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女心理师,你所想不到的

女心理师,你所想不到的

发布时间:2019-10-11 20:13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50)

    雨夜·门外
      这个城市今夏莫名开始多雨,夜夜电闪雷鸣雨声噼里啪啦。那些造势的闪电们,纷纷不留情面肆意闪过天空,整片土地被瞬间照得光亮,接踵而至的雷声如战场激励之鼓,让人心里透露出一丝不安与几分烦躁。
      比如此时此刻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的杜军,听着窗外响雷阵阵,望着时不时被闪电晃得刺眼的天花板,雨滴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就顺理成章传进他耳中,开始侵入他的思想。
      或许每个人在面对雨夜的时候,都会莫名其妙陷入一段想象之中。杜军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开始幻想自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他也搞不清为什么脑子里会闪现这样一个场景,神经病的自己被关在漆黑狭小的地方,哆哆嗦嗦颤抖着身体,尽量往墙角塞去。
      可怜兮兮?杜军对自己脑中的画面嗤之以鼻,抖了抖返潮的薄被,翻个身看着被雨水模糊了的窗户。见鬼的天气!杜军低声咒骂着,话音未落,寒意大肆进攻,他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心头一片氤氲。见鬼?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吗?
      如果世界上有鬼,那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晚,会不会正有一只鬼站在门外,浑身滴答滴答着水珠呢?杜军揉揉因为雨天更加不听话的卷发,心里不免笑话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迷信了。
      事实上,当杜军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门外的确站着一个人。浑身滴答滴答着水珠,头发也被水打湿几缕几缕垂了下来,遮在脸的前面挡住了样貌。闪电划过天空,门外空地上本该站着人的地方,一大滩水渍。
      待雷响雨落时,刚刚那个滴水的怪人又再次出现,他不屑一顾的眼神仿佛穿透眼前那道门,直射正在拉扯被子的杜军。他嘴角慢慢上扬,双手轻轻拨开湿粘头发,一张和杜军一模一样的脸慢慢隐现……
      
      阴天·裙底
      空置许久的房屋难免布满灰尘,方岩一边四处打量一边挥舞着双手驱赶看不见的灰尘,孙阳跟在他身后不免讽刺起他的娇气。
      “好你个孙阳,兄弟你都嘲笑,看我怎么收拾你!”正说着,方岩顺势举着两只手冲向孙阳,一副不拼个你死我活就对不起自己的模样。
      “啊啦!你扯到蜘蛛网啦!好脏呀!别过来!哇啊啊啊啊啊啊——”前一分钟还在讽刺方岩的孙阳不禁拔腿就跑,要知道对于虫子这些,身为一个男人也是会害怕的。
      两个大男孩疯闹着离开房间,霎时安静下的屋内,被方岩无意扯乱的蜘蛛网肆意垂着,破碎颓败之象让蜘蛛也无法忍受,一根丝线垂下,那可怜的红蜘蛛默然离开。
      “好无聊啊!”搬来已经快一个月了,方岩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荒凉,难怪当初房东在租金方面可以让步那么大,住在这里的不是老人就是没人,简直就是了无生气。
      孙阳怀里摊开一本书坐在窗边,可视线却停留在窗外某一点上。方岩见他并不搭理自己,本来就无趣透顶的生活让他产生好奇心,究竟一向好学如古代那些上京赶考书生的孙阳被什么吸引住了?
      “咦?咱们这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美女?”尽管距离有点稍远,玻璃有点模糊,天空有些阴沉,但方岩依然认定视线终点站着一位美人儿。长发随风飘逸,红裙随风摆舞,偶尔调皮的风儿还会去掀掀裙子,于是女孩洁白的大腿依稀可见。
      “我觉得她好像是——”终于缓过神的孙阳想转头跟方岩说说心中疑惑,却不知刚刚方岩为了方便看他所看离他的脸较劲。于是,转头的瞬间四片唇瓣相碰,想要说出口的下半句被胃里一阵翻滚阻挡了下来。
      一连几天女孩都会出现,尽管衣着发型不停变换,可孙阳一直认为她很有古怪,至于哪里古怪他也说不上个一二三。这日又是阴云遍布风儿阵阵吹,孙阳见外面快要下雨,便起身走到阳台收取晾干的衣裳。
      突然那日场景浮现,女孩长发飘飘裙儿荡漾时,除了依稀可见的洁白大腿,还有裙底那密密麻麻的细线错综交杂,就好像是蜘蛛网一般。想到这里,孙阳终于知道她哪里古怪了,每一天她都站在广场望向这边,其他人都没有跟她打过招呼,也没见她跟人说过话,最重要的是每次见她,自己都有一种看见虫子那种本能的身体发麻心里害怕感觉。
      当孙阳意识到这些,他拼命忍住看向女孩的冲动。可是这人啊,哪是那么容易说不怎样就不怎样的呢?有些时候越是抑制越是难以控制,他的眼睛倒是比念想快了一步,再一次看向女孩。
      不知何时方岩站在女孩身边,亲切的和她打着招呼。顿时孙阳脱口大喊:“方岩,快跑!”可方岩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再加上距离稍微有些远,又伴着难以捉摸的风儿,他竟有一时的恍惚,仿佛孙阳正隔着一个世界喊话,只见嘴在动身体在动却听不清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一阵风吹过,红裙飘扬,裙底结着无数个蜘蛛网,大大小小,交叠平行,让人不寒而栗。孙阳头冒冷汗眼见女孩提起裙子走向方岩,那裙底的蜘蛛网瞬间缠绕住方岩,无数小红蜘蛛顺着网线爬上方岩的身体……
      
