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他在婚姻里慢慢枯萎

他在婚姻里慢慢枯萎

发布时间:2019-10-11 07:54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74)

    一个镇子里正逢集市,整个街道显得异常热闹,行人更是摩肩接踵,鳞次栉比,到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群和吆喝叫卖声。突然,这种热闹被一阵吵闹声盖了下去,集市上有两个人吵了起来,一个中年妇女扯着一个男人的衣服说“你还我女儿的命来,我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当初说的好好的,要善待她,可我的女儿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我们没有享过一天福”,男人说道“你女儿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女儿自己寻短见,而且我们还掏了住院费”。女人火了“怎么不管你的事,我女儿嫁到你们家,不能说女儿的死与你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话还没有说完,两个人厮打起来,这时不知谁叫来了警察,警察把他们带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这两人还在吵,警察对他们吼了起来,“你们吵什么吵,这可不是集市,这是派出所,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些”。两个人才安静,派出所的民警,看着在一旁哭泣的女人,就问这个女人“你能不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叶子凋落,风刮在人的脸上是钻心的痛,此时桃花的心里就如风刮在脸上钻心的痛。
      小菊的父亲荣祥是出名的赌徒,而且还嗜酒如命,荣祥到任伟开的酒馆里赌博,他很快把带来的钱输光,荣祥转身想溜,被任伟的人拦住,“你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任伟叫兄弟把他打了一顿,荣祥怎么受得这帮人的打,他忍受不了了,就苦苦的哀求“任伟,求求你别再打了,我回家给你拿钱去”听了这话,任伟觉得小菊的父亲还算识相,就命手下停手,“兄弟们,住手,你还算识相,要是你不还钱,我就天天上门管你要”。
      荣祥不想让桃花知道他在外面干得勾当,他去酒馆喝了几瓶酒,荣祥喝的酩酊大醉的回到了家,手里还拎着一瓶酒。
      桃花见状连忙上前扶他,闻到他身上一股酒气,“你怎么又喝酒了?”“我就是喝酒了,管你什么事”桃花说:“瞧你一身的酒气”。
      桃花转身给他弄醒酒汤去了,他打开酒瓶,还想继续喝,小菊看见了,连忙上前,抢过了酒瓶,“爹,你别喝了。”
      荣祥把小菊手里的酒瓶抢了过去,说:“我还能喝,我没有醉”“老子的事不要你这个黄毛丫头管,上一边去”荣祥东倒西歪的走进了卧室,他瘫在床上。
      第二天的早晨,等桃花和小菊醒来,却不见丈夫从屋里出来,他们觉得很是奇怪,他们找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还是不见丈夫的踪影。
      桃花正在院子里喂鸡,任伟带来了一帮人来到了桃花家,他们一进桃花家,就东瞅瞅西瞧瞧,“你们要干什么””“我找你丈夫”“你找我丈夫,我丈夫怎么了?”任伟叫了兄弟进屋里找,兄弟进去找了,出来说“没有见到人”“还跑了不成,你们再仔细找找”“还是没有”任伟急了说:“你赶紧把你丈夫交出来,如若不然,我对你们不客气”。
      桃花见架势,他们是来找事的,就对他们说“我也不知道我丈夫去哪里了,我也在找他”。任伟不相信,说:“你别给我装蒜,赶紧把你丈夫交出来”“我真的不知道我丈夫去哪里了?”任伟还是不相信“不交丈夫可以,把你家值得的东西交出来,把这笔欠款还了,就一笔勾销”“值得的东西,你也看到了,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任伟不相信,“兄弟们,给我搜”“没有找到值钱的东西,只好作罢,暂且相信你,任伟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欠条,桃花接过了欠条,欠条是丈夫的亲笔,欠条上的数字让桃花差点昏过去,“欠本人一万元,请在五日内归还,否则本人对你不客气”!天哪,一万元,让我到哪里找那么多的钱。
      桃花见状想向任伟求求情:“任伟,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能不能缓缓?”“不能再缓了,己经够宽容的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还钱是吧?兄弟给我砸”!
      桃花连忙上前制止,任伟把桃花推倒在地,小菊上前把妈扶起来,任伟狠狠地盯着小菊,细柳腰,小小的嘴,长得很有女人味,他对长的如此水灵的小菊动了心:“别砸了”“桃花婶,你要是不还钱也可以,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是答应了这个条件,我们之间的欠款就一笔勾销。”桃花听了这话,有些惊讶,但也想知道他提的什么样的条件,“什么条件,你说说看”。任伟说“我看你家的小菊还长的算标致,我想娶她,不知你同意不”?
