个……我都说了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你不用……不用那么小心眼吧?” 有离摇摇头,茫然的看着他,说话都找不着自己的声音了:“我没有……我就是,不想去。” 不想去也得去!不知道为什么,肖宸的脑海里就出现这一声音,接着,死拽着人家的手,强制的把她拉到跑车旁,然后不发一语的把她塞了进去。 动作一气呵成,连一旁的看呆了的金升魏都不得不拍手叫好,他走到肖宸旁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阿宸,你丫知道自己在干啥吗?也不怕阿离以后都不理你了?” 他在做什么?肖宸也在茫然的问自己,然后在他的大脑得出答案之前,他已经发动跑车,弩箭一般飙了出去。

    甜蜜的笑 “……”有离疑惑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脸顿时红染一片:“你说什么啊!” “就是!你说什么啊!”肖宸懒洋洋的抬眸,给了金升魏一个警告的眼神。嘴角却泛起一抹自己都没发觉的甜蜜笑。 金升魏自然看在眼里,心里更确定了肖宸这丫昨天晚上一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接下来的早餐,他的眼神分别的肖宸和有离只见打转,有离受不了他,匆匆吃晚饭就跑一边看书去了。 恳金升魏逮到机会抱着碗往肖宸身边挪,特亲切的跟他咬耳朵,“阿宸快说说,你昨天晚上到底对人家阿离做什么了?” “我能做什么啊?要我真能做什么,以现在阿离的性格还能坐在这里吗?”肖宸斜眼瞅他,一手拿着牛奶杯子喝,一手手指在餐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得了,你丫我还不了解你,你要是没对阿离做什么,能笑得那么春.心.荡.漾吗?”金升魏呵呵的坏笑:“一定是你欺负了人家小离离,而小离离自己却不知道对不对?坏人。” 让肖宸也跟着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三人一抬头就见金升魏她娘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她穿的极其欧美风,脚下的高跟鞋足有十六厘米,眼睛化的跟国宝一样,嘴巴红的可以滴出血。身后还跟着她的时尚亲卫队。金升魏脸一垮,刚才的精神烁烁一下子就奄了下去:“妈,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你闯了那么大的祸我能不来吗?”女王一把将他儿子从椅子上拽起来:“给我看看,伤到哪里没有啊?我儿子这么漂亮的脸蛋要是被打毁容了,我一定跟他们没完。” “你儿子打架厉害着,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娘啊,你回来不会就是为了看我有没有被毁容吧?” “当然了。”孩子他娘化着烟熏妆的大眼睛表情特无辜:“不然你以为我特意飞回来干什么?” “讨厌啊,我又不是女生,你干嘛老在乎我的外貌。”金升魏不乐意了,“别老把我当女孩子养好不好!” “凶、巴、巴。”他娘翻了个大白眼,退了一步上下打量起他的穿着:“魏魏啊,你能不能多注意一下形象啊,看看你身上这衣服,都是去年的了,怎么还穿啊!还有啊,这是多久没洗啊,怎么都脏成这样了?” 金升魏看着自己身上一层不染,没有一点脏痕衣服郁闷:“哪里脏了啊,我今天刚换的。” “哪里都脏。”说完从后面的时尚亲卫队手上拿出意见新衣服塞给他:“快点把他脱下来,把这个换上,哎呀,咱家小胖都比你干净。” 金升魏老老实实的把衣服给换了,嘟囔,“我又不是狗,它一身毛用得着穿衣服嘛。” 肖宸闻言笑出了声,金升魏他娘不乐意了:“你这孩子,你看看人家阿宸,每天穿的多干净啊,只有这样才招女孩子喜欢知不知道?我生你都这么多年了,你连一个女孩子都没往家带过。” 金升魏更郁闷了,“不是你嫌弃别人太土了吗?我带的没一个能顺你的眼。” “可不是土吗?个个跟村霸一样。”她指着不远处的有离说:“你看看人家阿宸的女朋友,多水灵啊,一看就是好孩子,哪像你带的个个整的跟妖精的。” “妈,我那是交女朋友,又不是选美。” “好了好了。”帮他穿好衣服,他娘又开始嫌弃他的头发:“这头发有多久没洗啊?杂草一样,ROSE快来跟我儿子设计个发型。” “我早上才洗过的好不好。”金升魏抗议,“你别乱弄了,我待会儿还要陪阿宸他们去考试呢!” “几点考啊?” “十点。”