      春天·破茧
      雪花片片飞,落入手中看不见。陈冉冉银铃般的笑容定格在苏沐记忆之中,从此,哪怕全世界的美女倚在他怀中,他都不以为然。或许当一个男人心里住着一个女人时,其他再好再完美的女人都无法挤进去,爱的距离有时候是零。
      “别再离开我了!”陈冉冉睡过一冬,醒来时被苏沐紧紧抱住,一个男人炙热的泪水滴进脖间,火烫的感觉让陈冉冉不知所措。
      “你是谁?”陈冉冉一脸茫然,不熟悉的房间,陌生的男人,脸上还挂着泪水,却露出受伤的表情。
      听完医生的解释,苏沐无力靠在墙上,没想到一场意外夺不走爱人的性命,却残酷剥夺了她的记忆。苏沐不知道如何继续面对,却也不能就此离开他心心念念的爱人,回到病房时,陈冉冉正一脸抱歉看着他。
      “对不起,我记不得你了。”歉意话语温柔笑容,明明知道她是真心实意道歉,明明知道失忆她也是被迫无奈,却总有种被最爱之人温柔推开的感觉。
      “没关系,等你身体没有那么虚弱了,我带你去看樱花绽放,我曾答应过带你去的。”苏沐看着窗外,外面春暖花开,正是春日里最美好的时光。
      樱花朵朵,粲然绽放,一刹那天地万物也敌不过它的光彩,炫目、躲人、灿烂、光耀。苏沐站在一脸雀跃的陈冉冉身后,望着她脸上开心的表情,不知不觉心里也有些安慰,毕竟她的笑容一如既往。
      “啊!好疼!好痒!”突然陈冉冉抓着头发直扯,略长的指甲不停挠着头发,发丝即使再顽强也经受不了一个女人竭斯底里一般的摧残,转眼便掉落了不少。苏沐拉扯不过陈冉冉,甚至在他想要阻挡她时,竟被陈冉冉狠狠推倒。
      只是一个起身的时间,当苏沐站起来的时候,陈冉冉的头发已经掉光了。光秃秃的脑袋伤痕累累,带着斑驳血迹上下起伏,就像是蚯蚓为土地松土那样,有什么东西正从陈冉冉脑袋里冒出来。
      苏沐顾不得害怕,因为最心爱的女人比自己还要害怕,叫声那么痛苦那么惊慌,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救她。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本能的抱着陈冉冉,右手自觉地摸向她的头发,却忘记本该长满头发的脑袋现在已经光秃秃。
      但他还是摸到了,像头发一样柔顺丝滑,一根根,一条条,像头发那样细的白色肉虫。苏沐开始恐惧,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杀死这些虫子扯烂这些虫子就好了。于是他拼命扯出那些虫子,可是虫子越扯越多,越扯越长,他手忙脚乱时,陈冉冉慢慢停止了呼吸……
      “冉冉!冉冉!”醒过来的苏沐不得不面对失去爱人的疼痛,鬼哭狼嚎似的惨叫着。门外一群医生护士飞似的跑来,甚至还有护士在走廊高喊:“李医生,7号床那个妄想症又发病了!”

