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3001太空遨游

3001太空遨游

发布时间:2019-11-03 21:57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55)

    他再度醒来,发现护士长和两位护士围在床边。普尔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到可以表达一下自己立场程度。“我到底在哪里,你们一定可以告诉我吧?”三位女士交换一下眼色,显然不知道接着该怎么办。然后护士长很缓慢、很小心发音,回答道:“普尔先生,一切都没有问题,安森教授很快就会到……他会跟你解释。”解释什么啊?普尔有点生气。我虽然听不出来她是哪里人,不过至少她说是英语……安森一定早就上路,因为不久之后门便打开,恰好让普尔瞄到一些好奇人正在偷看他。他开始觉得自己就像是动物园里新来什么动物。安森教授是个短小精悍男人,外貌像是融合几个不同民族重要特征:中国人、波利尼西亚人,再加上北欧人,以一种难以形容方式糅合在一起。他先举起右掌向普尔打招呼,然后,突然想到不对,又跟普尔握握手,谨慎得很奇怪,像是在练习什么不熟悉手势。“普尔先生,真高兴看封你这么健康样子……我们马上会让你起身。”又是一个口音奇怪、说话又慢人。不过那种面对病人自信态度,却是不论何时何,任何年纪医生都一样。“那好。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回答我一些问题……”“当然当然,不过要先等一下。”安森迅速、低声跟护士长说些什么,普尔虽听出几个字,却仍一头雾水。护士长向一位护士点点头,那护士便打开壁柜,拿出一条细细金属带,围在普尔头上。“这是干什么?”他问道。他成那种会让医生烦透啰嗦病人,总是要知道到底自己发生什么事。“读取脑电图啊!”教授、护士长和护士们看起来都一样迷惑。然后安森脸上漾过一丝微笑。“喔,脑……电……图……呀,”他说得很慢,像是从记忆深处挖出这些名词,“你说对,我们只不过想要监看你脑部功能。”普尔悄声嘟嚷,我脑子好得很,只要你们肯让我用。不过,总算有点进展。安森仍是用那奇怪且矫揉造作声音,像在讲外国话般鼓起勇气,说道:‘普尔先生,你当然知道,你在‘发现号’外面工作时,一次严重意外害你残废。”普尔点头表示同意。他讽刺说:“我开始怀疑,一说‘残废’是不是太轻描淡写点?”安森明显松一口气,又一阵微笑漾过他嘴角。“你又说对。你认为发生什么事?”“最好状况是,在我失去意识之后,戴维·鲍曼救我,把我带回船上。戴维怎么样?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时候到再说……最坏情况呢?”弗兰克觉得颈后有阵冷风吹过,心里浮现怀疑逐渐具体化。“我死,不过被带到这里,不管这是什么方,然后你们居然有办法把我救活。谢谢你们……”“完全正确。而且你已经回到球上,或者说,离球很近。”他说“离球很近”是什么意思?这里当然有重力场,所以他也有可能是在自转轨道太空站上。不管,还有更重要事情要想。普尔迅速心算一下,如果戴维把他放进冬眠装置中,再唤醒其他组员,完成到木星机密任务……硅,他可能已经‘死”有五年之久!“今天到底是几月几日?”他尽可能平静问道。教授和护士长交换一下眼色,普尔又觉得有阵冷风吹过。“普尔先生,我一定要告诉你,鲍曼并没有救你。他相信你已经回天乏术,我们也不能怪他。因为他自己也面临生死关头……“所以你飘进太空,经过木星系,往其他恒星方向而去。所幸,你体温远低于冰点,以致没有任何新陈代谢作用。不过你还能被找到也算是个奇迹,你可以说是世上最幸运人,不,应该说,是史上最幸运人!”我是吗?普尔凄楚自问。五年,是哦!说不定已经过一个世纪、说不定还更久。“告诉我吧。”他锲而不舍问。教授和护士长像是在对看不见显示器征询意见。