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三个矿工的爱意,可爱的二憨烈士

三个矿工的爱意,可爱的二憨烈士

发布时间:2019-10-11 07:54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41)

    张山是个挖矿的年轻的矿工,而且也是开山放炮的组长。
      这天傍晚,夕阳西下,落霞满天。张山从矿山工地回来,沿途经过一条面积不大的小河,远远地看见了一个弱小的身影在河边打水,是个很美丽的女人,河床很深。她躬身下去把两只木桶往河边水深处一按,清澈的河水往她手里的木桶灌满,足踩着一块青石很费力的把木桶提上,把水挑回去。她上了一道陡坡,不慎滑了一跤,木桶里的水溅湿她的身子。张山慌忙的跑过去把她扶起来,关切的说:“姑娘,你怎么不小心呢?”那姑娘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羞涩地说:“谢谢!大哥。”脸上飞一朵红霞,绯红,绯红的。张山说:“来,让我帮你挑回去吧。”他重新到河边打水回来,问道:“姑娘!你住在哪里?”那姑娘举手一指,不远处便是一排教室。原来那是一所小学,教矿上上小学的孩子。她是名小学教师。
       张山把水挑进屋里,倒进水缸里。他在不大的屋里看见书桌上排满了书籍,整洁有序。这时,他才仔细端详那刚刚相识的姑娘,姑娘长得不错,一张瓜子脸,红桃樱唇,苗条的身材,一双杏眼像天上的星辰扑闪,扑闪的,会说话的眼睛。张山久久才说话:“看!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轻易地一笑:“我叫蒋丽。大哥,你呢?”张山笑笑着说:“张山,叫张山得了。”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烟斗,说:“我可以吸烟吗?”他烟瘾一上来,什么也挡不住。蒋丽说:“戒吧,这样对身体不好。”张山说:“戒不了啊!”蒋丽说:“那就抽吧,少抽点,随便。”张山得到蒋丽的允许,就把烟叶在烟斗注满并点火,他喜欢抽旱烟,叼在嘴巴“吧嗒”地抽了起来。坐了一小会,便起身告辞了。
      张山与蒋丽在这种的情形下相遇了,也就渐渐彼此间有了好感、渐深的印象。
       一天晚上,没有玉兔的夜晚。蒋丽送两个平时成绩较差留下辅导他们的功课回家较晚一些的学生,把他们交到各自的父母手上,心安的回来。折回的路上,途经一片阴森森茂密的树林子,几只蝙蝠在丛林穿梭飞舞,远处还不时地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喙叫声,弥漫夜空,听来几分凄厉,毛骨悚然。她是个胆小如鼠的女孩子,听到这种的恐怖声音,身上细小的毛孔弩张,手中的电筒跌落地上,吓得魂飞胆魄,蜷曲地上。
       这时,一个温柔的男声传进她的隔膜里,好不动听:“丽,别怕!有我呢。”蒋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惊恐失色的扑进一个男人的怀里:“我怕……”那个男人有力地把她抱紧,不松手。蒋丽这时嗅到一股男人身上略带阳刚之气让女孩子神魂颠倒的味道,这种的味道很有感情的杀伤力。蒋丽从惊恐不安中清醒回来,摸到男人上衣胸部的口袋里的烟斗,缓过神来。说:“张山,是你!”原来搂抱蒋丽的男人是张山。几天来,他注意到了蒋丽一个人带全班的学生放学时候他们回去早,独独留下两个平时成绩较差的孩子给他们补课吃过晚饭才送他们回家要经过这片茂密的树林子,才在此守候,护送她回家。
      她站了起来,嘴里不由得发出“哎哟”叫痛声,玉足给歪了。张山俯视看了看,说:“疼吗?来,我背你。”把她“背”回家了。到了屋里,把蒋丽放下说:“正骨水放在哪儿?擦擦就好了。”蒋丽说:“在桌上。”张山烧一锅热水在蒋丽那只受伤的脚敷上了,很细心的擦洗——嫁这样的男人女人很安全。他把污水倒了,并给她敷上药水,才放心的离去!
       接下来的日子,张山每晚都准时地在那片蒋丽必经的丛林里守候,也是他爱情的守候。他把蒋丽像往时一样背到坚实的背上,嘴边不时地哼唱陈奕迅和王菲合唱的那首情歌《因为爱情》。蒋丽也不时的配合默契的清唱。她柔美的嗓音在这片树林上空飘荡。
      两年后的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蒋丽在教室里准备给矿工子弟上第一节课,张山和他的工友到很远的矿区工地去开山放炮,他像往常一样经过那所小学门前,进去看他的恋人一眼,说几句知心的话,开山放炮是很危险的职业,哪天碰上一枚炸不响的哑炮就回不来了。蒋丽叮咛说:“张山,注意安全!”这句用语已说几百遍,在张山耳里却是那么的动听,他轻轻地说:“亲爱的,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吧!等完成这次任务,我们俩就结婚。”说完,就走了。
      张山和几个工友走很远的山路便到一处矿山工地,分工在一座高高光秃秃的青山上分布打炮眼、埋雷管线,连续放了几炮。临近午间,张山放最后一炮,是哑炮。他点燃雷管良久还没响,吩咐工友退到安全的地带自己独自的上前去看究竟,拨弄一会儿,哑炮就在他跟前炸响,巨大的声浪把他震飞很远,一片血肉模糊。张山走了,就这样的离开他挚爱的恋人了。
       张山的工友们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他一封未写完的情书给他的恋人蒋丽和一支随身携带的烟斗。那天,张山的工友们把他生前遗物含泪地交到他恋人的手里,低声说:“这是张山留给你的情书和他的烟斗,请收好!”蒋丽从她的恋人生前工友手里接过他的遗物时,泣不成声梨花带雨含泪哭了——这是她的恋人写给自己的情书啊!
       晚上,蒋丽凑着昏暗的煤油灯下读着她恋人写给她的信,字里行间表达他对她深情的关切、爱恋。信笺间充满着张山情深似海的爱意,渗透了他生命的深处了。下个月他们举行简朴的婚礼,她要嫁给张山,做他美丽的新娘。现在,张山永远地走了,将他的一生献给地质事业!
       一个月后,张山的坟头长出细细的青草,晶莹剔透,如珍珠挂满坟茔,灵动而凄美。蒋丽站在张山碑前,手持一束刚从山里摘下的白花轻轻地放在他的碑前,伫立良久,哽咽说:“张山,我走了,回柳州父母身边,你好好保重。我会常来看你的。”她要离开河池罗城古镇宝坛了,拾起地上的旅行袋慢慢走远,回眸深情望了一眼,飘然而去……
       张山的坟前摆放着那封曾写给他恋人的情书、一束静静褪色的白花,还有那支没有冒烟的烟斗……   