    图片 1

    第二章:一个叫苏沐的男人

    手淫者

    为什么苏沐也会抱着一本《百年孤独》呢?是不是男人都很喜欢这类型的书?想到这,她又摸上了自己项链上的小吊坠。这颗瓢虫吊坠是某年她生日的时候,赵珂送给她的,赵珂是个虫痴。用回赵珂的话,就是在昆虫的世界里面,一切都能规律并且单纯地存活着,没有人类的尔虞我诈。任予从前老取笑赵珂沉迷在虫子堆里,但是这些年下来,她反倒觉得赵珂的话是越来越有道理了。

    苏沐下车,朝诊所迈步,任予像是一只被猎人发现的小兔子,略显得些惊慌。

    “吊坠很好看。”浑厚的男性声音从身侧传来,任予手中的咖啡微微倾洒。

    “我吓到你了。”苏沐接过任予手中的咖啡:“手有没有被烫到?”

    “没有。”任予极不自然的将双手收拢。只是不知道为何,缩回的右手,拇指不自觉地去拨动自己的结婚戒指,似乎企图要把戒指取下来。当任予意识到自己这个小动作时,被自己着实吓了一跳。

    “嗯!这边走吧。”任予不敢抬头去看这个男人,选择走在前头,让男人跟在自己身后。只是,才跨出一步子的距离,她就后悔了自己这种行为。因为这样,自己没有穿外套的整个背都完整地呈现在苏沐的眼中。她甚至感觉到此刻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神,在自己的小腿、臀部、腰间、后背,甚至……甚至是脖子之间游走。她从一个小女孩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够散发出足够的女性引力,到现在不再年轻的二十八岁了,那曲线依旧,甚至应该更加迷人了。于是,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假装镇定推开诊疗室的门,把苏沐请了进去。

    门合拢后,任予走到柜子前,随手抽出一瓶精油滴到香薰灯上,才惊觉那是一瓶茉莉花精油。她清楚,面对女患者的时候,茉莉花精油能舒缓情绪压力,对有抑郁症的患者是很好的。但是对于男性,它又能够让那使人迷乱的阳刚之气肆意蔓延,并且,也无疑是一瓶催情的……她拧上精油盖子的手,有着细微地抖动。

    “我可以要一杯温水吗?”苏沐轻松自在地坐到靠近门口的沙发上。

    任予转过身子看他,这样的男人确实不像有心理疾病的。

    “我不习惯喝咖啡。”苏沐一边说一边脱下他的夹克,里面的衣服贴身,胸膛显露。

    任予避开了望向他的眼光,却又下意识地将胸脯挺了挺。任予有傲人的曲线,这点她足够的自信。

    接着,她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饮水机。

    苏沐没等她继续说什么,跨起步子迈了过去。经过任予身边的时候,她感觉一阵风吹过,撩动了自己的全部心思,淡淡的橘子沐浴露香气冲入自己的鼻。仿佛,整个房间开始弥漫了一股子骚动的味道。于是,任予开始怀疑自己接下来能不能冷静地跟苏沐进行交谈。

    任予快步走到自己的椅子前坐下,这是她第一次面对患者时有了慌乱,而自己也明白,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医生,这种行为是十分不当的。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使得自己实在需要用距离来平静内心。

    “我们可以开始了。”任予把头发拨到了肩膀后,尝试直视苏沐的眼睛。

    “希望我说的话,不会……不会吓到你。”苏沐喝了一口水,整个人往沙发后靠去,似乎想要将自己整个人都陷进去,但是他的身躯太魁梧了,沙发明显是无法满足他这种需求的。

    他双手交叉枕到了脖子下,深深地呼了口气,声音小了点,但依旧浑厚,也很直白:“我有手淫的习惯,况且,我有极其频繁的手淫习惯。”

    这句话让任予感觉很明显的不适,心跳也突然加速了,她偷偷拉长了呼吸,大脑快速地转动,她开始懊恼自己为什么会完全不在状态。于是,她打开自己面前茶几上的记事本,快速地翻动几页,拿起钢笔“哗啦哗啦”地写了一行莫名其妙的字——频繁的自我欺骗。

    “苏先生,方便告诉我你在现在的生活之中,有女朋友吗?”任予的目光避开了苏沐的眼睛,转向看对方的手指上,嗯,他并没有佩戴戒指。

    “没有。”苏沐在简短回答之后,又不补充了一句:“我没有交过女朋友。”

    “从来没有吗?”任予依然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仿佛作为心理咨询师的自己反倒成为了被动的角色。

    “从来没有。”苏沐的话干净利落。

    “那,你手淫的时候,脑子里有手淫的对象吗?”任予继续问道。

    “有,我高中时期的一位学姐。”苏沐再次拿起面前的温水抿了一口:“以前读书的时候,我是个比较害羞的人,再后来进的是刑警学院。你知道的,这种学校里面基本都是男生,再到毕业后,我又加入了刑警队,工作也挺忙的,更没机会结识什么女孩子。”

