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要去更远的海,老船长的轶事

要去更远的海,老船长的轶事

发布时间:2019-10-15 22:22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99)

    图片 1
      上篇
      世上万般苦、怎抵行船、打铁、磨豆腐?
      在海上的日子、是小风天天有、大风三六九,旧时对天气的撑控就是凭经验、还有一台老式的红灯牌收音机,好天还算效果不错,但每到起风时、却是呜呜呜作响,欲畅还断。
      完全停风可不是好兆头,黑沫潮天漂,三天风驾到,停风时,海的脾气是温和的。碰上好天,晨曦初照,水气弥漫着,海鸥三五成群、尖声高唱、在卷起的浪花中戏斗、飞翔。
      不管早晚,在船上干活总是跟着潮汛走,容不得半点马虎:船一搁浅,船长总是大声说:大家醒醒觉,有烟的抽口烟,无烟撒泡尿,各种工具都带好,不要误了上船的时辰。
      上船休息,退潮干活,摇摆了一个潮的船也想息息神,到退潮下地的时候,人们那颗被海浪折腾的心,因为脚踩在地上,心里也敞亮。
      五六里路的围网、围住了大批的鱼虾。
      什么大眼睛、小眼睛、凤尾、圆头、蛤蟆鱼、大胡刀、小奶头、碧玉带、红娘子、板带鱼、捧子鱼、扬乌子、乌贼就有好几种不同。
      带膘的小乌贼最调皮、它总爱在浅水里游来游去,看:我这身花套裙有多美!那些蟹们早已隐藏了身形,只有被缠住的还在原地转圈打点。
      紧张的忙碌、来不及品味、大家早已备好了工具,按照分工把一篮篮的鲜鱼运往船面。
      涨潮啦!涨潮啦!船长一边吩咐大家鱼货要按类分开,一边笑容满面地对伙头(船上烧饭的)说,今天产量不错,要加菜、加莱!
      这时候,人是一伙一伙的,鱼是一堆一堆的,可谓是:琳琅满目全是鱼,人声风声和水声。
      只有那到了船的螃蟹还不肯安身,一个个地爬进爬出,好像是要寻找它的熟人,冷不防,你稍不留神就会被它钳着,只要是被钳着,它是不愿放开的,剪断钳才肯放手。
      红烧铁头鱼,白煮板太鱼,再加一个醮酱的风叶子,味道好极了,大师傅洗着鱼,爽朗地笑。
      船忽地踮了几踮、被潮头打个巴掌。
      船要浮了,等水深些,超过一人多深再走,船长高声地吩咐。那时风帆船用的铁锚都比较轻,一般就一二百斤。锚缆是枯麻的或白棕的,又粗又笨,抓在手上刺戳、刺戳的,要是在冬天起锚更要命,绳子冻得硬绑绑的,手一粘上,钻心的疼,一会儿就全麻了。
      锚来啦,锚来了!哼喓,哼喓……
      在徐头的带领下,大家一边打号子,一边使出浑身的劲,拔缆收绳,到顶餐时,才要上盘车或搞轴,那盘车吱吱呀呀地叫,啪哒、啪哒地响、头都转晕了,那老洋货弄了半天,锚终于上了船头。
      嘿哟来呀,哟嘿嘿,来呀,来呀,哟哟嘿……在渔民的嘹亮号子声中,一张张帆篷升上高桅。一号篷、二号篷、三号篷、篷篷得令,鼓足干劲,破浪前进。真是:
      千帆过尽蔚蓝处,
      白鸥戏浪在心头,
      岁月无声易逝去,
      常有遗景随梦游。
      驾驶仓里,老船长干练地坐着,他的面前是一盘老式的指南针(罗盘),他要为胜利返航,养精蓄锐,为船员的幸福再添希望!
      