老老实实的回答完,他就后悔了,果然,女王很没负担的说:“现在才八点你急什么啊,快,ROSE快过来帮弄。” 一旁长的跟太监一样的男人奉旨一扭扭的走了过来。 女王的眼神又转移到了别处,肖宸顺着她的眼光看去,顿时站起身,拦在她面前:“阿姨,好久不见,你看起来又年轻了几岁啊。” “是吗?”女王特开心的摸摸自己的脸:“看来ROSE介绍的最新面膜真不错啊,阿宸,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大好啊?待会儿阿姨叫人拿些补书来给你,还有男士面膜,保证你做了之后,一张脸粉嫩嫩的,女生像蜜蜂一样围着你转。” 肖宸蓝眼睛弯弯,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 就连见过不少美男的女王都差点被迷惑了。 她赶紧调回眼神,目标又落在不远处的那个小女生身上,转身踩着十六厘米的高跟鞋就想往那里走,肖宸又一把拦在她面前:“阿姨,你看看我的发型要修吗?我感觉长了遮住眼睛难受死了。” 女王摆摆手:“这种发型,短的有短的好看之处,长的有长的魅力之处,暂时不要改啦。你的小女朋友好漂亮啊,阿姨我好多年没见过这么粉嫩纯真的小姑娘了。是不是叫阿离啊?我记得她小时候就长得特水灵,大了更不得了了。” 肖宸皱着一张俊脸,眉头都蹙一起了,“阿姨,你都说人家还是小姑娘,好好学生,您就别祸害人家了。” “我怎么是祸害人家了呢?”说完推开肖宸就往有离那边走去,肖宸愣了一下,忙追上去。 阿宸你不要太敏感好不好 “阿离,阿离。”女王走上去,特亲切的拉起有离的手,眼睛笑的眯在一起:“还记得阿姨吗?” 有离忙有礼貌的站起来,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阿姨好,我记得您,您小时候还抱过我的。” “真是个不错的孩子,比魏魏认识的那些女生强多了。阿离还有没有妹妹呀或者认识的女生什么的,介绍给魏魏当女朋友吧?”她手上戴着红色的宝石戒指特别大特别显眼,在伸手抚摸她头发的时候在她的眼前挥来挥去,像极了闪烁的红灯。 “阿姨,我没有妹妹。”她微笑,鼻尖是香水的味道昂贵而模糊。 恳“啊,那就可惜了啊。”女王摇摇头,满脸惋惜状:“什么时候我们魏魏才能找到你这样的好媳妇。”说完瞅了一眼被发型师折磨的无可奈何的儿子脸上露出更无奈的神情。 有离看着她的美丽和那张真看不出来一点点年纪的脸,不知道怎么的,心就突然空旷起来,如果以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她的母亲也应该是这样的吧?和所有的女人一样不服老,整天坐在梳妆台前,化妆以及面膜,喜欢把身边的一切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阿姨,你吃过早饭了吗?不如我们一起吃早饭吧?”肖宸看出有离有些走神,以为她不习惯于人交流,不着痕迹的打断。 让“我吃过来的啊。”女王郁闷,平时也没看大少爷对自己这么热情啊,精明的眼睛瞥了身边的小佳人一眼,大抵是猜了出来:“阿离,你看看这小少爷把你当宝贝似地,我跟你说会儿话,他都怕我把你抢走似地。” 有离尴尬的笑了笑,“哪有啊,阿姨你别乱想。” “没有嘛?明明就有。” 大少爷头疼了,女王陛下说有就有吧,他可不敢反对,不然非得被她抓去给它的亲卫队当研究模特不可。 好在金升魏那边动作迅速的弄完个发型,女王陛下的视线被转移了,啧啧的称赞自己的儿子这样一打扮总算有模有样了。 金升魏说:“妈,你弄也弄好了,快回去吧,我待会儿就要跟他们去考试了。” 女王陛下这才满意的说:“好啦,不妨碍你们了,真是,人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老赶啊赶的。儿子,考试完之后记得回来吃饭啊。还有阿宸和阿离也要过来。” 说完就踏着她的高跟鞋带着时尚亲卫队离去。 瞅着妖孽消失,肖宸总算嘘了一口气,“卫生巾,你妈太恐怖了。” 金升魏摸摸鼻子:“我也觉得。”说完才反应过来:“肖宸你丫的又叫我什么?欠揍是不是!” …… 今天的天气跟昨天比起来,明显好了很多,虽然太阳不大,但总算还是有太阳的。 肖宸的兰博基尼被肖靖扣留了,他开着车库里的悍马去学校,估计肖靖要是知道了,肯定又会被气得跳脚。 “我说阿宸,你今天一定要老老实实的考试啊,你要是再打架我可不帮你了。”下了车,金升魏走在他身边,十足的保镖姿势:“昨天我已经对不起你爸了,今天我要将功补过。” 三人走在学校内,绝对是亮丽的风景线,不少男女生的目光都往这边瞧。 