    作者题记:二十年前,我上初中时老师给大家解读著名作家巍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从此,《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深入我心,而且文章里的人物在我心头记忆犹新。
      
      二憨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叫韩宝山。他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根正苗红的革命后代。
      二憨的爹有一条腿是铜的,走起路来“嘎吱”“嘎吱”扁担负重似的叫唤着。不闻其名先听其声。这是村里人对二憨爹的形容。因为这条伤腿二憨的爹很骄傲。这条腿是参加抗美援朝时二憨的爹在战场上和美国鬼子近距离肉搏战时受的伤,从朝鲜回国后还受到彭德怀的亲自慰问。二憨的爹是抗美援朝回来的功臣,退伍后,就回了农村,担任了村长。村里上上下下、男女老少都尊敬他爹。二憨的娘就是在他爹回农村后,由组织出面做主,嫁给了二憨的爹。二憨娘生下他后,爹高兴地给他起名叫狗蛋,说名字越贱越好养。上学后,老师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韩宝山。可二憨连上了三个年头的一年级,还认识不全一、二、三、四、五,在学校同学们叫他“浆糊”。说他的脑子跟浆糊一样稠。二憨尽管智商低下,但是他也是有自尊和需要别人尊重的人。因别人的不尊,二憨一生气就告别了学校脱离了上进的生涯。从此再也没人知道二憨的大名了。别人都说他傻,憨,甚至有人叫他二蛋。只有他爹和他娘说二憨老实过头了。
      农村实行了分田到户责任制,家家户户都在奔小康。二憨的爹因为没文化,就退居二线,人们再见他爹,就喊老村长。二憨的爹腿脚不方便,就趴在地里干活。比爹小好多岁的二憨娘,分田到户没多久,就跟别人私奔了。
      忽然有一天,爹拉着二憨的手,把他的手放进了新村长的手里。新村长明白了二憨爹的用意使劲握住他的手,结果攥得二憨都有点痛了。
      二憨的爹死了,带着他的军功章,被埋进了烈士陵园。
      从此,二憨成了一个无人过问的孤儿。不久,二憨也就适应了自己一个人生活。白天二憨四处游荡,晚上回到爹以前给他留下的那间小瓦房里,窗户外面老有好心人放馒头在上面。
      新农村开始后,村里人都搬到马路边住了,盖起了一座座上下都能住人的楼房。每天都有人亲切地喊二憨给他们看场地,搬砖头。哪里需要他,二憨就往哪里去。
      一天,二憨看见以前的邻居趁着夜幕降临的时辰,把自己家的牛往别人的麦地里赶。二憨看见后觉得这是损人利己的事情。就在地边找到一根木棍朝着牛屁股狠劲地抽打。结果,牛的叫声惊动了在旁边偷窥的邻居。邻居看到二憨的举动后,不但没有表扬他,反而抬腿在二憨的屁股上重重地踹了好几脚。最后一脚踹得特别重,当时,这一脚下来把二憨一下子踹坐在地上,正好地上有一堆牛拉的稀粪。二憨一屁股坐了上去。他的邻居看二憨一身都是牛粪才停止了对他的继续殴打。此时,二憨还没有弄明白,他把邻居的牛赶出别人的田里,邻居为什么要把他往死地里打的原因。二憨觉得和自己的性格有关,也和自己的行为也有关。从此,二憨看见男人就远远地躲开走,世界上这些臭男人是万万不能招惹的,搞不好就会得到一顿暴揍。
      二憨百无聊赖,在村里四处晃悠。没有了父亲,二憨变得脏不兮兮的。饥一顿饱一顿,没人给他吃的时候,二憨就到垃圾堆里垉,妇女和儿童见了他,都吐着唾沫,远远躲开走。但是,二憨适应环境的能力特强,只要天气不过于糟糕,哪儿都能睡。只要有人的地方,二憨都能生存。因为有人就有垃圾堆,有垃圾就饿不死二憨。
