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马桶风波

马桶风波

发布时间:2019-10-16 07:42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46)

      叶老太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儿子八岁时,男人出车祸死了,她硬是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
      儿子大龙还不到二十岁就外出务工,一干就是五、六年。有一天,大龙把在外面谈的叫晓敏的女朋友带回家来,这可把叶老太喜得合不拢嘴,可人家晓敏却皱着眉头说:“就这房子呀!大龙,我们以后做普通朋友吧。”
      这回又把叶老太急坏了,她连三赶四地拿出大龙他爹的死亡赔偿金,紧急处理掉自己的三间小破屋,加上自己所有的积蓄,在县城买了一套八十多平米、两卧一厅、一厨一卫的楼房,为大龙举办了婚礼。
      这段时期是叶老太感到最幸福的时期。儿子结婚一年多,她就有了孙子,孙子叫小龙。自打小龙一露头儿,叶老太就有活干了。她成天抱着小龙摇啊摇啊,唱着她小时候从母亲那里听来的儿歌;随着小龙一天天长大,叶老太的担子就更重了,小龙上幼儿园她要接送,上小学她也要接送。小龙初中没上完就不愿上了,到外面打工去了。
      叶老太刚刚轻松几年,新的问题又来了:孙子马上要结婚,想用她的卧室做婚房。
      “妈,你还是回老家住吧。”前不久大龙对母亲说:“你不是经常说水往下流吗?总不能说眼看着孙子没婚房结婚就不心疼是吧?”
      “回老家住?没房子啊,住哪儿呢?”叶老太象是在回答儿子的话,又象是自言自语。
      “要不先在亲戚家住几天,等小龙结完婚再想办法。”大龙说完就走了。
      叶老太感到,前些年自己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后来是一月不如一月,最近是一天不如一天。
      亲戚?哪家亲戚呢?哪个亲戚愿意接受一个歪歪倒儿倒儿的老太婆呢?
    澳门新葡亰 76500,  “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婚房。”叶老太正坐在床上拿亲戚排队看有没有适合自己住的人家时,小龙带个女孩到她的卧室对女孩说:“衣柜放那里,电视机放这里。”小龙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就拉着女孩的手离开了。
      “哎,那个老太婆是谁呀?”刚出房门,女孩小声问。
      “哦,你问她呀,她是我们家的亲戚,明天就走。”小龙的声音并不小。
      叶老太的耳朵不算背,俩孩子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亲戚?奶奶怎么算亲戚呢?她又想:兴许时代变了,自己跟不上趟儿,奶奶就该算亲戚吧。
      “怎么还没走啊!”第二天上午,晓敏带着自己的妹妹来布置新房,一进门就对叶老太大声嚷道:“快走快走!我要打扫卫生!”说完就和妹妹一起往窗户上贴大红喜字。
      叶老太的包早就打好了,她背起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住了20多年的卧室。
      虽然已经是腊月了,但没有下雪。天灰朦朦的,没有太阳,风不大却冷飕飕的。叶老太盲目地慢慢地往前走去……

    澳门新葡亰 76500 1

    "妈,我跟您说,你要再这样处理问题我可要报警了”。

    说完这句话,晓敏生气地挂了电话。

    什么事呀,这叫?手里握着手机,晓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想起这事心头就犯堵。

    01

    昨天周六,早晨晓敏起床后去小解,冲水的时候发现马桶堵了。不应该啊,晓敏嘀咕着,喊来老公大东看看怎么回事。

    大东用搋子搋,用铁丝掏,折腾了好一会都不管用。公婆正在起床,一会都得用马桶,叫通下水道的工人也得等上一阵子,大东决定自己把马桶挪一挪。

    大东忙着捣鼓马桶,婆婆起床后在一旁帮忙。晓敏洗刷完去给孩子穿衣服。

    有那么一瞬,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马桶被堵可能跟小姑子有关。

    晓敏的小姑子在医院上班,今天上白班,她一大早就走了。马桶昨晚还好好的,早晨在晓敏之前,只有小姑子用过马桶。

    难道是她扔不该扔的东西了?这个想法在晓敏的脑子里一闪而过,被迅速忽略了。

    捣鼓半天,马桶终于通了。

    晓敏随口问大东,什么堵的?