      在一旁的小菊听见了对任伟说,“我不能嫁给你,你这个混蛋”任伟心想:这个小妞有点意思,我就喜欢带点火药味的。
      任伟为了能得到小菊,就上前劝她:“你要是跟了我,保证你吃穿不用愁,你跟着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桃花听任伟这么一说,有些动心了,“女儿,你看你爹也不知去哪里了,家里没有了收入,我们靠什么生活?你要是嫁给他,吃喝都不用愁,女儿你就依了吧,”“我不愿意你跟我一辈子受苦”。
      “妈,别这样说,我愿意和你吃苦一辈子,也不愿意把自己送进狼窝”。
      任伟听了有些不愿意“小妹,你怎么这样说呢?你嫁了我,我决不会亏待你,会一辈子对你好”桃花听了这话有些半信半疑,“任伟,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吗”“女儿,既然任伟都这样说了,你就跟了他吧!”小菊拗不过母亲和任伟,违心的嫁给了任伟。
      自从小菊嫁到任家后,任母看到任伟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妻子,全家上下都为他感到高兴。公公婆婆很宠这个媳妇,自然,丈夫也很照顾她,小菊决定好好的和任伟过日子,在家里她总是争着干粗活,打扫庭院,洗衣服做饭,悉心照顾着公公婆婆,公公婆婆很喜欢这个勤劳的媳妇,都希望她能为任家传宗接代,为任家能生一个儿子,好让任家的香火得以延续。
      有一天,小菊因肚子不舒服,起来晚了,早己起来的婆婆看她起来如此晚,对她是一阵挑教,“小菊,你起来这么晚,到我们家,就要勤快点,我们可不养吃闲饭的”“快去做饭,我可不惯你懒毛病”。
      任伟听到母亲这样,他也过来帮腔,“小菊,还不去干活,我娶老婆,就是让你伺候我和我妈的,要不娶你作甚?”
      小菊忍着痛,起来给丈夫和婆婆做饭,“你会不会干活,这么呛人?”“这活你都干不好,你还能干什么?”小菊把菜炒好端上桌,婆婆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你炒的什么菜,这菜重新炒,太淡了”。….
      好容易熬到了晚上,丈夫也不让小菊休息,丈夫对小菊说:“小菊你去端盆洗脚水来,老子累了一天了”,他把脚伸到盆子里,故意找岔,“水这么烫,你想烫死我吗?”他用脚把她踹倒在地,命令的口气对小菊说“你自己不知道起来,还不去铺床”。
      她挣扎着起来,去给丈夫铺床,小菊眼里还含着泪花,在铺床时,他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老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难受,别生气了”任伟的道歉得到了小菊的谅解,他们过起了平静的日子,可平静的日子没有过多久,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破了。
      小菊身体觉得有些异样,吃什么吐什么,这下可把任伟和婆婆吓坏了“儿子,你赶紧去请个大夫给小菊瞧瞧,会不会是怀孕了”“我马上去”任伟请来了大夫,大夫给小菊摸了脉,“恭喜,你媳妇怀孕了”得知怀孕的消息可高兴坏了丈夫和婆婆,这下子他们更宠小菊了,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任伟一个人全包了下来.就等着小菊能为任家生个儿子,他婆婆炖鸡汤给他喝,吃些滋补的,丈夫和婆婆都这般宠着她,让她能为任家传香火,因为他是家里一代单传,只有任伟一个男孩,总算任家要有后了,婆婆天天在菩萨面前烧香,求菩萨能赐任家能有个男孩,好继承香火,她梦见自己的孙子出生了,自己抱着孙子到处炫耀。
      十月怀胎,马上到了小菊生孩子的日子,任伟急的是象猫抓了一样,任母从屋里出来“妈,小菊生了没有?”“你别急,在外等着”。“让我进去看看”,“你一个大老爷们进去干甚,在外面等着”。
      丈夫是来回地在院子里转悠,大约等了好长时间才听见孩子的啼哭声,“妈,生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
      只见任伟的母亲苦丧着脸,任伟急了;“妈,你怎么了,你到是说话啊”“是女孩”任伟的脸也阴沉了下来“是个女娃,有啥用?”“看来我们真是命苦,是老天在惩罚我们吗?”想有个男孩继承香火,都不可以。
      丈夫和婆婆天天给小菊脸色看,小菊又回到了往常的那种苦日子。
      那时的小菊还在床上做月子,可婆婆和丈夫还使唤她干活,“小菊,你出去把猪喂了,”小菊拖着虚弱的身子去喂猪,心里还在嘀咕“去死吧,这些臭猪”婆婆在一旁听见了,小菊你不干活,你在嘀咕什么”?
      活还没有干完,丈夫又喊了起来,“你去把草割了”小菊有些不愿意了,“还让不让人活了”“你不能生男孩,就要为我们家不停的干活”。