肖宸毫不在意的撇撇嘴巴,“你以为我想打,就伪青年那小子,老子还嫌打他脏了手。” 说完拐了一个弯。有离忙拦住他说:“你的考场不在这边。” 肖宸说:“我知道,我要先送你过去。” “不用了吧?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我自己过去就好。” “用的用的。”金升魏凑过来说:“伪青年跟你一个考场,万一我们不在,他对你做什么事,祸害了你,我们家阿宸会肝肠寸断的。” 肖宸踹了他一脚,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一看,是肖靖的,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起。 站在一旁的金升魏竖起耳朵听,大少爷从一开始的没好气到后来明显的转了口气,就知道有好事。果然等他挂了电话,一张混血的俊脸笑的跟捡到钱一样:“阿离,我爸说司法考试的笔试有门了,下午2点在学校行政楼的会议室。” 有离倒是没他那么兴奋,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底,凭着肖家的关系,一场司法考试补考肯定是没问题的。 肖宸见她只是淡笑,纳闷的问:“怎么了?不高兴?” “没啊。”有离看着他,忽然笑起来:“阿宸你不要太敏.感好不好。”四年后的阿宸跟以前什么都不在乎的他相比,在她面前终是没能放的开,只要她一不笑,他就会以为她在生气似的。 她当然不知道肖宸在对她时要多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说错话惹她不高兴,虽然他大少爷惯了,她即使是生气了,他也拉不下面子道歉,可要是她生气不高兴,他会比她还不高兴,那种后果就是在没有她的地方呆一秒都呆不下去,典型的茶饭不思,非得把她扭到面前消灭了生气的源泉才罢休。 所以说,谁说上帝不是公平的。肖大少在肖家是大霸王,谁都得让着他,可在有离面前,他就是个小虾米。用肖晏菲的话来说就是:“我要是阿离,一定会替肖家人争口气,把你整的死去活来。” 所以他那小姑姑对于有离至今待他还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幸灾乐祸比较多。 大不了哄她喝酒 三人来到考场,就见昨天被打的很惨的宋元善心思沉重的也正往这个方向走来,也不知道想什么想的太出神,走近了一段距离才发现他们三人,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赶紧绕道就走。 金升魏一蹦跶的跳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路。宋元善明显不想再招惹这瘟神,装作没看见往左走,金升魏也顺便往左一蹦跶挡住了他的路,他往右,他也往右挡住,摆明了要找茬。 宋元善连哭的心都有了:“你还想干嘛啊?大少爷,我错了还不行吗?昨天不是给你们打了一顿消气了吗?” 金升魏嘿嘿一乐:“那是你欠打!打你是应该的,不打你才是悲哀。话说你也算是个文化人,小学老师没教过你做错事情的人该怎样吗?” 恳宋元善认命的闭了眼,反正这顿羞辱是躲不了了,他闭上眼睛低下头,谦卑的说了句:“对不起。” 没想到金升魏吸吸鼻子,无限感叹:“苍天啊!瞧瞧,这真的是昨天那么威风凛凛的宋元霸他哥哥吗?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哭?难道我也有些逆流成河的小忧伤?”说完后还哥俩好的攀住他的肩膀,换成一副痞相:“我是挺替你有伤的,要知道我这人最讨厌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这说明我又被什么人占便宜,或者被欺骗,甚至被辜负。当然,我们两之间不存在辜负了,是不是?” 宋元善愁着一张脸,估计已经万分后悔当初自己不自量力得罪了这么些不能得罪的人物了:“那你到底想怎样啊……打也被你们打了,歉也倒了,你该不会要我跪下来求你原谅吧。” 让“这倒是不用。”他说:“我不喜欢别人说对不起,不代表别人不喜欢啊。”说完伸手朝有离的方向指去:“你是不是该跟最无辜的人说些什么啊?” 有离看了眼一副恨不得当场自杀泄愤的宋元善,对她来讲,道歉根本不需要,要不是昨天弄得那么兴师动众她也不会放在心上。有人说,我们在这世界上只能活一次,太多的风景一辈子根本看不够,我们何必把心神放在一些不重要的人或事上,开心就笑,不开心就过会儿再笑,现在的痛苦,等过阵子回头看看,会发现其实那都不算事。 