当他们互望一眼,点头表示同意之际,普尔觉得他们都连上医院信息回路,与他头上围绕金属带直接相通。安森教授巧妙把自己角色转换成关系良久家庭医生,说道:“弗兰克,这对你来说会极度震撼,不过你能够承受,而且你愈早知道愈好。“我们刚迈入第四个千禧年。相信我,你离开球几乎已经是1000年前事。”“我相信你。”普尔很冷静回答。然后,让他非常无奈事发生:整个房间天旋转起来,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不是在洁白医院病房里,而是换一间奢华套房,墙壁上还有吸引人且不断变换图像。有些是著名熟悉画作,其他则是一些可能取材自他那个时代风景画。没有奇怪或令人不愉快东西,但他猜想,那样东西以后才会出现。他目前待环境显然经过精心设计。他不确定附近是否有类似电视屏幕东西。(不知第三千禧年有几个频道?)床边却看不到任何控制钮。他就像突然遇见文明野蛮人,在这个新世界里,有太多东西要学。不过首先,他一定要恢复体力,还要学习语言。录音设备早在普尔出生前一个多世纪便已发明,饶是如此,也没能阻止文法以及发音重大转变。现在多成千个新词汇,大部分都是科技名词,不过他经常可以取巧猜到意思。但是让他最有挫折感,还是在这1000年来累积无数人名,美名也好、臭名也罢,反正对他来讲统统没意义。直到他建立起自己数据库之前几个星期,他与旁人谈话,总是会不时被人物简介给打断。随着普尔体力恢复,拜访他人也愈来愈多,但总是在安森教授慎重监督下进行。这些访客包括医学专家、不同领域学者,以及普尔最感兴趣宇宙飞船指挥官。他能够告诉医生和历史学家事情,大多可以在人类庞大数据库里找到,不过他通常可以让他们对他那个时代事件,找到研究快捷方式和新见解。他们都很尊重他,在他试着回答问题时,也都很有耐心听他说;但是,他们似乎不太愿意回答他问题。普尔开始觉得自己有点被保护过度,大概是怕他有文化冲突吧。而他也半认真想着,该怎样逃出自己套房。有几次他自己一个人留在房里,不出所料,他发现门被锁上。然后,英迪拉·华勒斯博士到来改变一切。撇开名字不提,她外形特征似乎是日本人。好几次,普尔运用一点点想像力,便觉得她其实比较像练达日本艺伎。对一位声名卓著历史学家来说,这似乎不是个很恰当形象,何况她还在有真正常春藤大学里开设虚拟讲座。在所有拜访普尔人里,她是头一个可以把普尔所使用英文说得很流利,所以普尔很高兴认识她。“普尔先生,”她用一种非常有条不紊声音开始:“我被指定做你正式监护人,姑且说是导师吧。我专业是历史,且专攻你们时代。论文题目是‘2000至2050年代间国家瓦解’。相信在很多方面,我们都能彼此协助。”“我也相信。不过我希望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弄出去。这样我才能见识一下你们世界。”“这正是我们打算做事。不过要先给你一个‘身份’。不然话,你就……你们是怎么说?不是个人。几乎哪里都去不成,什么事也办不;没有任何输入装置能判读你存在。”“我就知道。”普尔苦笑:“我们那时候就有点像这样,很多人都不喜欢。”“现在也是啊。不喜欢人都躲得远远,住在荒野里。现在球上这样人比你们那个时代还多!不过他们都会随身携带通信包,以便碰到麻烦时可以赶快求救;通常要不五天,他们就会求救。”“真遗憾,人类显然退化。”他小心翼翼试探她,想找出她容忍度,勾勒出她个性。显然他们俩会有很长时间在一块儿,而且他在许多方面都得依赖她。不过他还是不确定自己到底会不会喜欢她。说不定她只是把他当成博物馆里引人入胜展示品罢。出乎普尔意料之外,她居然同意普尔批评。“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许是真。我们体能可能变得比较差,但比起以前人类,我们健康多,而且也调适得相当不错。所谓‘高贵野蛮人’,一直是个传说。”她走到门前眼睛高度一个小小四方形面板前,那面板大小如同早期印刷时代中无限泛滥杂志。