      小菊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就上床睡觉了,谁知,丈夫兽性大发,把正熟睡的小菊给揪了起来,“你干什么,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你是我的老婆,要服侍我,要不然我娶你作甚”。他解开了小菊上衣的扣子,褪去她的衣服,象饿狼扑食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身上被咬的是青一块紫一块,“老婆,好好服侍我,再给我生个男孩”。
      他继续凌辱她,小菊只觉得身体钻心的痛,痛的昏了过去,一看地上流了很多的血,可把丈夫吓坏了,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连忙推小菊,“老婆,老婆,你醒醒,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无论任伟怎么喊,小菊还处于昏迷,任伟急忙你叫来了母亲。
      “妈,你看小菊怎么了,流了这么多的血”“这样不行,马上送医院”。
      丈夫和婆婆把小菊送进医院后,经医院检查,她最宝贵的地方受伤严重,她丧失了生育能力。听到这个消息,无疑对婆婆和丈夫是个沉重的打击,继承香火的愿望彻底破灭,婆婆有些不高兴,不想再让小菊住院,就对任伟说“一天花这么多钱,还不如把她接回家算了”“妈,我听你的”。
      婆婆把虚弱的小菊接回了家,婆婆和丈夫百般折磨她,不让她好好休息:“你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在家伺候我们,就算便宜你的了”。
      到了晚上,丈夫又要和她圆房,欲解开小菊的衣服,把他推到了一边:“丈夫,你别碰我”“你是我老婆,为何碰不得,我让你陪我睡觉,有何不可”看见小菊不服从她,他把她的手腕绑在了床上,用皮带抽她,抽的她全身都是伤。小菊心里有气也只好忍着。
      在家想念女儿的小菊妈,整天是坐卧不安,总觉得女儿要发生什么事情,就收拾好了行李去看女儿,只见女儿面色憔悴,精神萎靡不振,她把女儿叫到了一边“女儿,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到底怎么了?”“跟妈妈说说”小菊一声不吭,“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你到底怎么了”。
      桃花看见了女儿脸上的伤,连忙问,你这脸的伤是怎么回事?小菊为了不让她的母亲着急,编了谎话,“哦,脸上的伤是我碰的”小菊怀疑的口气问道,“真是碰的”随即小菊拉住桃花的衣袖,小菊连忙把伤遮住,桃花觉得很奇怪,为何要遮的这么严实?”“妈,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吗?”
      桃花拉开了她的衣袖,发现她的胳膊是青一块紫一块“这伤哪来的,你说是不是你丈夫打的?”
      小菊点了点头,小菊的母亲怒火中烧,“我这是做的什么事”“这个畜牲,我找他算帐去”小菊拉住母亲,“妈,你别去,我不想你为我受伤”桃花抚摸了下小菊的头“小菊,你是妈的命,妈不能眼看着你被这个畜牲欺负”说着,桃花就向任伟的屋走去。
      小菊没有拦住母亲,桃花在任伟的屋前吼了起来:“任伟,你给我出来”!
      任伟不情愿的出来了“你想咋地,你在叫魂啊””“任伟,我问你为何对我女儿这样?”“他是我老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这不是你家”一边说着,一边推桃花,把桃花推倒在地。
      小菊上前扶她的母亲,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任伟,对任伟说道:“任伟,你还是人吗?我看你连猪狗都不如”“臭婆娘,竟敢教训我了”?
      说着,就揪小菊的头发,小菊痛的直叫唤,这时桃花训斥任伟:“任伟,你这个畜生,放过我的女儿”“你这样对她,我要把她接回娘家”“妈,这里的日子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你带我回家吧”说着,桃花就拉着小菊往门外走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任伟想挽回小菊的心,就去了小菊家,小菊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看见任伟来了,想回屋,任伟上前一把拉住小菊的胳膊,“老婆,我错了,我一定改,我决不会再打你了”。
      这时,桃花听到任伟的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桃花将信将疑的口气说“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妈,小菊,你们就相信我吧,我真的是向你们道歉来的,我不会再打小菊了”。
      桃花看任伟有悔改之意,“让小菊跟着任伟回了家。“我不回”“我要和你离婚”任伟说“想离婚,没有那么容易,离婚可以,你把你父亲欠的那笔钱还了,我就答应离婚”我们哪来的那么多钱,没有钱,就乖乖的跟我回家”。
      再说说小菊的父亲跑到了城里,在一个好心同乡的推荐下,他进了一家矿上打工,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他死在矿上。

