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一把手的心思,在线阅读

一把手的心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7 07:43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86)

    文玟是同郑治业一起下飞机的,她本想先找个地方好好泡个澡,然后,再寻个好去处安顿一下,赶紧补一觉。不想车刚开到金水路上,郑治业的手机便响个不停。等挂了电话,郑治业扭头对她说:"今天放你的单飞,省得你再嫌我烦。""不会吧——"她皱着鼻子,拉长语调,带着几分撒娇的样子扯着郑治业的袖子,"直觉告诉我,这是你老泰山打来的。要不,你接电话时怎么一个劲儿地说好呢。"这个女人,真是聪明!不过,老泰山喝令,不敢不从。他随手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沓百元钞票:"好啦,宝贝,我先去忙正事。咱们晚上见,你先去安排一下。听话!"文玟接过钱,娇嗔道:"去死吧你,哼!"车缓缓靠边停住,文玟撅着小嘴拎包下了车,全然不顾郑治业嬉皮笑脸的模样,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然后,头也不回地扭搭着身子往前走。郑治业在她身后按了几下喇叭,她佯装不理。过了一会儿,她慢慢停住脚步轻轻侧过头,发现郑治业的车早已绝尘而去。哼!这就是男人。 抬手招呼了一辆出租,文玟找了个环境优雅、设施一流的豪华洗浴中心泡澡。干蒸、湿蒸、搓盐浴……等躺在飘满玫瑰的奶色浴液里时,她的心思才算安稳下来。 这一个月的欧洲之行,真是又累又刺激。本来,她和郑治业以及鹿荣集团的董事长郑顺昌一行六人到欧洲是去购买丹麦种猪的。而且,这条线还是她在外贸部工作的朋友牵的,靠着铁哥们的鼎力相助,他们只用了一周时间便谈妥了合作的事情。不过,好容易出趟国,不能白白地跑一回路,怎么也得四处转转不是?当她提议大伙分头到欧洲各国转转时,做东的郑顺昌老板欣然同意。 郑顺昌心里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如果自己当县长的侄子能和这位"通天女侠"加深交情,把友谊再往深处延伸一下,那以后自己办点什么事情,不就更顺畅了吗?于是,他大方地塞给郑治业五万欧元,让他务必陪同好文玟。 郑治业拿到钱后,就和文玟单独行动了。风光旖旎的异国情调,加上那种孤男寡女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一直以来对文玟只有贼心没有贼胆的郑治业终于抓住了机会,大施献媚技巧,时不常搞点小情调弄点小浪漫,哄得红颜一笑。反正,半推半就的,两人就交情到床上去了。也因了这份偷欢的刺激,两个人的感情急剧升温,不过,天上人间的神仙日子没逍遥几天,就不得不回国了。 文玟泡完舒服的花瓣养生美颜浴,又点了个昂贵得让人咂舌的特色按摩。反正有人埋单,何乐而不为呢?一想到郑治业把她一人丢在路边,气就不打一处来,男人不能只是索取,金钱上的付出多少能平复女人情感上的失落。 趁着按摩的空儿,她给郑治业打了个电话,让郑治业安排个车一小时后来接她。然后,她舒服地躺下,由着按摩女捏腰捶背。 夜幕中的省会未来大道,车水马龙,流光溢彩。在未来大道北段一家叫"云水涧"的茶馆的日式房间里,新任沙颖地委书记周治平正端着热腾腾的毛尖,眺望着窗外生闷气。按说由专员升任为书记,他该高兴才是,但这会儿他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下午四点半,省委的谈话,是由省长和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来和他沟通的。而同新任专员管冠南谈话的,竟是省委的一把手!谈完话后,这个一把手竟然还请管冠南吃了饭!他心里清楚,一顿酒席无所谓,关键是待遇不同。你一把手单独交代工作,可以,安排吃饭也应邀请我呀。这事儿虽不大,可是,改日传到沙颖,不知会有多少个版本呢!以后这工作怎么开展? 他隔着茶室的落地窗,隔着璀璨的夜景,望着人声鼎沸的未来大厦,一种无奈和失落感渐渐席卷包围了这位异乡客。热闹中的寂寞是最大的寂寞,人群中的孤独是最深的孤独。 四年前,在东北某市任市长的他正踌躇满志地奔波在白山黑水间,规划实施着发展蓝图时,被中组部一纸调令交流到平原。在沙颖这块古老陌生的土地上,白天前呼后拥,热闹非凡,可每当日暮星稀,尤其是在举目无亲的夜晚,他感到一切都显得陌生,似乎自己就是那水中的飘萍,沟通上、生活上的孤独,促使他炽热的内心时常期盼着语言的交流甚至是野性的呼唤。按捺不住寂寞的他,也有几次差点没把握住自己,险些失身。不过,为了仕途,为了前程,他还是忍了。文玟——这个小妖精,每次都把他弄得火烧火燎的,怕见她又总忍不住想见她。