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自家在您身边

自家在您身边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4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58)


      谁不会偷懒?那肯定是天上的太阳了,那么哪里的太阳是最勤快的呢?每天都很早就出来了呢?那不用说,一定是山城的太阳。山城就如同它的名字,四面都环山,里面有着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与其说是小河,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小溪才对。这里的人犹如山城的空气那般纯,这里的人又像这里的太阳那般火热。
      世界上什么东西会在清晨把你叫醒?这谁都知道,闹钟啊。那么又有几个会同时响起呢,怕是会有四个吧。就在同一天,某个星期天的早晨,Y城北的车承佑,Y城南的徐英,山城的白桦和白帆,同时被闹钟惊醒。
      先说位于Y城北的那位,号称“马虎大王”的车承佑被一阵闹铃声所惊醒,他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倒是碰倒了不少东西,书本啊,闹钟啊,电话啊,手机啊等等,在一片声响中他摸到一个手机,拿到耳边一听不是,再拿起电话来,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端的父亲就连珠炮般的说开了,承佑,都几点了,还没起床?今天可是你去自己公司报到的第一天啊,还不快起床!你再这样的话,我叫你妈过来把你接到美国去。车承佑迷迷糊糊的应着,把电话挂后又蒙头大睡。没过多久后,他猛地想起今天是厨师比赛报名的最后一天。他赶紧起床,漱洗完毕后搭出租车去往比赛报名点。
      可惜的是,也算车承佑倒霉,马虎大王碰到一个突然冲出来的女孩……就这样让承佑错过了厨师比赛的报名时间。不过,还好,当他赶到报名点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主办方说,他最崇拜的大厨郭岩就在自家开的饭店——山城饭店,这个发现让他欣喜不以,先前的不快一扫而空。既然老爸让他去饭店报到,不如就在自家当大厨好了。这样想着,他加快了去火车站的脚步。
      再说Y城南的那头,自从徐英接到父亲的电话后,称母亲病重,要她火速回到山城后,就再也没有心思好好工作了,她想起小时候和母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电话里始终传来山的声音,她知道山喜欢自己。但她更知道自己不能给山任何的承诺,也不能给山,他想要的幸福,而且敏比她更适合山,也更爱山。她在心里默念着,山忘了我吧,好好待敏。她收拾了几件衣服,她把自己住的那个房间租出去了,她是不打算回来了。她看着桌上那张照片,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把它带上。徐英看着相框里的全家福,照片上的四个人笑得多开心,可是原来幸福的四口之家,现在却只剩下了三口,而且很有可能以后就只有她和她父亲了。她最后看了看这个房子,轻轻带上门走了。
      徐英拖着沉重的箱子,沿着房子前面的路走着,她可以搭公车或坐的士,但她就想这样走,她怕以后再没这个机会了。就在她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长空,一辆车停在了离她0.5公分的地方……
      最后说说山城的白家兄妹——白桦和白帆,他们两兄妹在镇上开着一家花店,每天都要把新鲜的花朵运到镇上去。白帆喜欢这份工作,虽然哥哥(白桦)总催她去找一份正式的工作,但她却从来都不急。白桦很疼他这个妹妹,对于此他也就只有默认的份了。白帆是个快乐的女孩,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会说她的笑容就像这山城的太阳那样灿烂,她的笑让人从心底里涌起一股暖流。白桦很疼爱这个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妹妹,可是后来这种疼爱慢慢地演变成了他对白帆的爱。
      “哥,你看我干嘛?”白帆一转头正好碰到白桦的眼神,她不解的看看自己身上。
      “哦,没什么?”白桦收回眼神,“累了吧,快上车。我们要出发喽。”说着递过来一条毛巾给白帆,示意她擦擦额头上的汗。
      白帆坐上汽车,他们一路有说有笑的开着车,去向他们的小帆花店……
      Y城北的车承佑和Y城南的徐英同时来到了山城,这四个年轻人又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咦!你不是那个差点撞到我坐的那辆车上的女孩吗?”车承佑无不惊讶又很自然的坐在了徐英的对面。
      徐英看了看车承佑不搭理他,自己又看向车窗外。
      “你是要去山城?”车承佑见徐英不回答,又自顾自的说开了,“去旅游?去探亲?现在这个季节去山城旅游的话,不是很好哦。”
      徐英实在受不了眼前的这个啰嗦的家伙,只得随口应着,去山城探亲。
      恰在此时,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了起来,火车站也开始启动了,一路他们无语,车承佑心想着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
      
      二
      山城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内,山城饭店的两个经理——苏纬和罗灿正焦急的等在旅客出来的方向,苏纬的手里拿着一块写着“从Y城来的车承佑”的纸,并在不停的议论着这个传说中的,未来的山城饭的总经理会是什么样的。罗灿不停的看着手表,嘴里还在嘀咕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人怎么还没来呢。”
      就在这时,苏纬和罗灿看到了一个女孩子从里面走出来,罗灿用手碰碰苏纬问道:“那个会不会是的?”
