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江南传奇,惊悚系列之养梦

江南传奇,惊悚系列之养梦

发布时间:2019-10-11 07:54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43)

    梦,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没有人能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梦总是有点神奇的意味,也许在多久之前,你做梦了,但却发现和现实有接近之处,其实这并不可怕,因为这就是梦的先兆。
      在很久以前的意味朋友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才明白,其实,梦不是简单的事情……
      这位朋友是很久以前认识的,但是开始的时候,他一直很神秘。我没有与他多接触,甚至不关注他。直到有一天,我和朋友谈论我做的一个梦,很奇怪,我自己也说不上来梦见了什么,但是就在这时,他走到我面前,在一番追问下,我竟然一一说出了我晚上做的梦的所有情节,当时其他人并没有多注意,我倒是开始关注这个人了。
      我们的接触开始多了起来,我发现他总是独自来,又独自回。他也不关心别人的其他事情,只是总是对人家的梦感到无比的好奇。渐渐,我们的言语多了起来,她说话很小声,有时候总觉得他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但是,我们一直交往了很久。
      忽然有一天,他来了电话,叫我去他家,我当时很奇怪,他从来不叫我去他家的,今天是怎么了呢?我换上衣服,立刻出门了。
      一出门才发现,竟然下起了绵绵细雨,一路上我想象了很多,比如 他家的门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是木门吧。还有他是一个人吗……忽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久就到达他家了,他已经等候多时了,站在门外把我请进门。一进他家的第一感觉就是怪怪的,家里的格局完全与平常人家不一样,大白天的家里竟然要开着灯,而他家的灯竟然是看上去很古老的油灯。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他发问了,我恍然间回过神,
      “恩,是啊,这灯……”
      “这是‘人油灯’,用活人身上刮下的油脂精炼而成。是我家祖传的,这灯可以燃烧千年不灭。在我这代,已经有六百多年了。”
      我吃惊的看着他,心想,他是不是倒卖古董的?
      “额,那你家怎么会有的呢?这可是国宝啊!“
      “这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你在想我人油灯是不是倒卖古董的,对不对。其实,我想告诉你,我家是封建时代的‘占梦师’。所以我有人油灯,那是用来占梦的器具。人油灯下睡着梦,一梦养梦灯芯现。”
      养梦?从来没听过,不过占梦我倒是听过,古代的时候就有占梦,尤其是皇宫里面,有很多关于梦的事情都一套占梦师来解释才行。
      “那么,养梦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故意一笑,叫我坐在一张奇怪的椅子上,椅子似乎也是他家祖传的事物。看上去很破旧,坐上去的时候还听见:吱呀“的声音。
      “不要怕,知道吗?养梦其实很简单的,你静下来,慢慢体验,不要告诉我结果,那是你自己养的梦,结果你要自己来承受。知道吗?”我点点头,怀着忐忑的心情,在他的指引下闭上了眼睛。奇怪的事情很快发生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睡着了,我感觉自己从椅子上坐起来了,他就在我的身边,一直看着我怪笑,手上捉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似乎看我一下,接着他用一把长的很奇怪的刀从女人长有脂肪的地方割了下去……女人没有流血,随后一滴滴白色浓稠的液体慢慢顺着刀流了下来,滴落在一个器皿里面,里面似乎全是一样的东西。
      “果然不错,好多的人油。这次可以再点上一段时间了。”
      接着是一阵阴笑……他把头慢慢转过来,看我醒来了,就走了过来。拿起他那把用来刮人油的刀,对我又是阴笑。
      “你还真相信有养梦啊,傻子啊!”
      我这才知道自己走进了贼窝了,也许完蛋了。我想逃跑,却被绑在椅子上,我昏死过去了,却感觉到我的腹部隐隐的痛,我知道,他拿我开刀了,我却没有办法……我马上就要成为那灯上的又一碗人油。我迷迷糊糊中看到,刚才的女人自己站起来了,目无表情地坐到另外的一张椅子上,坐在那里看着我,用那双没有表情的眼睛。我心里寒寒地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低下头,看见他正在把我腹部的油脂慢慢放尽,我想,我马上要和那个女人一样了吧。我再次昏死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腹部已经没有一点的油脂了,我躺在椅子上,他正在肢解那女人,女人的眼睛还是无表情的看着我,那样的空洞。我却没有丝毫的恐惧,我忽然起身,打翻了人油灯,屋子里顿时燃起熊熊大火。他呆呆看着我,没有任何动作,慢慢一切被大火吞噬……女人、他、接着是我,一起化为灰烬……
      许多天以后,新闻报道说有一家民宅着火后发现里面有三具尸体,其中一个女子是前不久失踪的某企业家独女,另一个经辨认是房主,但是剩下的一名男子身份不明……借着是现场的一些图片。
      我忽然感觉到有一丝的熟悉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因为这段时间,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一段记忆被删除了似的……   