下午给文玟拨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本来烦躁的他更焦躁不安了。 他在东北本有家室,当初他娶回家的那可是哈工大的校花啊。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宝贝儿子后,为了照顾家庭,放弃了本来非常好的工作机会,到省妇联找了份闲差,相夫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前年,黑龙江发大水,一时没有看管好的儿子约几个同学去看百年不遇的洪水,结果失足溺水而亡。这可是他们家的独苗啊,已到知天命年纪的妻子竟因为此事,精神失常了。周治平壮年失子而后嗣无望,当然也是悲痛至极,但是,看到妻子已然在生活打击下跌倒,他无论如何都得撑住啊。 最近,他把妻子接到沙颖这边来了,一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妻子,同时,也为了能时时提醒自己,掐断罪恶的念头,千万别在生活作风问题上栽跟头。不过,尽管对妻子悉心照料,她的病还是时好时坏,前一阵又加重了,在家里砸东摔西。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把她暂时送到省城的安定医院,让妻子接受一下正规治疗。看着妻子穿上白色住院服,和一些同样精神上有问题的患者在那里静静地坐着,时而莫名其妙地又说又笑,他心里像被刀绞一样难受。可是,人生无常,有什么办法呢,人生无常啊! 今天下午,省委找他谈过话后,他本打算去看一下尚在医院治疗中的妻子,但省委的召见形式又使他改变了主意。此刻,他心乱如麻,想一个人清静一下。而且,他知道文玟已从欧洲回到省会了,如果能把她约出来茶聊,无论对此刻的心境还是对以后开展工作都会不错。毕竟,这个和他有几分交情的女人正是管冠南的小姨子,也好趁机打听一下管专员的动向。 周治平打电话时,文玟正收拾从国外带回的物品呢,整整两大箱时装,还有各式各样淘来的宝贝。她嘴里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拎起这件扯过那件在身上比试。穿衣镜里,尽是她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表情。 她把手机放在振动上,当发现有周治平的来电后,连忙给他回了过去。周治平告诉她:"我在老地方等你。"文玟一听,赶紧换上在巴黎刚买的裘皮大衣,并精细地描画了一下自己的眉眼,确定风情万种呼之欲出的时候,又连忙从箱子里取出那幅齐白石的《不肯伤廉图》,匆匆赶往"云水涧"。 "云水涧"的暖气烧得很热,使文玟显得更加容光焕发。周治平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文玟,这女人,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间都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而且,紧身薄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充满青春朝气的惹火身材。再加上她此刻的娇媚神态,真是让人忍不住往歪里想。 周治平从文玟身上把目光收回来,低着头一边摆弄茶水,一边轻声感叹:"还是洋水滋人哪,你今天真是魅力四射,光彩照人。"文玟没有听清,忙问:"什么?"周治平故意笑而不语,半仰着头眯着眼睛笑她。文玟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攥起小拳头一通捶打:"你啥时嘴里能吐出象牙?" 一番说闹过后,文玟展开了带来的画卷:"这可是我托人从北京买来的,你看看怎么样?"周治平凑过身去,低头辨认着题款:"宰相归田,囊中无钱,宁肯为盗,不肯伤廉",想来应该是真迹,忙打哈哈说:"不错。这东西值钱啊!你这是花多少银子淘换来的?""钱?为什么非要有钱才能淘换来。这是我用脸换来的!"文玟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治平,等待他的回复。 "哈哈,那就先谢谢你文大小姐喽。"周治平收起画卷,笑着招呼文玟坐好。两人一边品茶,一边东拉西扯了一通她去欧洲的事情。看文玟谈兴正浓,周治平话锋一转,貌似无意地说道:"管冠南要去沙颖做专员了……哦,对了,这个人是你姐夫吧?"文玟一愣,脸上的笑顿时僵在了那里。这话题转得也太快了吧,怎么一下子就转到了姐夫身上?看文玟惊讶,周治平忙解释道:"今天下午我去省里开会,也是刚刚知道的。而且,听说此人正巧还跟你沾亲。能谈谈他吗?我挺想了解一下管冠南的。"文玟一听这话,立马高兴起来,周治平是书记,管冠南是专员,这么说来,以后她就可以在沙颖通吃喽:"太棒啦!" 周治平看她一时间喜形于色,满是期待的眼神,鼓励她赶快说下去。"