    “叮咚!”晚上十点多了,一条微信提示音吵醒了刚刚入睡的小菊。

    “老婆,想你了。这两天好累,好烦。”是远在新疆的老公大勇发来的微信。

    “哦,那你收拾收拾早点休息吧,天冷了多注意身体。”小菊没有太多的话和老公讲。原来两人在一起时互相交流就不多,现在分居两地,时间久了就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其实倒也不是真的没话说,而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心里不怎么想和丈夫多说什么了。说了又怎样?她有委屈跟他抱怨,他也不见得能听进去;她身体不舒服,他也没法在她身边嘘寒问暖;她心情不好,想念他时,他恐怕连条微信都不能及时回复……她先是生气,失望,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算算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孩子也快该上小学了。有的时候小菊会在黑夜里,直直地躺在床上想,自己对老公到底有没有爱过,如果两人没有女儿的维系,她会不会早已经离开了这个男人。有了孩子后,即使很多时候恨他恨得抓狂,冷静下来后她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这样不温不火的过日子。一年又一年,从来没有甘心过,却也没有任何改变!

    小菊是个感性的人,生活中她是个非常好的倾听者。很多朋友有了烦心事都喜欢并放心地说给她听。因为小菊总是很善解人意地为对方保密并可以很有见解地劝慰对方,多少能给对方些许安慰和鼓励。

    可是现在大勇的烦心事小菊却不想去再去理会了。这么多年,老公一直在他自己一手建造的怪圈里苦苦挣扎,到头来把自己搞得头破血流,结果却是一无所有,甚至负债累累!他找不到人生的正确方向,看似野心勃勃,满腔抱负,实际是脚踩在云端,梯子靠错了墙,真不知道这种看起来很“拼命”的努力什么时候才能等到收获。小菊其实从没有抱怨过他挣不到钱,养不起家,只是希望他能静下心来,歇一歇,找一下自己的定位,脚踏实地的生活,不要那么过分地逼自己。

    可是没有人能理解她的这种心态,因为只要她稍微劝慰两句,就会被大勇看作是对自己的轻视,是在侮辱他质疑他。次数多了,小菊便不会去劝慰了,夫妻之间心灵无法相通,她对他的好,对他的心疼,他不见得理解,反而心生厌烦。小菊的心慢慢地冷了下来,似冬日里的一块寒冰,所以现在的她即使偶尔会因为心疼这个男人而暗自垂泪,也决不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在他面前!或许,在老公的眼里她总是一副看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吧。

    有的时侯她会痛恨这样的自己,觉得自己过于冷漠了。她想自己是不是该对老公热情一些,让他觉得温暖些。但总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你想多了,你太善良了,他根本不需要你的热情。他所表现出来的颓废寂寞和嘴里说出来的想念,都只因他最近在外头遇到不顺,受了挫折而已。他并不是需要你,也没有多爱你,只不过在闲暇之际想起了你的好,你的乖,想找个树洞倾诉下苦闷罢了。”那个冷漠无比的声音里还透着深深的幽怨。这是另外一个小菊心里的声音。

    这两年里,小菊总怀疑自己是否有精神分裂。有好几次明明前一秒钟看着可爱的女儿还满脸笑意,又会再下一瞬间就突然心生恨意,恨这个和老公长的有八分像的孩子。尤其是她在电话里甜甜地喊着爸爸的时候!小菊也不知道自己在恨什么,把这种恨意投射在孩子身上其实很不应该,孩子那么小,她何其无辜?可她总觉得要不是因为舍不得这个小家伙,自己也不用被绑在这个人身边了。