    “你喜欢看书?”任予打断了他,因为她总觉得面前的男人对自己还不够坦白,一个他这种外型的男人,应该打小就很受女性青睐的。于是,任予想尝试从旁敲击。

    “嗯!我喜欢看书,而且是拿着一本纸质的书看,只有具备质感的东西,才能让我觉得满足。”苏沐又在微笑。任予发现这个男人,不止有好看的酒窝,竟然还有颗虎牙。

    “刚才我看到你在车上看书,长期这样阅读对视力不太好。”任予说。

    “哦,我是在离开刑警队之后……嗯!现在视力是不如从前……”苏沐有点欲言又止,最终点了点头,说:“出了点意外。”他这这番话有点奇怪,似乎想要隐瞒些什么。

    “那……你的手淫,跟那个意外有关吗?”任予大胆地设问。

    “嗯!”苏沐的回答很含糊,并且,腰杆再次靠回去沙发背上,没再说话。

    任予就对方的这一动作,更加能确定,他并没有对自己完全敞开心扉。当人们意见出现分歧,或者彼此感觉到不自在的时候,他们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身体倾向相反方向。

    但是,任予并不着急去攻破苏沐的心理防线。毕竟任何的心理治疗,都需要循序渐进的,而且,她感觉到,苏沐的心理障碍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笼统。

    “那我们说回刚才的话题上吧?你一直以来都比较依赖手淫这个习惯吗?”任予站起身子,将转椅拉到了苏沐面前不远处,坐了下来。

    “是的,我只靠这个,也……也只会这个。”苏沐若有所思,“我不像其他男人,我有洁癖,身体或者精神的,甚至……甚至有些完美主义,你懂吗?”

    “那你渴望女性的身体吗?”对方的话语中开始出现了两个连续重复的词汇,这让任予感觉舒心不少,仿佛主动权在逐步回到自己手里。

    苏沐大概没有想到任予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他有些吃惊,但是眼神里面却又流露出一种让人无法退避的甚至赤裸裸的犀利目光。不止,似乎还带有冲动!

    任予避不开这样的眼神,因为她早就明白,自己的身体如同被遗忘在角落的一株将要干枯了的蔷薇花。而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恰好如一海洋,平静的海面,底下全是惊涛骇浪、全是地动山摇,能灌溉自己,甚至淹没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原欲,都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击垮你的理智,让你原来的生活,变得面目全非。

    不知为何,这一刻的任予突然想到了朝夕公园的那个变态的“斩首者”,凶手一定跟眼前的这个男子一样,有着极其严重的性压抑,有着一样可怕的原欲。她吞了口唾沫,捋了捋自己耳边的发丝。站起了身子,背对着苏沐:“那你方不方便给我说说,那个让你一度幻想的学姐是个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呢?”说出这话的同时,任予有了一种很莫名的期待,她开始觉得自己在玩火。于是,她甚至再次站起,转身假装拿东西,把自己有着姣好曲线的背呈现给苏沐,似乎想要在视觉上刺激他。

    “她……她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孩,不管是过去,现在,抑或是将来。所以……”苏沐又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岔开了话题:“你刚才的那位病人是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吗?”

    “是的,郭子一个人住,她没有什么玩伴,也一直都习惯独来独往。”任予转过身子,朝苏沐走过去,坐到沙发上,与苏沐并排。可就在这时,她发现苏沐在搓手……

    当一个人感觉到兴奋的时候,搓手是最有代表性的动作。那么……那么对于郭子那么一位漂亮女人居然是独居这一讯息,被苏沐知悉后,他会兴奋?

    任予开始有了一种害怕,空气中弥漫着的东西,正在缓缓变化。

    “今晚就到这吧!”任予将身子又往他那边挪动了一点。从前,赵珂就说过任予无数次,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女子,胆子不大,偏偏就是因为好奇而想要往危险的事情上靠。

    是的,任予在试图尝试什么?或许,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测试下对方的反应,毕竟很多沉迷于手淫的青年男性,会变得在现实中抗拒与女人的交往。

    “好的,那我送你回家吧,现在很晚了。”果然,苏沐站起来,拿过自己的夹克套在身上。这时,任予再一次嗅到他身体散发出来的橘子香。

    “不用了,穿过朝夕公园就到家了,很快的。”任予礼貌性地冲他一笑。

    “不行。”苏沐语气强硬:“今天那里发生了凶案,你就算不害怕,但……”苏沐的微笑依然很好看:“但我会担心。”

    任予呆住了,望向苏沐。她竟然又想起了宋司楚,以及宋司楚那些个不管多忙多累,也要来接自己的夜晚。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心理师,你所想不到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