我姐夫啊,思想上有点天马行空,不受羁绊和约束,但是呢,敢说敢干敢负责,喜欢创新,没有权威意识。原先在宛丘、管城可都是干出过辉煌业绩的!"周治平说:"这些我都知道,不过,听说他不太好相处……不知道传言真不真啊?"文玟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眼睛一翻:"我姐夫这人挺好的,从来没有歪心眼。别听外面那些人胡诌。" 周治平摇着头哈哈笑道:"看看,真是一家人一家亲不是,这还没说什么呢,立马袒护上了。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其实,管冠南同志到沙颖去工作,我是非常支持非常欢迎的。以后,也请你多费心,沟通一下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啊!拜托你啦。" "好说好说,在下一定谨遵周老板的吩咐,做好你和姐夫沟通的纽带和桥梁,哈哈。"看文玟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周治平悬着的心多少放下了些。 之后,他们又天南海北地神聊了起来。眼见快十一点了,周治平觉得时候不早了,该去看看妻子了,便和文玟告辞,先走了一步。 等周治平的身影一消失,文玟立马打电话给姐姐文珺,求证姐夫升迁的事。文珺埋怨她:"你这个当小姨的,连外甥女的生日都忘了,倒惦记着姐夫的升迁!冠南回来得晚,现在家里客人刚走,我不清楚这事,你同你姐夫说吧。"管冠南接过电话,借着酒意含糊地说:"只是有这个意向,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呢,你这都从哪儿听来的啊,别没事瞎传谣言。"文玟一听,急了,忙说:"姐夫,你啥时学会黏糊了?这是你施展才华的最后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倘若按你的能力,俺觉得当省长也绰绰有余的……"管冠南对小姨子的热切有点不耐烦,又不好发作,便打断她说:"我困了,以后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文玟听到一阵忙音传来,无奈地放下电话,心里骂了句:"犟驴!"

    张明宽一上班就赶到管冠南的办公室。 "听说市委组织部这一段共考核了近三百名干部,拟任二百来人呢,这事儿是你安排的?" "没有啊,现在各单位的领导干部指数都超编呢,我正千方百计地想调整裁员呢,你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啊?" 张明宽拧紧眉头说:"我知道了,又是周治平的道道!这个周治平也真是,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事先也不与你沟通,简直是目中无人!" 管冠南一愣,知道这事儿并非空穴来风,沉思了一下闷声说:"不沟通说明人家暂时不愿拿到桌面上,他总不至于不开书记办公会、地委会吧。" 张明宽看管冠南一副不紧不慢的神情,心想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赶紧提醒他说:"这件事你要顶住。你刚来,对干部不了解,别让他们通过这次调整都安成自己的人。另外,周治平这一段在北京也不知搞什么名堂呢。你可以借机向省委汇报一下工作,顺便打探一下周治平的动静。" 管冠南想想有道理,就叮嘱张明宽以后多长眼睛,多留心看下面还有什么动静,随时跟他沟通情况。随后,他联系了省里的几个朋友,先是侧面打听了一下省里对他这段时间工作的评价,得知头儿们都比较满意时,他才放心地要通了省委书记的电话。 近半小时的通话结束后,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来,省委对他的工作是高度肯定的,这比什么都重要,这样就可以放开手脚干事情了。不过,省委书记还告诉他,省委打算让周治平在沙颖党代会后,到中央党校学习进修一年。看来,周治平这趟跑北京有成果啊!哼,人家去学习讨清闲咱不羡慕,这不正好让我施展开拳脚大干一场吗!想到这儿,管冠南心里反倒淡定了好多。另外,省里已经决定这次换届把张明宽调到政协主席的位置上,解决他的正厅待遇,一会儿得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管冠南刚想给张明宽打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范有志捧着一摞文件推门进来了:"管专员,各县的清欠进度都整理出来了,共收回了二十八点七亿。"管冠南一听,心中大喜:"好!明天上午开庆功会,你好好准备一下。表彰会后再鼓把劲,完成省里的要求没有问题。" 范有志嘿嘿地笑着说:"有国的借款这次帮了很大的忙啊,先期的偿付款基本上都是这点钱应的急。" 