她摇摇头说:“不用向我道什么歉了,我没放在心上。” 金升魏这才让出了路:“好吧,难得我们家阿离心胸这么阔达,大作家,记得今天好好考啊,要是考不上你怎么对得起你那叫什么什么面霸的弟弟呢!” 宋元善拔腿就往考场奔去,跑的比哪次都快。 金升魏看他那窝囊的样子笑道:“这回这小子应该没胆再找我们麻烦了。” 有离说:“你还好意思讲,刚才还说怕阿宸闹事,刚才还你不是抓着人家一副我要闹事的神情么?。” “我怎么知道这丫这么不惊吓啊。” “行了,时间快到了,你们快去考场吧,我也要进去了。” 她说完就要往考场走去。肖宸忙拉住她,她扭头,对上他蓝眸:“怎么了吗?” “考完试到教室去,我有话跟你说。” 有离一愣,心中飘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具体一下子就说不清楚,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他,而他也仿佛是下了决心才对他说的这句话。 “有什么话要说啊?我能不能也去啊?”金升魏很不要脸的把头凑了过来。 一句话打断了有离不好的想法,她点点头说好,便转身往考场走去。 肖宸目送着她的背影,好半天才抑抑的往相反的方向走。 金升魏跟在他身后,看他那神情,难得认真了起来:“你真的打算今天中午跟阿离告白啊?” 他斜视他一眼:“你又知道了?” “你也不拿把镜子照照你脸上的表情,满脸都写着爱情让我很郁闷,我非常的不知所措。” “……” “不是做兄弟的说你,我认识你也不是一两天了。说真的啊,你要是不还不确定她的感觉的话,就先找她谈谈吧,喜欢的事暂且放一边,沟通比较重要你说是不是?” “能谈什么呢?”大少爷没装傻,漂亮的眼睛里反而有些茫然。 “想谈什么谈什么咯。如果实在从她嘴里套不出什么,大不了哄她喝酒,醉了,你想问什么她都能实话回答。” “如果说出来的不是我想听到的呢?”抬头,看着与自己眼睛相同颜色的天空:“醉的时候不会心软,说的话都是实话,清醒的时候也许她会看我可怜心软骗骗我。” 金升魏看着他那为情所困的混血儿漂亮脸蛋,很认真的说:“我真的很奇怪,你有那么喜欢她吗?” “嗯。” “从小到大?一点点变淡的趋势都没有吗?” “嗯。” “根据金大专家判定,这有可能是因为想要的东西没有得到所以才那么坚持,不放弃。你确定你得到她之后也能喜欢她很多很多年吗?” “不确定我至于这么对她吗?我又没病。”大少爷不屑的撇撇嘴巴。 金升魏嘴撇的比他更歪,“哼,那可不一定,我一直觉得你病的不轻。要是有一天阿离没现在这么漂亮了,也没现在这么善解人意了,你能保证不改变吗?” “这世上谁到了一定的年纪不会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肤浅,专门喜欢漂亮的女人?而且,她现在善解人意吗?我半点没觉得。” 求婚 “那你又不是看人家长得好看,又说人家一点都不善解人意,你到底看上人家什么啊?” 肖大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金升魏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来,却不想他回头郁闷的说了句:“我怎么知道我看上她什么了。” 金升魏看他像看个怪物,心想,果然混血儿就是与众不同:“那她要是再遇上什么不幸或是坎坷,这一次你愿意和她一起承担吗?” “当然不愿意。如果可以,我要替她承担,不让她再受苦。” 恳金升魏一脸恍然的点点头:“传闻对女人不好的男人下辈子会做卫生巾,我看你是没什么机会了。” 上午的考试对于有离来说算是很简单的了,只不过没想到出了考场排在她后面的下一个竟然是宋元善,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可以看的出,宋元善对她特别的有余悸,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匆匆的往里面走去。 让手机在考试的时候已经震动了好几次,她拿出一看,一条是肖宸的信息,一条是玉竹的,还有一条是陆陌的。她把肖宸的信息打开,上面只有几个字:我在教室等你。看起来他是比她还早考完的。 第二条是玉竹的,看时间应该是考前发过来的,问她昨天为什么关机并且祝她考试顺利。 最后一条是陆陌的,上面也是寥寥一句话:小丫头,考完试来我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说。 