      1
      夜深了,万籁俱寂,墨色染遍大地。
      空旷的郊外,一点灯火在夜色中显得明亮。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站在院子外面,眼睛紧紧盯着远处,那里一片灯火通明,星光闪耀。
      一个老汉从屋里走出来,看到男孩这般模样,摸了摸他的头,慈祥的说道:“小袁子,回屋睡觉了。”
      小袁子转过身,扯着老汉的衣服,眼巴巴的看着他:“爷爷,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我想到城市里住……”
      老汉眺望着远方城市,“那里,不属于我们,我们不能连累别人了……”
      “可是,这里没有人陪我玩。”
      老汉叹了一口气,“小袁子,委屈你了,但是这是我们的命运啊!”
      他眼中透露着一股复杂的沧桑,似是看透了人生百态,却又带着强烈的执着。
      “来,爷爷讲故事给你听。”
      小袁子一听,马上笑逐颜开,屁颠屁颠的跟着老汉回屋里了。
      “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呀!”老汉拿出烟斗嗒了一口,眯着眼享受着。
      “爷爷爷爷,我要听你的故事!”小袁子一脸期盼。
      “我的故事?”老汉愣了愣,吐出一股烟雾,粗糙的手指在桌子上缓缓的敲打着。
      小袁子也不着急,他知道爷爷每次讲故事之前都是这样子的。
      终于,老汉沉默了一番,像是把那些过往从记忆深处翻出来了。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远离人群,远离城市,在这荒外建一间屋子居住吗?”老汉不等小袁子回答,自言自语说了起来。
      “我们袁家自老祖袁天罡辞世后,便开始受到那些心术不正之徒的觊觎,每一个人都想要找到老祖的葬墓。千年以来,为了守住秘密,我们袁家人脉凋零,到了现在,只剩下你我爷孙二人了。”
      “记得我当年还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叫‘落风派’的组织,他们一直针对袁家,对我们赶尽杀绝。想我们袁家自唐太宗重用之时便风光无比,哪个敢对袁姓之人不敬?纵然已经没落了,也容不得别人骑到头上。”
      “落风派有一个家伙,他左眼下有一条柳叶疤痕,此人天资聪慧,不知用什么方法,找到了老祖的墓地所在,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少陵原。”
      “我自幼熟读流传下来的《易镜玄要》,精通面相、六壬,五行,凭风可断吉凶。那时年少轻狂,无畏无惧,自然不能让他们得逞,于是单枪匹马去和他们斗智斗勇……”
      一段惊险热血的故事从老汉口中娓娓道来,听得小袁子兴奋无比。
      “可惜啊!我们势弱,最终还是斗不过落风派,只能销声匿迹躲起来……”老汉眼神中流露着落寞和遗憾。
      “放心吧爷爷!我会打败他们的!”小袁子挥着拳头喊道,稚嫩的脸上有着一股坚定。
      老汉眼神一恍,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笑了笑说:“好好好!以后袁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听老汉讲完故事,小袁子回到床上,却毫无睡意,在黑暗之中睁着大大的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爷爷和坏人斗争的场景,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
      他从枕头下面抽出那本《易镜玄要》,抱在怀里一阵幻想:“以后我也能像爷爷一样,为了守护袁家而战!”
      
      2
      夜色渐浓,连月光都藏在云里睡觉了,黑夜之下,一切都显得有些神秘。天气越来越闷热,没有一点微风。
      小袁子翻来覆去,大脑迷糊想要睡觉,小小的身体却在冒汗。
      “呼!好热!”小袁子终于受不了了,翻身坐了起来。旁屋传来爷爷熟睡的鼾声。
      “咦?什么声音?”小袁子竖起耳朵,发现屋内传来轻微的声响。
      “踏……踏……”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动,一步一步的,缓缓靠近。
      小袁子心里有些害怕,伸手在床边的桌子摸索着,试图点亮油灯。因为这里位于远离城市的郊外,所以连电都没有,这么多年来,爷孙两人一直在用油灯照明,柴火做饭。
      小袁子刚摸到灯座,眼前突然出现两点亮光,像是绿幽幽的眼睛,阴冷的盯着他。
      小袁子看到几乎贴到脸上的眼睛,吓得“啊”的一声惊叫,身体往后跌倒。
      “爷爷!爷爷!”小袁子大喊着,旁屋却没有任何动静,连爷爷的打鼾声都沉寂了。
      没有办法,小袁子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我以后还要守护袁家,我不能害怕!
      深深呼吸一口气,抓起枕头就像着绿光砸过去,那两点绿光就像是雾气般的虚物,被枕头砸中后散了开来,继而变成了更多的绿光,更多的眼睛,在小袁子头顶悬浮着,把他的脸色映照得一片惨绿,甚是吓人。
      小袁子脑中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些诡异的东西,好像在哪里看见过?是爷爷的故事里,还是《易镜玄要》里?
      现在这种情况容不得他细想,因为那些绿光在空中来回晃动,彼此碰撞间竟然组成了一张庞大的面孔,面孔上没有五官,眼睛和嘴巴都是一个个大窟窿,仿佛眼珠子和舌头牙齿都被人挖去了。
      小袁子看到面孔向他身上贴来,害怕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他顶着惧意,挥动拳头打过去。不料那张面孔如同水一般柔软顺滑,趁机顺着他的手臂游走而上,变幻成一条绳索卷向脖子,把小袁子紧紧勒着。
      小袁子感到呼吸困难,两手使劲扒在绳索上,想要把它扳开来。但是这个诡异的东西却力大无穷,把小袁子越勒越紧。
      小袁子两眼发黑,脸色开始发紫,他再没有力气去反抗了,只能从喉咙中艰难地吐出两个字:“爷爷……”
      