管冠南望着范有志低眉顺眼的样子,心想这个人确实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啊,而且,自打上任以来,范有志的协助工作做得都挺不错的,于是招呼范有志坐下,问:"这次换届调整,你有什么想法呢?" "呃?"范有志脑子飞速地旋转开来,"您看着安排吧。反正,人大、政协什么的都行。" "人大和政协位置的确不错,但是工作任务少,很难做出成绩啊。你还年轻,而且,我觉得你未来的潜力还很大,进步空间也大。"管冠南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范有志滴溜儿乱转的眼睛,"地区职业技术学院是副地级单位,而且,是个干实事的地方,这几年省里非常重视职业技术院校的发展建设,我的想法是你不妨到那里去试一试。不过,这个情况你先考虑一下,过两天再回复我也行。" 范有志心里暗叹一声,进人大和政协的愿望看来是彻底打水漂了,这几天自己忙前跑后地伺候这位专员,看来走后门的希望彻底"歇菜"了。跟着这么一位一心想干实事、大事的领导,自己不上前线看来是不行了。 范有志心中虽然百转千回,但脸上依然挂着笑,点头说:"谢谢专员。" 周治平到中央党校学习的事已经确定下来了,关键问题是在学习之前有撤地建市的会议要开,而且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即便是到党校后,他也是在职市委书记,一旦工作上出现问题,他作为一把手肯定要首当其冲地负责任。即便不会处理他,但对于将来的升迁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这段时间,管冠南工作上大张旗鼓,但有些做法实在是旁门左道,一个行署专员,无论如何都不能给上访对象抬棺材呀。还有什么不喜欢"万亩工程"这类的话,这些表态都非常不负责任,"专业村"也好,形象工程也好,这些都是党和政府在农村的一些政治举措。昨天,汪金生电话里还说,管冠南对调整干部有异议,这就更不应该了。正确路线确定之后,干部是决定因素,换届前不调整怎么行!想到这儿,他有些愤愤然,这么多天来,管冠南只打过一个电话。如果将来自己到党校去学习,估计他甚至会一个电话也不打、什么也不沟通就擅作主张。想到这里,他决计要离京回沙颖一趟,把事情安排清楚,自己才能安心去学习。另外,他准备抽时间去拜见一下文冶春老部长,谈谈工作,也侧面说说管冠南,让文老部长给管冠南带些自己不便说的话。 张晓东从省里打探到,这次撤地建市中没有提拔自己的份儿,也听说开完党代会后,周治平要到中央党校去学习。他半信半疑,散会后在行署办公室等候管冠南,想验证一下消息的准确性。 过了半小时,管冠南从外面匆匆赶回来,一看到张晓东,他有些吃惊:"什么事儿?" "听说周书记党代会后到中央党校去学习?"张晓东小心翼翼地望着管冠南的脸色问道。 "是!" "这次调整,我没动?"张晓东仰着脸,手做了个向上提的动作。 "新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人员已经定下来了,人大、政协没有最后定。你的年龄有优势,在龙湖再干两年吧。撤地建市后,龙湖和现在的沙颖小市将成为两个区,沙颖的区委书记由现在的市委常委兼任,龙湖的区委书记你先干着,争取到年底推荐你进市委常委。" 张晓东一听,原来传闻非虚,心里立刻不忿了,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了。他吞吞吐吐地,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 管冠南看在眼里,有些生气:"什么事?有事就说!" "我可是听说了,龙湖的区委书记准备让曲颖当呢?"张晓东说。 "曲颖?谁说的?" "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组织部好像已经拿了意见,单等周书记回来拍板呢。" 管冠南警觉起来,思考了片刻后说:"别道听途说,好好干你的工作,有我呢。那个曲颖是怎么回事?" 张晓东想,这次升迁让周治平折腾得彻底没戏了,还不如趁机另站队呢。眼前这个专员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但看上去还是能够倚靠的。他心一横,跟管冠南兜底道:"这个曲颖可是咱们沙颖的名人啊,从沙颖宾馆的服务员干起,领班、大堂经理、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市政府接待办主任、市委副秘书长兼总经理,两年一个台阶,愣是一步都没落下。她是杨庭凯的妻侄女,据说与周书记还上过床呢。" 管冠南忙打断他:"后边的话你别胡说,不是闹着玩的。" 张晓东一脸严肃地说:"管专员,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您在工作上的种种举措都让人很敬佩、折服,但大家还眯着一只眼在看,人们说,搞政治你不是周治平的对手。