    大东说,一团纸。

    晓敏就不再问了。

    公公做好了饭,吃饭时,晓敏看婆婆脸色不太好,心想不知哪个儿女又惹她了。

    不管他,反正婆婆经常这样。

    自从嫁给大东,晓敏就一直跟大东的姐妹住在一起,人多事杂,摩擦时有发生,婆婆是个好寻思事儿的人,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拉下脸来。刚开始晓敏还关切地问问,后来太经常了,晓敏便不再问了,再说,这么多人住一起,晓敏还一肚子委屈呢。

    晓敏和大东还没结婚,大姑姐就住在她们新房里,他们结婚后,大姑姐曾表示要搬去公司宿舍,可是婆婆揽护着,不让闺女出去。后来大姑姐买了房,房子还没下来,小姑子毕业又住了过来,那时晓敏刚生完儿子不久,公公婆婆住过来帮着照看孩子,于是,不到90平的房子里挤了大小7口人。

    如果都是通情达理之人倒还罢了,偏偏这两个姑子是最不让人省心的,大姑姐老公在外地,两人三天两头闹别扭,战火时常在家里蔓延,婆婆为此愁眉不展;小姑子倒是没有老公,更叫人发愁,好好地不找对象,整天跟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因为这,她跟父母关系也僵得很,一言不合就开骂……家里一年到头看不见个笑脸。

    刚结婚那会,晓敏对家里乌烟瘴气的环境很不适应,曾经流露出让大姑姐出去住的意思,不想公婆对她和老公大发脾气,说他们容不下亲姐妹,并放出狠话,如果晓敏和大东敢私下跟她女儿说搬走的事,别怪老两口对他们不客气。

    虽然不知道“不客气”到底是怎样,但晓敏不想跟老人闹得太僵,一来大东会很为难,二来孩子还需要老人照看。

    于是,几年就这么将就下来了。

    02

    吃过早饭,公公和婆婆回老家了。

    晓敏想起婆婆的脸色,忍不住问大东,咱妈又怎么了?

    你知道是什么堵的马桶么?大东顾自问晓敏。

    不知道……啥?大东深沉的样子一下子勾起了晓敏的好奇心。

    是……试条。大东不愿多说。

    你说测孕试纸?晓敏很惊讶。

    大东点点头。

    哦,晓敏脑子飞快地运转,迅速理清了思路。

    周五下午大姑姐去外地找她老公了,没在家住……婆婆年纪大了不可能用……不是晓敏自己,那能是谁?家里四个女人排除仨,是小姑子无疑了!

    怪不得咱妈脸色不好。晓敏说。

    澳门新葡亰 76500 2

    03

    中午,小姑子下班回家。刚放下包,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边脱外套边喊了声,妈。

    然后一阵沉默,突然,她提高了声音,生气地说,不是我用的……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接着气愤地挂了电话,进她卧室,卧室的门砰得一声被甩上。

    她跟老公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她已经习惯了。

    几分钟后,小姑子猛地拉开门,拿起衣服和包,满脸怒容地走了,身后是防盗门咣得一声。

    估计是婆婆问她了……晓敏想。

    晓敏太了解小姑子了,十句话没半句是实话。

    就拿上次来说,有天晚上她十点多回来,婆婆知道她三点下班,问她去哪里了。小姑子立刻可怜兮兮地对她妈说,她刚才出车祸差点回不来。婆婆立刻问咋回事,小姑子说她回来时为了躲一个三轮车,轧到马路边一块石头,连人带车都摔了,脚也肿了。婆婆看她脚上,果然左脚踝包上了纱布。婆婆嗔怪她怎么不告诉她,小姑子一副懂事乖巧的样子说,跟你说了怕你担心,我自己去我们科里包包就行了。

    婆婆很满意女儿的表现,催着她赶快去休息了。

    当时晓敏心里就犯嘀咕,小姑子能这么懂事?平时气得公婆寻死觅活,这会却懂事地像换了一个人。

    后来,大东告诉晓敏,他私下问过妹妹,哪有摔倒一说,是她跟一个男生出去玩,不想告诉爸妈才想出来这么一个理由。

    啧啧,晓敏从那时才知道,小姑子说假话都不带打草稿的。

    04

    下午5点左右,公婆回来了,晓敏和大东正在客厅陪儿子玩积木。

    进家门,婆婆先去小姑子卧室看了一眼,然后问:三儿没回来?婆婆一直这么叫她小女儿。

    中午回来了一趟,后来又走了。大东说。

    哦。婆婆应了一声,去卧室换衣服。

    一会,婆婆出来,端着杯水坐到沙发上,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

    婆婆每次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总是端杯水提前酝酿一下情绪,仿佛接下来她要跟外国来宾商议国家大是,必须斟酌一番似的。晓敏知道一会要说小姑子的事儿。她不想参与,于是领着儿子去卧室玩,门敞开着。

    看晓敏走了,婆婆缓缓开口:

    我问三儿了,她说不是她。

    大东没说话。

    停顿了下,婆婆接着说:

    她说不是就不是吧,一个大姑娘家,也不该用那东西。

    见儿子还是没反应,婆婆有点不自在了,挪了挪屁股,说:

    等她晚上回来我再问问,你们就当不知道这事。

    这才是重点,晓敏想,尽管婆婆明知是小姑子,她还是要维护她的颜面。

    大东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婆婆站起身到卧室去了。

    澳门新葡亰 76500 3

    05

    晚饭后,小姑子回来,进门直奔卧室,跟往常一样,谁都没搭理。

    大东使个眼色,晓敏立刻会意,带着儿子出去。

    在广场玩了一个多小时,晓敏估摸着家里的问话应该结束了,带着儿子往回走。

    进了家门,家里一片安静。

    公婆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小姑子卧室门紧紧闭着,大东坐在茶几旁,无聊地摆弄着儿子玩过的纸牌。

    见晓敏回来,公婆站起来,一个去卧室,一个去阳台洗衣服。儿子缠着大东陪他玩,大东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儿子互动。

    晓敏去烧水准备给儿子洗脚。

    等公婆都进了卧室,关上房门,晓敏一家三口洗漱完毕,也进了卧室,关上门。

    每次关上房门,晓敏的心才能放松下来,在这栋房子里,晓敏很少有家的感觉,相比大东的姐妹,晓敏更像暂住在这里的房客。

    起初,晓敏还当自己是这个家的主人,下班回来扫地拖地,慢慢地,晓敏发现大姑姐小姑子除了自己吃饭上厕所,家里一应大小事务像跟她们没关系似的。

    下班了,俩姑奶奶洗手吃饭,吃完饭筷子一撂,抹抹嘴抬抬屁股各自去休息。公公婆婆有午睡的习惯,吃过饭往卧室一走,啥也不管。晓敏看孩子,大东刷碗。这是常态。

    只有在卧室里,晓敏感觉这是自己的地盘。

    06

    晓敏和大东一边看孩子一边说话。

    咋说的?晓敏先开口。

    大东头也不抬,说:

    她又哭又叫的,坚决不承认。

    晓敏又问公婆咋说的,大东说:

    咱爸气得不轻,咱妈没说啥。告诉她是她也没事,只要没怀孕就行……

    晓敏撇了撇嘴,老太太还真开明。

    她死活不承认,唉……大东叹息一声。

    晓敏没说话,脑子又飞快地转起来,小姑子本身就是学医的,她知道自己只要没怀孕,不承认家人也拿她没办法。

    07

    周日一早,晓敏一家三口去逛超市,中午在外吃的。晓敏不想回家,进了家门就感觉气氛压人。

    下午三点左右,晓敏他们回到家。公婆都在卧室,婆婆半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公公坐在床沿上,背对着门口。

    晓敏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婆婆看他们回来,欠了欠身,喊大东进去。

    晓敏陪儿子去看电视。

    卧室的声音传来:

    让三儿气死我们了……婆婆喘口气,接着说:

    这不是,上午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她,做了B超,有了……

    公公一言不发,脸色阴郁得能拧出水来。

    我跟你爸气得连饭都没吃。

    大东站着不说话,等老太太吩咐。

    我问她了,她和那个男的一说怀孕的事,人家告诉她没考虑结婚的事……他俩闹掰了……三儿说不要这个孩子……她发的毒誓,说要再跟那个男的有瓜葛就出门让车撞死……

    晓敏一听发誓两个字苦笑了一下,多少次了……

    “我们回老家待两天……你说她干出这种事,我这脸都没地方搁……”公公开口说。

    公公是个要面子的人,遇到这种事得郁闷一阵子。

    大东劝了他爹娘几句,晓敏看公婆开始收拾衣物,准备回家。

    澳门新葡亰 76500 4

    08

    晚上,大东一个朋友喊他出去吃饭,他回来时告诉晓敏:

    咱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

    顿了几秒,晓敏狐疑地看着他,大东继续说:

    咱妈说如果三儿晚上回来,她觉得不好意思,冲咱摔打啥的,咱让着她点,别跟她一般见识。

    哦。晓敏嗯一声。

    虽然很反感,但她很熟悉这一家人,人家做了错事会羞愧,小姑子相反,越做错越会理直气壮,用更加错误的方式掩盖内心的羞耻,而公婆,尤其是婆婆,永远袒护着闺女,一点原则没有。

    大东清了清嗓子,又说道:

    咱妈还说……让你跟三儿说是你用的……试条……免得她……

    啥?晓敏以为自己没听清。

    什么意思?让我说自己用的,让你妹妹别那么难堪?晓敏一下子火了。

    老太太是不是糊涂了?她又惊又气。

    事情都明摆着了,还要在最后一刻让晓敏去背黑锅。

    我不干!

    晓敏说完,拿起电话,愤愤给婆婆打电话……

    她想,是时候让老太太知道自己的底线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马桶风波

    关键词:

上一篇:倾城别传

下一篇:倾城别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