      苏纬顺着罗灿的手看向前面,有一个长得很是清秀的女孩正往他们走来道:“不会吧,看名字应该是个男生才对。”
      而此时车承佑也拖着行李箱紧随着徐英出来,苏纬和罗灿拦住了车承佑问他道:“先生,请问你是车承佑,车先生吗?”
      车承佑摘下墨镜看了看苏纬手中的纸,摇摇头,便走了。留下苏纬和罗灿两人还在那里等着。他听到后面两个人的议论后,又折回去对着他们说着:“我想你们的那位车先生不会笨到连自己的母语都忘了吧。”说完他扬长而去,剩下两个愕然的人。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车承佑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接了起来。里面传出父亲的声音,车承佑把手机拿的离得远一点,免得被父亲的声音把自己的耳朵给震聋了。他的表情有点怪怪的,大概是和父亲刚吵完架吧。他是个很马虎、很任性、很爱耍小聪明的人,有着一股韧劲,对于感情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的至理名言便是:小事马虎,大事决不马虎。对于这样一个男孩,可以说对他是又爱又恨。他和徐英以及他和白帆之间是爱情,还是友情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就说这次厨师大赛的事吧,是他跟老爸打赌打赢的,可是老爸后来居然赖账,没办法,他只有偷偷跑去报名。不过,现在好了,比赛参加不成了,但却让他知道了郭岩在自家的饭店里掌勺,呵呵,堂堂的车氏企业的少东竟然在自家饭店里当起了厨师,想想都觉得蛮好玩的,想着这些,他的嘴角不禁抹上一丝笑意。
      到山城后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车承佑躺在自家的老房子里,想象着以后在山城的日子,他在心里默念着,老爸,看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发现我的决定是对的。我会做出一番事业来给你看的,不靠家族的力量,我车承佑也一定可以的。加油!车承佑。这一晚,他做着香甜的美梦睡去了。梦中,他又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和他的那些小伙伴在一起玩的情景。
      没有闹钟的打扰,车承佑一直睡,睡到中午才起来,他伸了个懒腰,懒懒的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玻璃窗,对着外面大喊着:“早安!山城!”而后又挠挠头,想想不对,现在是中午了,于是又对着外面大喊一声:“午安!山城!”
      车承佑走出老屋,带上门,骑着那辆单车,去了田间。他很爱在田间的那种感觉,好像那种感觉是与生俱来似的。他看见前面有一个人影在闪动,看后背好像是戴仑,他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后背,那个弯着腰拿着一把锄头在锄草的年轻人头也不回的道:“小楠,别闹了,等下我就回去。”
      “我不是小楠啦!”那个年轻人闻声转过头来看到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他很是惊讶的定了两秒钟:“怎么是你,承佑!”
      “是我啊!”
      “几年不见,你一点都没变哦!”
      “你在Y城还好吗?”
      “我很好,真的。对了,小楠是谁啊?是你女朋友吗?”
      戴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道:“小楠,是我女儿。”
      这回换车承佑惊讶了:“不会吧,你……你……你已经结婚了?我记得小时候……”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不足为凭的。”还没等车承佑把话说完,戴仑带有几分羞涩的打断了他的话。他和车承佑两个人边走边聊,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
      “对了,你这次回来,有一个人肯定会很开心。”
      “谁啊?”车承佑不解的看着戴仑,“白桦吗?”