这次干部调整都是周治平和汪金生一手操作的,你一定要有自己的观点啊,别让周和汪的算盘打得太如意了。另外,管专员,对文玟,您也要小心。" 管冠南心里大吃一惊,忙说:"为什么?" 张晓东说:"她同周治平走得很近,前阵子在省会,文玟找了两个女记者,她们在黄河的游船上把周治平灌得一塌糊涂,听说周治平还许了文玟很多好处呢。" 管冠南点点头:"我知道了。另外,昨天我接到文珞打来的电话,说已经准备了十个亿的资金,准备上沙颖湾那个项目。先期工作你们抓紧做,他可能一个星期后回来。当然,不能因为文珞是我的亲戚,就把咱们的条件降得太低,违反国家规定,尤其是给农民的补偿、安置问题,无论如何要做好。" 张晓东满口答应:"这个大财神我们请都请不来,咋能叫煮熟的鸭子再飞走,我就是用万能胶也得把他粘着。一旦成功,这在全沙颖就是个亮点啊。" 周治平乘坐的飞机是下午五点到省会机场的。汪金生和曲颖四点半就赶到机场迎接了。一见面,汪金生忙说:"周书记,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们就找不到北啦。"曲颖凑过去,接过周治平的旅行箱,低声问:"家里还好吗?"周治平点点头:"还可以。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病了?"曲颖低着头没说话,但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汪金生知道曲颖不是外人,就在车上把干部考核的情况和部长办公会的意见向周治平作了汇报。周治平对汪金生这么不分场合地办事非常不满意,有司机,有曲颖,他怎么表态,他不愿意在这两人面前表明态度,总得有个距离吧。距离才分得清高尊卑下,距离才能产生等级、产生神秘呢。汪金生见周治平没吭声,就反应过来自己有点太心急了,说话不注意,犯了个场合的忌。他思忖了一下,想打破这种僵局,便说:"周书记,你不知道,这几天,沙颖传了个管专员和文专员的笑话,可有意思了。"周治平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严肃了,便笑笑说:"你讲讲。"汪金生说:"管专员吃饭比较怪,喜欢吃什么臭豆腐、咸毛蛋之类的,文专员喜欢吃面包、喝牛奶。一天早晨吃饭,文专员劝管专员吃面包、喝牛奶,管专员劝文专员吃臭豆腐、咸毛蛋,相持不下,最后文专员吃了管专员的毛蛋,管专员喝了文专员的牛奶。管专员对文专员说,你的奶还真香;文专员对管专员说,你的毛蛋真臭。"车里顿时一阵笑声,周治平也觉得有趣,随着笑了起来。不过,他转脸冲着汪金生说:"他们是亲戚,这种玩笑还是少传得好。" 过了一会儿,汪金生貌似无意地说:"这个管专员真是怪,鹿荣的问题内参登过以后,他去开了个现场办公会,居然安排政研室和体改办弄了一个更为翔实的材料上报,情况写得比内参上还糟。另外,张明宽的女儿张莎现在在联合国工作,他竟然安排张莎去艾滋病村搞什么调查。这下,沙颖的坏名不仅广播国内,还要漂洋过海呢。周书记,这事你说啥也要制止一下才行啊,不然以后咱们沙颖的人出去会抬不起头的。" 周治平的心立刻提了起来,他是一个爱名声如同孔雀爱护羽毛一样的人。他想,无论如何都不能无动于衷了,一个地方的名声是他这位一把手的形象,谁也不能拿这个东西做文章。 提起张明宽,周治平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他临行时安排由张明宽牵头筹备羲皇文化节,听秘书小郭说,他居然连一个会都没有召开过。树形象的事不干,自毁长城倒积极,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他有些后悔,今天省委书记征求自己的意见,问让张明宽担任政协主席,他有意见没有,他没有明确反对。他觉得对老同志应该放一马,不想好心没有好报。考虑到管冠南与张明宽的老关系,他觉得那个文化节的事怕是指望不上张明宽了。周治平想到这儿,立马对汪金生说:"撤地建市以后,新市委的一个重大举措就是要搞一个全国性的大型文化节,树形象,招商引资,让沙颖在全国叫响。我考虑,由我牵头,你主抓,咱们全力以赴把这项工作做好。你的副书记任命最近就要下,但组织部长就不能再兼了。"汪金生一听,感到半喜半忧:喜的是能做副书记,干上两年回省直,弄个正厅级没多大问题;但不兼组织部长他感到遗憾,一个不管组织的副书记,是个有职无权的角色。但他又不能表明态度,便说:"谢谢周书记,我知道你没少操心,你放心,我一定跟着你好好干,尽心尽力把工作做好。"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把手的心思,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全体开首难,好官难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