      中篇
      旭日东方金披银,
      蓬莱岛上修禅灵,
      紫气常来赐有缘,
      帆影片片劈浪行。
      遇上好天,海上无风、水面是那么的蓝,蓝得像个瓷人儿,煞是好看。整个海面又像是一块蓝丝绸覆盖的镜面,欲隐还现,使人联想翩翩……
      太阳照耀着,霞光映入水中,波光粼粼、色彩斑斓,好一派祥和景象。
      这时的大海,像母亲一样宠着自己的女儿,轻风梳洗,彩虹作妆。
      海鸥们潇洒地在镜子前起舞。在海上的时间是很好打发的,白天在忙碌中结束,也只有晚上才有点剩余时间,调剂一下枯燥的生活。
      白天行船还不错,一边航行,一边欣赏海的风光,夜航就不是那么简单,纯粹靠罗盘(指南针)是不够的。何况是帆船,一会白弶,一会儿黑弶的,就是说要去哪个地方,都要分二步走,按中线不变,三弶归原路。有时跟船长聊天也提些问题。他也说,船长不是那么好当的,先要从水手干起,熟悉船上所有的业务,还要识天文,懂地理,晓潮汐,还要随机应变,处事果断到位。紫微星是哪个,北斗星组在哪?重要的是月亮,说月亮升洋的水涨,月亮落,洋的水落。什么星是什么时间出来,什么时间消失,自己在什么位置,都要明确在心。再因时、因地域的差别而不同,再有什么沙头,什么浪,什么时间什么水流。
      再跟据潮迅,什么风向,水深浅,形成一套自己的思路,如遇特大恶劣天气,还会及时地调整,每次遇风都是生与死的考验,每次又会是一场独立的战斗。
      我们都很佩服船长的好记忆力,而且又有超强的应变力,船长是个很风趣幽默的人,他不但会说书,而且还会唱,是个多才多艺的人。
      有时闲下来就会给大家来段:什么:十把穿金扇、白马驮尸、岳飞传、薛仁贵征西、薛丁山征东、封神榜上的土行孙、西游记里的孙大圣,等等,每每都说
      得,有滋有味,妙趣横生……直说到茶续了三回,水烟吸抽了不少,但一到时间,船长就会断然停住:今天到此结束,明天有空再叙!
      
      下篇
      有时海上收风(避风)时,收到一太平地方,虽然也是波涛不断,但不是太激烈,船悠悠的,一跛一跛的,像是个瘸子在上坡时吃力地行走,渔民们把安全处事都备好了,就是好日子,这时就有人提议,不打牌,不如请船长下来说书。一听说书,船员们立即来了精神:太好了,我好长时间没听说书了。有的嚷着,欢迎,欢迎,这时船长微笑着开了口:谁请谁泡茶,提供服务,那最靠上的位置就是他的!我来,旁边有位精瘦的小伙开了口,我和船长是邻居,哈哈,当仁不让。
      那时候请船长说书,也就几杯红糖茶,有时闹到大前门几支就是烧高香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船长推不过大家的盛情,不再谦让,从驾驶仓下来,大家很快围在一起,船长清了清嗓子,呷了口茶,摆摆了手,慢慢地开始了他的演说。
      话说,这日龙王爷正在和来访的好友魏臣相下棋,忽有参军来报:说发现一股恶魔潭下来的水怪,正打破门楼,把龟、蛇二将打败,正攻向藏宝阁,龙王一听,龙庭大怒,拍案而起:此等毛匪,也太猖狂了,快与我速传牙将江、海两将上朝。得令,虾太监急速奔去。
      不一会儿,果见两位大将,你看怎生打扮:
      生得虎头熊腰,两佬一般高,都是肚大膀圆,油头油脑,只是服式一黑一白,白的白如玉,黑的如夜里涂墨。大王,末将来迟,请速速下旨,这两位同时行礼作揖。令你二人各带虾兵二百,不许败,只能胜,否则提头来见!两将唯唯诺诺,领兵而行。
      果然,去没一盏茶的功夫,已传来捷报:两将已生擒主妖,其它正在追捕中,不久便会得胜还朝。
      原来附近北山上有湖直通恶魔潭。潭洞圣主生日,各洞主为了庆贺,都在想方设法备礼,以便得到提携。几位洞主商议:去找老龙王借礼,有的认为不稳妥,因为老龙王自从孙大圣大闹龙宫后,立了新规定,任何人不得向外提供借助,怕再有宝贝流失。
      听说龙宫宝物丰富,偷抢到一二件,便是件大礼,他们议论纷纷……跃跃欲试。
      说到这时,船长喝了口茶,大声问:今天谁在值班?
      