      “白桦当然开心,但更开心的要数小帆了。”
      “小帆?你是说每天跟在白桦后面,梳着两条小辫子的白桦的妹妹——白帆。”
      “是啊,她要是知道了,非高兴死不可。”戴仑扶了扶眼镜接着道:“她现在在帮你们山城饭店做花艺设计。她可是一直在等你哦,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说‘长大了会娶她’?”
      “哦,可那是小时候的话,不能信的。难道,她为了这句话,一直在等我?”
      戴仑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下车承佑陷入了沉思中,他喃喃道,我想,我该去看看白妈妈了,小时候,她对我那么好。想到此,他和戴仑道别,去了另一个方向。
      车承佑刚离开,白帆和白桦两个人便和戴仑打了个照面。“戴仑哥,刚才那个是谁呀?”白帆望着车承佑的背影问着戴仑。
      “哦,那个是车承佑。”
      “你是说,那个被你和我哥戏称为‘马虎大王’的富家子车承佑。”
      “是啊。怎么了,是不是很开心呀?”
      “我才没有呢,对了,要不要搭我们的便车回去?”
      “好啊,可是你哥他?”戴仑欲言又止。
      “没事啦,多一个人只是挤一点而已。”白帆转而看向白桦“是吧,哥。”
      白桦接着白帆的话,笑着道:“是啊,没事的。上车吧。”
      “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他们三个人一路欢歌笑语的回到他们的家。
      “妈,我回来啦!”
      “哦,小帆回来啦!”白妈妈笑着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她的这个宝贝女儿。
      “你怎么在这里?”白帆发现车承佑坐在位子上,有点不高兴道。
      “小帆,怎么跟承佑说话呢?”白妈妈轻声说着白帆,转而又看向车承佑,“承佑啊,不好意思哦,小帆就这样。”
      “白妈妈,快别这么说了,没事的。”
      “承佑你几时回来的?”白桦从门外走进来也看到了车承佑,他很是惊奇的问道。
      “昨天回来的。”
      “小海,小帆快来尝尝承佑做的菜。”白妈妈坐在那招呼着。
      “他会做菜?”白帆不屑的看着承佑道“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如果真会做,那也一定很难吃,我才不吃呢。”说完关上房门,不理他们了。“承佑做的吗?那我得好好尝尝了。”白桦见状拿起筷子夹起菜尝了尝,连声说着好吃,他过去敲白帆的门,叫她出来尝,不尝的话是她的损失,房内的白帆也很出来尝,但因为之前说过不吃的话了,再出来的话岂不很没面子,说什么也不出去吃。
      
      三
      山城的晚上比大都会里的来得静,山里人都习惯早睡,这时候的山城正处于一片黑暗中,偶尔可听到几声不知名的虫叫声,这更显得山城的静。可是在这样的夜晚,整个山城至少有两人是失眠了,他们是谁?他们便是车承佑和白帆。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失眠呢?
      白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她起来开门径直走到厨房里,想找找看有没有吃,晚饭没吃,现在肚子在闹空城计了。这时,白桦因为口渴而走到厨房找水喝,“小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白桦看到白帆也在厨房感到很奇怪。
      “我睡不着,起来找点吃的。”白帆看向白桦,“哥,怎么也还没睡?”
      “呵呵,我有点口渴,起来喝点水。很晚了,早点睡吧。”
      “哥,我……”白帆叫住了准备回房间的白桦。
      “有事啊?”白桦回过身问着白帆。
      “能陪我说说话吗?”
      “可以啊,不过去外面说吧,不要吵着妈妈了。”
      白桦和白帆两兄妹,走出家门来到了院子里,坐在了放在院子里供人聊天用的椅子上。夏日里的晚上的山城一扫白天的闷热,留下的是一片凉爽,一弯新月如晶莹剔透的水晶挂于天穹。
      “哥,你说,车承佑这次回来是做什么呢?”
      “嗯,不知道。”白桦看向白帆,“你还很喜欢他的,对吗?”