普尔注意到,好像每个房间里都至少会有一个,通常总是空白,偶尔上面会有几行缓缓移动文句。就算其中有些字他认识,对他来说也完全没意义。有一次他房里一块面板发出紧急哗哗声,他认定:不管是什么问题,反正会有人解决,所以就置之不理。幸而这个噪音结束得和开始时一样突兀。华勒斯博士把手掌放在面板上几秒钟。然后她望着普尔,微笑说道:“过来看看。”突然出现刻文这回可有意义,他慢慢念出:英迪拉·华勒斯女/2970.03.11/31.885/牛津.历史“我想是说:女性,2970年3月11日生,在牛津大学历史系任教,我猜31.885是个人识别码,对吗?”“好极,普尔先生。我看过你们电子邮件址和信用卡号码,一串乱七八糟、讨厌字母加数字,根本没人记得住!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生日,顶多只会跟其他99999个人相同。所以,一个五位数字就很够……就算忘记,也没什么关系。如你所见,那是你身体一部分呢。”“植入式吗?”“出生就植入毫微芯片。一手一个,以备万一,植入时候根本就没感觉。不过你倒给我们一个小小难题。”“什么问题?”“你会碰到那些读取装置都太笨,没办法相信你生日。所以,如果你同意话,我们会把你生日加上1000年。”“所请照准。其他部分呢?”“随你便。可以留白,或者写现在兴趣和所在。不然拿来当公布栏,开放式或者只给特定友人看都行。”有些事情,即使是经过许多世纪也不会改变,普尔很确定。那些所谓“特定”友人中,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非常私密。他在想,在这个时代,不知还有没有自律式或强制式监督,他们在改善人类道上努力,是否比自己时代有成效。等他和华勒斯博士比较熟稔时候,一定要问问她。

    “恐怕你得作个痛苦决定。”安森教授说,但他脸上那抹笑意冲淡话中夸张严重性。“教授,我受得,您就直说吧!”“在你可以戴上自己‘脑帽’前,得要把头发剃光。你有两个选择:根据你头发生长速度,至少每个月要剃一次头发,不然你也可以弄个永久。”“怎么弄?”“镭射头皮手术,从发根把毛囊杀死。”“嗯……可以恢复吗?”“当然可以,不过过程既繁琐又痛苦,要好几周才会完全康复。”“那我作决定前,要先看看喜不喜欢自己光头样子。我可忘不发生在参孙身上事。”“谁?”“古书里面人物。他女朋友趁他睡着时,把他头发剪掉。等他睡醒,力气全都没。”“我想起来,显然这是个医学譬喻!”“不过,我倒不介意把胡子除掉。我乐得不用刮胡子,一劳永逸。”“我会安排。你喜欢怎样假发?”普尔哈哈大笑。“我可没那么爱慕虚荣——想这些很麻烦,说不定根本用不着。晚一点再决定就好。”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后天光头,是普尔很晚才发现惊人事实。他第一次发现,是在几个头一样光、来替他做一连串微生物检验专家抵达之际。他两个护士落落大方摘下头上豪华假发,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样子。他从来没被这么多光头包围过,他最初猜测,还以为这是医学专业在无止尽细菌对抗战中最新手段。如同其他诸多猜测,他错得离谱。等知道真正原因,他自娱方法就是:统计在事先不知情情况下,他可以看出哪些来客头发不是他们自己。答案是:“男人,偶尔;女人,完全看不出来。”这可真是假发业者黄金时代。安森教授毫不浪费时间。当天下午,护士在他头上抹某种气味诡异乳霜,一小时之后,他几乎不认得镜里自己。毕竟,说不定有顶假发也不错……脑帽试戴则花比较长时间。先要做个模子,他得一动不动坐上好几分钟,直到石膏固定。护士帮他脱离苦海时候有点麻烦,她们很不专业吃吃窃笑,让弗兰克觉得自己头型长得不好。“哟!好痛!”他抱怨。然后来就是脑帽,它是个金属头罩,舒服贴着头皮,几乎要碰到耳朵。这又拨动他怀旧情绪:“真希望我犹太朋友看到我这个样子!”