她关了手机,一条都没回。 站在走廊上,太阳已经大了一些也温暖了一些,晒在人身上越发的让人慵懒了起来。 她下了楼梯往教学楼走去。路过食堂的时候顺便买了两份盒饭,反正下午还有场考试,也不知道肖宸想说什么,总之应该是赶不回去了。 因为今天考试,大部分人都没课,难得平时人满为患的食堂也没多少人,教学楼就显得空荡极了。 捧着盒饭到来教室门前,她轻推了门进去,就见窗前的少年侧脸俊美,眼神却深邃得让人心疼。 V字领的黑衣裁减精致,露着他优雅的脖颈,像天鹅似的完美与骄傲。 按理说,这样完美与骄傲的人,是不会懂得不快乐的。 而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让他不快乐。 他转眸就见她站在门口发呆,忍不住抱怨:“总算来了,也不看看几点,我还以为你考完试直接回家了。”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哪里是初见面时冷淡沉默的人物。 她翻了翻白眼,将盒子往桌子上一放:“我帮你打饭去了呢,快过来吃吧。” 大少爷赖在窗外不肯屈尊降步:“我有话跟你说。” 有离一边拆着筷子一边说:“过来边吃边说不好吗?” 盒饭一打开,香气四溢,尽管菜色看起来不怎么样,却还是能激起人的食欲。 有离早上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早就饿了,她坐下不客气的捧着一盒饭开始吃了起来,一边瞅着他怪异的站在那里:“你怎么了啊?过来吃饭啊。” 大少爷这才闷闷的抬起修长的双腿往这边移动。 看着本来就难看的菜色,大少爷没胃口的心更加难受了,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饭盒里的饭菜,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盯在对面的人身上。 有离被看的毛毛的,抬头怪异的打量了他两眼,疑惑:“真的有什么事吗?那你就直说好了——” “我们结婚吧?” “……” “……” 空气一瞬间凝滞了好久好久,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有离着实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手上的筷子掉到了地上都没反应,只是愣愣的看着那张俊美的脸。 肖宸本来心里就没底,看见她那反应,答案明明白白就写在了脸上,心里更没底了,他支支吾吾的说:“我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你要是、要是还喜欢我,就做我名正言顺的小媳妇吧。” 听到这话,对面的人总算有了些反应,她微微的低下头,双手不安的紧握着,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道:“我想起还有点事,我要先走了。” 他脸色表情冷了下来,眯着眼睛瞅瞅手里的筷子,愤然扔了出去,“你这算是拒绝?” 她看了一下窗外,太阳光线开始炫目的照射在四周,似乎就没有尽头一样的。有小鸟停在窗前玩耍,不知道听见什么声音,惊吓的飞的好远。 她没有出声,只看着他,点了点头。他却火了起来,冷冷道:“走吧,走吧,快给我走!” 她想也没想就站起身转身而出。走廊上一片静寂,依稀听到后背的教室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她心中只觉得有些微微的刺痛,说不清是什么,呼吸也有些乱了,只奔跑着出了教学楼。 一路跑到了操场上,她才发现自己跑了很远,肺部在不停的喘息,脑袋因为阳光的炫目有点窒息。 几个路过操场的人用一样的眼神打量她,她只觉得脸上湿湿的,一摸,竟然是泪。 她恍然的走着,胸口像破了一个洞,寒风不停的往里面钻,很冷很疼。她记得自己曾经问过一个人,她问他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种人,想爱却不敢爱。有没有碰到那样的爱情,想踏进这个圈子,脚刚迈出还没落地就缩了回来。他告诉她说,就是你怕受伤,他不是很全心爱你的感觉。她说,不,不是这样,是她害怕自己不能全心全意的爱他。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木子喵喵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