      “才没有呢。”白帆脸转向其他地方,两条腿晃啊晃的,“哥,说真的,他回来干嘛?”
      “没有?那你干嘛每天拿着个他送的小木偶发呆?”白桦看着白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很喜欢承佑。”
      “我……”
      “傻丫头,是自己的幸福一定要紧紧的抓在手里哦。”白桦打断白帆的话。
      “哥,我没事了。”白帆看向白桦,她心里很感谢她这个哥哥,总是在感到最无助的时候,最困惑的时候给她帮助。“哥哥,谢谢你!”
      “傻妹妹,说什么话呢,我们是一家人嘛。”白桦摸摸白帆的头,扶她起来,“快去睡吧,很晚了。”
      此时的车承佑也陷入失眠中,他可没像白帆那么幸运有一个可以帮她分析问题的哥哥——白桦,所以他只好求助戴仑了,他最好的朋友。
      睡梦中的戴仑被一阵电话声惊醒,他迷迷糊糊的喂了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车承佑的声音,“戴仑,我怎么也睡不着。你等着,我马上来找你,我还带了酒呢。”戴仑这下总算被惊醒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被吓醒的。
      “老兄,现在几点了,都十点多了。”
      “不晚,才十点而已。”
      “而已?你不知道明天我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做?”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了。”车承佑央求着。   


      1
      关中梦饭店的礼堂里正在召开职工大会,总经理殷东正在讲话。
      “春天到了,是旅游的旺季,也是我们饭店最繁忙的季节。
      每一年的这个季节,我们都是既忙碌又充实,我在这里感谢大家一直对工作的辛苦和热情。
      看到习主席关于中国梦的讲话,我的内心就充满激情。中国梦是我们所有中国人梦想的集合。其实,每一个人的梦想都差不多,那就是,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实现自己的价值。而我们国家的梦想,就是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国家走向富强。
      关中梦饭店是我们每一个员工的家,我们在这里挥洒劳动、汗水和智慧,我们用专业精神在这里创造价值,也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们饭店到今年年底就已经整整建立了30年了。
      饭店从建立以来,就一直秉承微笑优质服务的宗旨,挖掘和发扬关中美食文化的精髓,多年来,受到了各界朋友的好评,今后,我们将继续秉承这个宗旨,把关中美食文化的精髓传播到全国,乃至世界。”
      殷东的讲话,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也都很兴奋。
      吴雅,坐在下面,她看了看不远处的章俊,但是,章俊并不看她,一直扑克脸。
      会议结束后,大家的情绪都都备受鼓舞,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当中。
      厨房里也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副厨李庆正助手武真和厨师们做午餐前的准备。
      客服部经理吴雅正最后一次检查着春季的工作计划,准备给总经理拿过去。
      设备部经理章俊已经完成了对厨房设备的检测,现在正率领着部下检查饭店的电脑网络系统,监控系统。
      2
      C城,A大学里,徐英刚从图书馆出来,室友郑晨过来找她。
      “吴老师让我们去办公室找她。”郑晨说。
      “知道什么事吗?”徐英问。
      “我猜,可能是毕业论文的事情吧,去了,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往教学楼走着。
      徐英和郑晨两个人都是企业文化专业硕士,吴老师是她们的导师,等这个春天过去,到了夏天的时候,她们就该毕业了。
      “你们两个进来吧。”导师吴老师看到她们两个,招呼她们进来。
      “是不是我们的论文初稿有问题啊?”两个人略微有点紧张,本来,论文早早完成之后,两个人还想做些其他安排。
      “郑晨写的是制造行业,文章结构和内容基本上还可以,但我希望,你找个工厂,去实地干几个月,再充实一些细节。”吴老师先对郑晨说。
      “噢,好吧,我正打算这学期去呢,已经找好地方了。”郑晨说。