      尾声
      几位洞主商议:去找老龙王借宝,有的认为不妥,自从当年孙大圣来龙宫借宝,拨走了定海神针,搞得龙宫是地动山摇,礁石横飞,砸坏了宝贝,遗失了一些文物。
      后来龙王修改了章程方案,凡各河湖上交的宝物,一切归龙宫所有,任何个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侵占或外借。所以,从此龙宫的宝贝这几年是越聚越多,还在不断地开府建阁,以为藏宝之需。听说龙宫宝藏丰富,各妖精,抓头挠腮,个个摇头晃脑,像打了强心针一样,跃跃欲试。大家不要乱嚷,现在最重的是办正事,一个凶巴巴的声音说。原来是东邪主出来了,现在搞两件好的先得给圣主庆寿,往后你们的荣华富贵,还要担心么?后来几位洞主议定:用一小队人马佯攻,派几个本领大的去偷盗,如成功,最好,不成功,人员还可撤回。说到此时,船长喝了口茶,侧过头来问班长:哎,今天谁在值班?
      放心,是吴小宝,船长笑哈哈……

    随着气温逐渐升高,出海捕鱼已渐渐进入最佳时期。但由于近海渔业资源的衰退,渔民们开始建造大船去远海作业。目前,天津市滨海新区有123艘远海捕捞船只,已经陆续出海作业。日前,笔者通过跟滨海新区沿海多名有着数十年捕捞经验的老渔民的交谈,通过他们的讲述体会出渔民出海捕鱼的艰辛,以及丰收后的喜悦。

    一趟下来十天半个月

    2015年4月11日上午,笔者在天津市滨海新区蔡家堡渔港码头看到,没有出海的渔民有的收拾渔具,有的检修设备,而一些渔家女则在码头上织补渔网。

    45岁的赵船长正在自家的渔船上收拾渔具。这艘渔船长不足10米、宽约3米,仅有一个低矮的船舱。“我这是个小渔船,只有20多马力,只能在近海海域转。”赵船长说,他从19岁就开始出海捕鱼,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

    “像我们这种60马力以下的小渔船,不能去太远的地方,大多在距离岸边20海里的近海海域捕捞。”赵船长说,小渔船出海的时间也不能过长,一般是当天出海当天回港,在码头上将捕捞的海鲜卖掉,第二天接着出海。

    “以前我开的也是小马力渔船,两三个人在近海捕捞。”另一位船长张先生介绍说,随着经验和资金的积累,而且近海资源越来越少,他投资了480万元,建造了一艘42米长,350马力的钢壳拖网船。这艘围网捕鱼船围网半径达到了100米,捕鱼深度则可以达到水下1000米,而且还采用了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灯光诱鱼”捕捞方式,即先通过水下点亮的灯光来吸引鱼群,再围起网来“瓮中捉鳖”。

    “以前,像八带、梭鱼、黄花鱼、乌贼、对虾、螃蟹都有的是,一网下去小船船舱就装满了。”张船长说,过去,渤海湾的黄花鱼以小黄花鱼为主,它曾是我国四大海洋渔业资源之一,属于鲈形目石首鱼科黄鱼属。它头骨里有两粒白色小石子,人称鱼脑石,滨海渔民称镇惊石,所以古籍里称它石首鱼。镇惊石是耳石,起平衡和听觉作用,对音响较为敏感,滨海渔民古有“击镲诱鱼”之法。

    张先生说,当年,由两艘渔船结成对船乘风赶到渔场,闻黄花鱼的叫声确定海域。用随船携带的铜镲擦击模仿出黄花鱼的叫声,引诱鱼群聚集,待时机成熟撒下渔网将它们围住。黄花鱼有时捕满两条船舱还会有剩余,船上人唱出的优美号子声把喜悦之情传递给旁船。得到消息的其他船长,有时会在他们围好的渔网里再套一次网,利用娴熟的技术掏走一部分鱼,此举在当年并不为过,还会受到大家的称赞。

    “以前,动辄就能捕捞上来几十斤、上百斤的大鱼,现在都是些小鱼小虾。”张先生说,他从18岁就跟着父辈出海捕鱼,可以说家门口的这片海养了他一辈子,可如今却越来越“失望”,只能建大马力钢壳渔船跑到浙江、福建一带海域,甚至更远海域。“一趟下来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捞到好东西,那可就赔惨了。”张先生说,现在的船上有冷藏设备,可将海鲜保存2个月,这样不用返回,在山东石岛和舟山群岛就近卖掉。