      3
      “够了!”
      就在小袁子以为自己难逃死亡的时候,一声暴喝突然响起。
      顿时,整间屋子一片明亮,许多耀眼的手电筒在屋内摇晃着。
      “小袁子!”
      小袁子听到声音一愣,接着光亮之中看到爷爷正站在自己房间内,被几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囚押着。
      “这是怎么回事?”小袁子发现之前的绿光,面孔全都消失无踪了,而自己的双手正掐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刚才看到的全是幻觉,这是那几只黑猫搞的鬼。”似是知道小袁子心中的疑惑,爷爷开口解释道。
      小袁子看了看床边四个角落,果然各有一只黑猫蹲在那里,眼睛泛着绿色的光芒,紧紧盯着他,令人寒毛直竖。
      原来是这几只黑猫能够使看着它眼睛的人陷入幻觉,让人在混乱中误杀了自己。小袁子这时才想起《易镜玄要》里面提到的,黑猫是阴气极重之物,有一些奇术异士会用死人尸体来喂食黑猫,这种吃死人肉的黑猫的瞳孔是绿色的,非常可怕,凭借一双眼睛能让人产生幻觉,分辨不清真实和虚假,用这种黑猫杀人都不用自己动手,因为那些人大都会死在自己的手里。
      “我们没空听你们说闲话!”为首的一名秃顶大汉说道。“刚才你也看到了自己孙子的痛苦了吧?如果不想你们袁家绝后,那就乖乖把东西交出来!”
      “那是我们袁家守护的使命,我不能交给你们这些居心不良的家伙!”
      “嘿嘿!”秃顶大汉给了个眼色,旁边一人马上会意,拿起刀架在小袁子脖子上。
      小袁子小小的脑袋还想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害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浑身发抖,泪水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爷爷握紧拳头,眼中露出挣扎,过了一会,又松开了拳头,呼了一口气,感觉瞬间老了十年。
      他们说得对,如果袁家绝后了,那么这个守护千年的任务也变得没有意义了,何况以他们的手段,迟早会被翻找出来的。还是,交给他们吧!
      老汉仿佛想起了当年那一幕,当年,他亲眼看到儿子在自己眼前死去,今天,他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孙子丧命在自己身前吗?
      老汉不能让小袁子就这么夭折了,只能从小袁子的床底下找出一个箱子交给他们。
      秃顶大汉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葫芦,哈哈大笑道:“算你们识相,钥匙已经到手,你们爷孙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不过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苟延残喘,一辈子活在悔恨之中吧!”
      老汉抱着小袁子,脸色一阵发青,却又不敢反抗。
      “对了……”那大汉仿佛想起了什么,低头在老汉耳边说道:“我爸爸叫我替他向你问一声,你的胸膛还好吗?”
      “他可是很怀念当年那一刀……”
      老汉脑海中的记忆忽然风起云涌,“噗”的一下当场喷了一口鲜血,口中呼道:“红景天!”
      