      去年,二憨的村里要修建一条贯穿全县境内的省道。消息是新村长在以前的小学操场上对参加开会的村民讲的。因为是国家的需要,上级对占用村民的土地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因此,在村长开会的过程中,人群里是不是有骂娘的声音。只有二憨听说公路修好后在村头过,二憨觉得有一条平坦的柏油马路比什么都强,首先赤脚走在上面,就没有石头硌脚的事情了,其次下雨天他也不用躲着水坑往一边走。村长讲完话,大家都没有表态二憨却激动的在人群里手舞足蹈,人们都说二憨还是个神经蛋。从此,二憨的名字后面又增加了神经蛋三个字。
      公路修建指挥部设在二憨村小学的院子里。二憨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饥的人。每天早晨二憨就早早来到学校的大门口,看见有人来开门,就冲进去。先来到昨晚挑水的地方看缸里的水是不是用完了。如果里面的水少了,不用别人催促,他就拿起房门后的扁担和水桶到离村二里外的小河边挑水回来。待挑满一缸水后,二憨感觉浑身的骨头简直像要散架,于是他只好坐在地上喘气。这时候,厨房里做饭的那个大爷就会趁人不注意偷偷的掀开笼盖从里面拿出一个又白又大的馒头塞在二憨的手里,对他说:“憨子,快吃吧!”
      二憨接过馒头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抬头对施舍他的人“嘿嘿”傻笑起来。除了这些力气活外,二憨还想进到挂有牌子的屋子里帮他们倒垃圾。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身穿白衬衫,头戴红色安全帽的人看见二憨进办公室就厉声斥责他滚蛋。这时,二憨才明白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异味让他们特别不高兴。
      修路的大军在二憨的村子里安营扎寨后,每天从早晨到晚上,工地上是人声鼎沸,机器的轰鸣声和人们干活喊号子的吆喝声夹杂在尘土飞扬的空气中。二憨白天没事做,心里憋的慌。心里一慌就想找点事做,于是,他就跑到工地上和打眼、装炮的人搅和在一起。点炮是危险的活,他们从来不让二憨插手,但是往炮眼里装药二憨还是能帮上一点。每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人们听到地蹦山裂的放炮声充斥在二憨生长的这个村的角角落落。忽然又一天,地动山摇的放炮声销声匿迹了。二憨从别人嘴里得知,开山的工地上出现了哑炮。听指挥部的头头们说,排除哑炮是特别危险的工作,一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黄泉是什么?二憨不知道。但是二憨再憨也明白排哑炮的工作肯定要有牺牲。
      雨不停地在下,第五天头上,天空闪着雷电。就在这时,工地上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声。外面下着雨,工地上又停工几天了。这炮声来自工地,人们在屋里猜测着,指挥部的头头们也感到奇怪。正准备找专家排除哑炮的时候,这个让人焦虑的哑炮竟然无缘无故在漆黑的雨夜爆炸了。
      工地上的哑炮爆炸后,人们再也没有见到二憨这个神经蛋。一个星期后,工地上的挖掘机司机在挖碎石时,发现石头底下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此时,人们才想起雨夜哑炮爆炸的原因。一个神经蛋在工地停工的间隙还在惦记着哑炮没有排除,在人们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欣赏电视剧的情况下,二憨竟然怀揣打火机冒雨上山把哑炮的导火索重新衔接,然后点燃了这阻止施工进度,危害人民生命安全的哑炮。
      二憨用一人的牺牲换来了大家的平安。建路指挥部的领导说二憨尽管脑子有智障,但是心眼却不憨。像这样的人也是有功之臣,应该给予厚葬。不久,上级下发通知同意把二憨的尸体埋进烈士陵园里。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个矿工的爱意,可爱的二憨烈士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