    远海捕捞更艰辛

    “在近海能打到鱼,谁愿意出远海啊!同样是打鱼,出远海更不容易,遇到的困难当然也就多一些。”51岁的刘翠波船长告诉笔者,远海捕捞因为出去的时间长,蔬菜、食品、柴油等物资补给也是个困难。

    此外,远海作业还存在着安全隐患,于是在渔民的生活中便有了一些禁忌。比如在船上不能背着手站,也不能把双手插在衣服兜里站着,“这是实践经验总结的道理,行船颠簸,这样站立容易失去平衡摔倒。”刘翠波告诉笔者,对于每一位漂泊在海上的渔民来说,在船上凡事都不能随随便便,否则危险一旦发生,会造成船毁人亡的惨剧。

    刘翠波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件事,证明了在海上该认真时一定不能糊弄。过去渔船抵御风浪灾害的能力有限,有时只能靠船锚,因此铁锚和锚绳的牢固至关重要,所以锚绳又俗称“锚本”。锚泊时渔船在风浪中摇摆,“锚本”与船头产生摩擦有时会磨损,因此船上的人要格外精心关注“锚本”的状态。

    一次大风过后,一艘渔船上的“锚本”有了些磨损,船长要求把磨损的部分去掉后再接上。那次,负责插扣的人在绳子头的两面各插了三个扣,身旁有位老渔民让他再插两个扣,而他为了省点力气,用“好马拉不开三插”来搪塞那位老人。不料,之后这艘船在海上又遇到了大风,船体渗了水,需要别的船拖带回港。风浪中,“锚本”的插扣没能承受住巨大的拉力,中途断开,两艘船发生意外,只是万幸未发生船毁人亡的事故。

    远海作业有风险,但也有喜悦。在20多年的捕鱼岁月里,47岁的王船长有过很多美好的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2010年秋,他的船在南方海域捕鱼。收网时,船员们站在渔网两侧,像拔河一样攥住缆绳。他含着哨子站在船尾,一声哨响,众人开始拉拽。钢缆头套上两侧的转轴,飞快地向船上拉动,很快绿色的渔网已浮出水面,船员们一边收一边叠。大约30分钟,大半渔网露了出来,吊车开始发力,猛地一扯,渔网兜着一团白花花的鱼群摔在甲板上。鲅鱼、扁鲢鱼、蛤蟆鱼、皮匠鱼、黄花鱼、鲳鱼、沙丁鱼等等,还有一条1米多长的海鲈鱼。“这一网就卖了4万多块钱!”王船长笑着说。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事实上,捕捞作业除了劳累,渔民出海还有很大风险。海上行船因为天气恶劣而翻船或人员意外落水的事故时有发生。

    “正因为如此,渔民们对平安有着强烈的期待。”滨海新区汉沽渔业协会负责人介绍说。2011年11月23日,津汉渔04278号渔船由韩方专属经济区作业返航途中遭遇大风天气。上午10点左右,渔船首舱门被巨浪掀开,大量海水涌进船首舱,船首开始下沉,船长立即用对讲机向船队发出求救呼叫,约3分钟后,津汉渔04278号被巨浪打倒发生侧翻沉入大海,船上8名船员全部落水。

    同行船队的辽大花渔15005号距出事海域8海里,船长宋庆华收到呼叫信号后立即开足马力,迅速赶往出事地点,组织实施救助,在阵风10级伴着巨浪的情况下,宋庆华船长不顾个人安危顶风冒险将落水的8名船员全部救上船,经过16小时的艰苦航行,将获救船员安全送达石岛渔港。

    宋庆华船长告诉笔者,当时时间非常紧急,渔船迅速赶往出事地点,当他们赶到时,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当时出事渔船已经沉了,8名船员都泡在海里,靠3块泡沫板才勉强漂浮在海面上,其中6人把着一块大一点的泡沫板,另外两人每人把着一块板子,如果再来晚一点,他们很可能会发生不测。”他说,泡沫板就像保温箱那样的材质,这3块板成了8个人的救命稻草。

    “全国沿海省市都有远海作业的船只,一方有难,大家都会伸出援手。”汉沽渔业协会负责人介绍说,对于辽大花渔15005号宋庆华船长等人的见义勇为行为,滨海新区汉沽渔业协会还专门向辽宁省渔港监督局发出感谢信,对“辽大花渔15005”号渔船全体船员临危不惧、无畏无私、乐于助人的高尚行为表示感谢。

    刘长海

    责任编辑:王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要去更远的海,老船长的轶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