      4
      不管怎么说,爷孙二人终究是活了下来。
      只是爷爷在床上躺了三天,身体恢复过来,但是他的的心却始终充满羞耻悔恨。千年来守护的钥匙,竟然会毁在他手上。
      终于有一天,爷爷把小袁子叫到身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这几天,你一直说要把东西抢回来,我想了好久,我们袁家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那个小葫芦,如果没有了它……唉……可能也是我太宠你了,想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出去闯荡了,所以,我不再拦着你了……”
      “但是你要听清楚了,千年前袁天罡老祖辞世之前,留下一个小葫芦,这个小葫芦纹路奇特,有着神秘的力量,小葫芦实际上是老祖陵墓的钥匙,没有小葫芦,就打不开真正的墓门。”
      “他给后世留下了训言,我们袁家要世世代代死守这个小葫芦,不能让任何人打开墓地,否则会出大事的。”
      “老祖异术精深,他在少陵原留下了一个假墓来迷惑众人的眼睛。而真正的墓地,其实就在假墓之下,没有人会想到,墓地之下,还有墓地。”
      “可是看他们如此急着要拿到钥匙,想必是已经找到了老祖真正的墓地了……”
      “小袁子,虽然你年纪尚小,但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马上去少陵原,阻止他们!”
      “如果你遇到一个叫红景天的人,那就撤退吧!他是落风派的奇才,无人能敌,当年我就败在他手中。”
      老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不停地喘着气,过了一会儿,他又提醒小袁子要注意哪些问题,例如肚子饿了记得吃饭,天气冷了要穿多件衣服之类的,浑浊的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不舍之意,这一别,不知道是不是天人两隔了?
      “你要把《易镜玄要》紧记心中,遇到不可力敌的东西,要以性命为重,爷爷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目送小袁子离开后,爷爷神色黯然,眼中流下了泪水,摸着胸膛喃喃道:“如果爷爷还可以折腾,哪里舍得让你去送死……”
      他的胸膛处,有一道深入骨头的巨大伤痕,这道伤痕,让他几乎成了废人。
      
      5
      经过半个月时间,小袁子终于来到了少陵原。经过这些日子的独立和磨练,他已经成熟了不少,身体也强壮了。
      但是他好像还是来晚了一步,他根据爷爷的指示,找到了假墓所在,还从假墓的一处看到了真正的墓地,墓门大开。
      “难道已经迟了?”小袁子心里焦急,连忙往里面跑去。
      整个陵墓是用巨大的石块堆砌而成,空间空荡浩大,四周圆柱竖立,支撑着上方的土层,前面一条幽暗的通道通向未知的深处。
      小袁子打着手电筒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好像一个幽灵般游荡着。这个地方寂静得可怕,仿佛没有一个活物。
      走着走着,小袁子终于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丝昏暗的光亮,通道的两旁原本有着一排排细小的柱子,上面放着油灯。但是前面的那些油灯都因为没有油脂而熄灭了,想不到这里还有一盏油灯在悠然的燃烧着。
      “这里的油灯,为什么经过了千年还没有熄灭呢?”小袁子看着眼前的油灯,脑海中浮现出《易镜玄要》里提到的,很多陵墓都会有长明灯,这种灯是用东海人鱼的油脂作为燃料的,可以保持千百年不灭。
      “难道这是就是长明灯?可是,为什么前面的灯都熄灭了,只剩下这里的一盏灯呢?难道是落风派故意点亮的?他们的意图何在呢?”小袁子心里疑惑,伸手拿起一盏油灯想要仔细观看。
      不料,他刚拿起油灯,火苗突然变小,挣扎了几秒就熄灭了。小袁子愣了愣,原来油灯的灯座是没有底的,柱子里面是空心的,里面注满了油脂,一条长长的灯芯从油灯中穿过灯座,延伸到柱子底部汲取油脂为油灯提供燃料。
      刚才小袁子抓起油灯的时候力道过大,把灯芯都拉断了,没有油脂,油灯很快就熄灭了。
      柱子里面竟然可以装这么多油,小袁子想了想,只好把油灯放回去,谁知道那条柱子轰然倒塌,破裂开来,里面残留的油脂流了一地,还好小袁子躲得快,不然会被飞溅一身。
      “怎么回事!”小袁子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刚迈开脚步想要离去。
      这时,周围忽然响起了一些声音。
      “咻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小袁子用手电筒照亮了四周,只见四周都爬满了蟑螂,它们仿佛是一直潜伏在石壁上,这个时候突然骚动起来了,像蠕虫般,向着他爬了过去。
      
      6
      小袁子感觉头皮发麻,这种是“油蟑螂”,跟在家庭厨房里的一般蟑螂不一样,这种“油蟑螂”牙齿锋利,而且很喜欢吃油,不管什么油都爱吃,已经达到了一种疯狂的程度,但是它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非常害怕火,所以厨房里是看不到有这个种类的蟑螂的,因为厨房经常会生火。
      只见这些不计其数的蟑螂,仿佛蝗虫过境般,一边爬动一边啃咬,不少的石头和一些装饰物都化为了粉末。
      油蟑螂很少见的,这里为什么出现了这么多呢?小袁子看到眼前铺天盖地的油蟑螂,心里不免有些发慌。赶紧撒腿就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传奇,惊悚系列之养梦

    关键词:

上一篇:偷窥之谜

下一篇:几对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