脑帽是这么舒服,几分钟之后,他几乎忘它存在。他已经准备好要安装。他现在才带着点敬畏解,那是500年以来,几乎所有人类必经成年仪式。“你不用闭眼睛。”技师说。人家把他介绍给普尔时,用是“脑工程师”这个夸张头衔,不过流行语里面总是简化成“脑工”。“等一下开始设定时候,你所有输入都会被接管。就算你睁开眼睛,也看不到东西。”普尔自问,是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一样紧张?这会不会是我能掌控自己心智最后一刻?我已经学会信任这个年代科技,到目前为止,它还没让我失望过。当然,就像那句老话,凡事总有第一次……如同人家跟他保证过,除毫微电线钻进头皮时有点痒,他什么感觉都没有。所有感官完全正常,他扫视熟悉房间,东西也都还在该在方。脑工自己也戴着脑帽,而且跟普尔一样,连到一个很容易被误以为是20世纪笔记型计算机仪器上。他给普尔一个令人安心微笑。“准备好吗?”有时候,最适合还是这句老话。“早就准备好。”普尔回答。光线渐渐暗去——或者看来如此。一阵寂静降临,即使是塔重力也放过他。他是个胚胎,浮沉在无质无形、却并非全然黑暗虚空。曾有一次,他见过这样黑夜边缘、几近紫外线黯黑。那次,他不很聪明沿着“大堡礁”边缘险峻礁石朝下潜泳。往下看着几百米深晶莹空虚,他突然感到一阵天旋转,有好一会儿他慌手脚,差点就要拉动浮力装置。他没有把这次意外告诉航天总署医生,自是不在话下……一个声音远远传来,透过像是包围着他无边黑暗。但是声音并非透过他耳朵,而是在他大脑迷宫中回荡。“校准开始,会不时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在心里回答,不过开口说出来可能会有帮助。懂吗?”“懂。”普尔回答,同时想着自己嘴唇不知动没有。事实如何,他自己也无从得知。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虚空中——由细线构成格子,好像一张巨大方格纸,往上下左右延伸,直到超出视野。他试着转头,影像却没有改变。数字开始在格子中闪烁,快得没法读。不过他猜测应该是某些回路正在记录。那种熟悉感觉让他忍不住笑,这好像是他那个年代,眼科医师会给病人做计算机视力测试。格子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片柔和色彩,充满他视野。几秒钟之内,颜色便从光谱这头跳到那头。普尔悄声咕哝:“早该告诉你,我没色盲,下个该是听力吧。”他猜得一点都没错。一阵微弱、咚咚声音逐渐加快,直到耳力可闻最低C音,然后又扬升到人类听觉范围之外,进入海豚与蝙蝠领域。接着便是这组简单、直截当测验最后一项。他被一阵气味和口味袭击,大部分令人愉悦,但也有些正好相反。然后,他变成,或说看起来像是被隐形细线操控傀儡。他料想是在测试神经肌肉控制,而且希望自己没有外在表现;不然,他看起来一定就像舞蹈症末期病人。有一会儿,他甚至还猛烈勃起,不过还没来得及检查,就掉入无梦沉眠中。还是他梦到自己睡着?醒来之前过多久,他一点也不清楚。头罩已经消失,脑工和他设备也不见。护士长笑得很开心:“一切都很好。不过要花几个钟头看看有没有异常。如果你读数KO话——我是说OK,那你明天就会有自己脑帽。”对于周遭人努力学习古英语,普尔非常感激,但他禁不住希望护士长没脱口而出那么不吉利话。等到最后安装时刻到来,普尔觉得自己又变成小男孩,等着要拆开圣诞树底下美妙新玩具。脑工向他保证说:“你不用再经历一次设定过程,下载会马上开始。我将给你一段五分钟展示。放轻松点,尽情享受。”柔和而令人放松音乐洗涤着他,听起来虽然耳熟,是他那个年代音乐,但他无从分辨。他眼前有片雾,当他朝前走去,雾便向两旁分开。他真在走路!这幻觉那么有说服力,甚至可以感觉到脚掌与面撞击。音乐已经停,他可以听到轻柔风吹过环绕着他森林。他认得那是加州红杉,希望它们仍然真存在,在球某处。