    她泪眼模糊,回想起自己因为怀孕反应过大,没有出去工作的那段日子。想起她生下女儿婆婆一整个月子里都冷言冷语地待她,甚至连宝宝都没有抱过几次。原来自己在这个家里是如此之轻。没了工作,自己被看成是大勇的拖累,没有生到儿子,不能给他们老刘家延续香火!偏偏自己还奶水不足,只会要钱买奶粉,三天两头还要网购。在婆婆眼里,她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媳妇吧!这些委屈小菊也和大勇哭诉过,他没有对小菊告婆婆状的这种行为表示反感,但对自己妈的这种冷嘲热讽和百般挑剔也一直默不作声。小菊觉得在这个家,她连个外人都不如,她受够了这种日子。

    终于在又一次的忍无可忍中,小菊爆发了,她一改往日的温顺,顶撞了婆婆,也因此遭到了大勇的一顿拳脚。记忆中这是大勇的第二次家暴,小菊当场呆若木鸡,心如死灰!她从地上爬起来抱着襁褓中的女儿要离开,遭到了全家的阻拦和推搡,后来小菊忍着眼泪独自一人去了还没结婚的闺蜜家。她一个外地女孩远嫁此地,受到这种委屈连娘家都没有办法回。半个月,大勇家像没有这个人一样,没一个人找她,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直到有一天大勇打电话来,说女儿发烧了,不肯吃药,只是哭着喊“妈妈”,听到女儿断断续续的哭声,小菊泪奔,强忍着泪水和对女儿的思念,听着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小菊下了个决定......

    小菊回家了,她狠心给女儿断了奶,忍着断奶的痛楚找到了新工作,并在持续的发烧感冒中,坚持着努力工作熬过了试用期。

    有了稳定工作的小菊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那个所谓的家里一天天过着,她要尽自己做妈妈的责任。她要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再苦再难都要教育出有教养的善良孩子来。

    可不知不觉的,小菊还是变了,她再不是以前那个事事都为老公孩子考虑,而克俭自己的女孩了。除了女儿的一些必要开支,她开始大把的花着自己挣的钱,化妆,购物,甚至疯狂。她麻木的把每月的工资挥霍一空,却又在心底讨厌这样的自己。看着老家节约一辈子的父母还在一分一毛地省着过活,想着百年后能给自己的儿女留些卑微的家产。可小菊现如今既没有为女儿积攒财富,也未曾去孝敬自己的父母。

    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没必要攒钱留给女儿,因为那只会放纵老公对这个家更没责任感,在外面更加肆无忌惮地挥金如土。她也不想给婆家人留下把柄,说省吃俭用的钱都偷偷贴给娘家去了,那么干脆花光算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将就着,小菊觉得大勇对自己来说已经越来越陌生,很多时候,她觉得这个老公已经可有可无了!她早已不再向他抱怨内心的委屈,也不会再跟他提起工作上的劳累和不顺心。她早就麻木了,能跟他说的话寥寥无几。跟一个永远不懂你的人说再多都是浪费,就像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大勇是感觉得到的,他明显意识到到小菊对自己的不需要,也感觉得到小菊对自己朋友般的客气。这种客气不是那种相敬如宾,白头偕老的尊敬和温馨,而是一种外人般的寒暄和疏离。大勇从对小菊的无视到担心到现在内心的纠结和折磨。他以前从不会怕小菊伤心,甚至庆幸有这样一个即使自己晚归也不会催促他马上回家,没钱拿回来也不会让他为难和难堪的妻子。他认为妻子是依赖他的。因为即使在妻子抱怨在家里过的不开心和工作不顺利时,大勇安慰不了妻子,甚至会讽刺妻子太矫情,但妻子依旧还是会和他聊自己的开心和不开心,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

    可是现在的妻子没有什么事会告诉大勇的,他看不出妻子的喜怒哀乐,不知道妻子心里在想什么,甚至会经常伤神地揣测妻子还会和自己过多久,是不是有了外心,已经对自己无所谓了?就连妻子的日常他都要通过别人或是儿子的口中打探一二。

    大勇的这些变化,小菊都看了在眼里。她只是冷冷地笑了!对于明天,对于未来,她已经没有了打算和期待。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行就将木地活着等死吧!她早已经懒得去思考、去挣扎、去改变了!

    阳光从窗外洒进卧室,照在她的身上,柔光中的她呆坐在桌旁,看着眼前那束已经发蔫的花儿,忽而觉得,自己也曾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却在婚姻里逐渐地枯萎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他在婚姻里慢慢枯萎

    关键词:

上一篇:丝婚四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