他踏着轻快活泼步伐前进,好像时间轻轻催促他一般,他尽可能迈大步伐,快得称不上舒适。然而他却好像没有出到力气,觉得自己像是别人身体里过客;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动作,使得这种感觉愈加明显。他试着要停下或转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是搭别人身体便车兜风。那也无所谓,他享受着这种新奇感觉,也能体认这样经验可以令人多么沉醉。在他年代,科学家们所预言“梦幻机器”,如今是日常生活一部分。普尔不禁猜想,有多少人类能活下来。人家告诉他,有许多人都没能通过,好几百万人大脑被烧坏,死去。当然,他对这种诱惑可以免疫!他要把它当成学习第三千禧年世界优秀工具,花几分钟就能学会原本要耗上多年光阴才能专精技术。嗯——可能他也会偶尔纯粹为好玩而使用脑帽……他来到森林边缘,眼光越过一条宽广河流,他毫不犹豫走进水里,连水已经没过头也没警觉。他还能正常呼吸,感觉上是有点奇怪。不过他觉得,在人类肉眼无法对焦介质中,还看得那么清楚,相比较更值得一提。他可以清楚看见游过身旁那些壮丽鲢鱼每片鱼鳞,而它们显然无视这个侵入者存在。美人鱼!哇,他一直都想看看,不过他原本以为她们是海洋生物。还是,她们偶尔也会溯溪而上,像鲑鱼一样来此繁衍下一代?他还来不及问,她就不见,没能让他证明这革命性理论。河流终止于一堵半透明墙,他穿过墙壁,来到烈日下沙漠。太阳酷热炙得他很不舒服,但他仍可直视正午太阳烈焰,还能以很不自然清晰度,看到聚集在一侧仿若群岛般太阳黑子。还有——当然不可能!他甚至看得到日冕微弱光辉(通常只有在日全食时才看得到),如天鹅羽翼般在太阳两侧伸展。一切都化成黑暗。鬼魅般音乐又出现,伴随而来,是他熟悉房向与令人愉悦清凉。他睁开眼睛,发现有个热切期盼观众正等着看他反应。“太棒!”他小声、几乎尊敬说,“其中有些似乎——比真实更真实!”然后,他那从来未曾消失、身为工程师好奇心开始蠢蠢欲动。“就算是这么短展示也包含大量信息。你们是怎么储存?”“在这个光片里。跟你们视听系统用一样,不过容量大多。”脑工递给普尔一个小方块,看来由玻璃制成,表面银色,差不多是他年轻时那些计算机磁盘大小,不过却有两倍厚。普尔前后翻弄光片,试着看进透明内部,但是除偶尔闪烁虹彩,什么都看不到。他明白,他手里拿着,是电光科技发展千年之后终极产品,正如同许多在他时代还未曾问世科技一般。而且,它表面上看与已知器具非常类似,这也是意料中事。日常生活中使用器具,许多都有方便大小和外形——刀叉、书本、家其等等;还有可擦去计算机内存。他问:“它容量有多大?我们那个时候,这个大小差不多是一兆。我想你们一定进步得多。”“可能没你想像得那么多,依照物质结构来说,总是有个限度。对,一兆是多大?我恐怕不记得。”“你真丢脸!千、百万、十亿、兆……那是十十二次方。然后是千兆位,十十五次方,我只知道这么多。”“我们差不多就是从那儿开始,那已经够把一个人一生经历都记录下来。”真是个令人惊奇想法,不过也不应该太令人意外。人类头盖骨内那一公斤胶状物,并不比他手上光片大多少,而且不是很有效率储存装置,它同时还得负责许多其他任务。脑工继续说下去:“还没完呢!如果配合数据压缩话,不只可以储存记忆,连人都能装进去。”“然后让他们再生吗?”“当然,那是‘毫微组合’雕虫小技。”我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真相信,普尔对自己说。在他那个世纪,能够把伟大艺术家一生作品统统储存在一片小小磁盘里,似乎已经够美妙。而现在,不比磁盘大多少,竟然连艺术家都装得进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3001太空遨游

    关键词:

上一篇:3001太空漫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