      “吴雅写的是餐饮行业文化,这个选题很好,文章写的也不错,可是,你写的是反映意大利餐饮文化的意大利面,我们国家的餐饮文化历史这么悠久,内容这么丰富,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我反而觉得你写反映我们国家餐饮文化的臊子面,会更好。”
      “可是,老师,我看的资料全部都是意大利餐饮文化方面的,所以,现在满脑子都是跟意大利面相关的东西,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时间又这么紧,如果重写的话……”
      “所以,我才让你写我们国家的臊子面,文章写的好有什么用?内容也得有意义才行。光是我们国家的臊子面都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很有内容可挖掘,如果不写的话,有些可惜。”吴老师说。
      “好吧,我试试。”吴雅无奈地说。
      “不用担心,你的文章结构已经很好了,只要把内容改变一下就行。”吴老师说,“但是,光看资料是不行的,你也得找个地方去考察。”吴老师说。
      “是,老师。”吴雅说着,正准备和郑晨一起出门。
      “还有一件事情,”吴老师说。“四五月份学院要搞个“中国梦”主题的故事征文,我们搞企业文化的人,一定要会讲故事,你们两个都写文章参加吧。”
      二
      1
      徐英和郑晨回到宿舍。
      “可怎么办呀?时间这么紧,如果在开题报告的时候,老师说让我改就好了,现在怎么来得及呀?”徐英还在发愁,“还要写征文。”
      “我看老师是觉得你的文章写的好,用来写意大利面可惜了,才让你写臊子面的。你一直在看餐饮行业文化,肯定能写好的,别着急,臊子面以岐山臊子面最为著名,是陕菜体系的,我认识一个陕西菜饭店的老板,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郑晨说。
      “先不用吧,我先想想要怎么办。”吴雅说,“你的实习地方联系好了?”
      “是,在F城,我后天早上就走了。”
      郑晨走了,徐英这两天,不是泡图书馆看资料,就是在书店转悠,还在网上定了一大堆的书,就算这样,也还是没有个头绪呢,“真是,要疯了。”
      2
      这天中午,徐英刚刚从图书馆回来,走到宿舍楼下,就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走过来,“徐英,丫头,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也不接电话呢?等的我急死了,我晚上的飞机,下午还要去买东西。”
      “你,认识我吗?”徐英看着这个男人虽然有点眼熟,但自己的确不认识他呀,可是他既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叫自己丫头,实在有些奇怪。
      “我叫李庆,是吴雅的表哥,她让我帮你带的东西。”那个男人说。
      “是李庆哥?”徐英这才想起来,在大学闺蜜吴雅的相册里,见过这个人,“对不起,因为在图书馆,手机开的静音。”
      徐英拿出手机,看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微信里,有两天前,吴雅发的信息,这两天,也都没有看。
      “对不起,李庆哥,你晚上几点的飞机?要买什么?”徐英说。
      “景泰蓝,晚上七点半。”李庆说。
      “现在是十二点半,还有几个小时,我跟你一起去,我知道一个地方。”徐英说着,就要跟李庆一起出门。
      “你先把这些东西放下再说。”李庆指了指自己手里的袋子。
      “是什么?”徐英问。
      “臊子。”李庆说,“吴雅说,她上学期间,带到学校的臊子,你都很喜欢吃。”
      “对呀,我就是那时候跟她一起吃了很多,才喜欢上餐饮文化的。”
      徐英把东西放到宿舍下来,两人走到学校门口,“等我一下。”徐英进到麦当劳,买了两杯咖啡和两个汉堡出来,“先吃一点吧,等买完东西,再到机场附近,好好吃饭。”
      徐英带李庆来的是珐琅厂,“买景泰蓝,到这里来,最正宗了,还有很多大师作品,你要买什么?”
      “还不错,看看吧。”李庆说。
      李庆挑中了一件很精致的手镯和一件大师作品:百花绽放粉盒。
      “是买给女人的,女朋友?”徐英好奇的问。
      李庆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哼,还保密呢。”徐英在心里说。
      徐英把李庆一直送到机场。
      “去吃点东西吧。”看到时间还早的的徐英说,眼睛看向一家意大利面馆。
      “好吧。”李庆却拉着她进了一家油泼面馆。
      看到徐英被热油泼到白色面条上的红红的辣椒粉上发出的“滋滋声”吸引。
      “再加点醋,拌匀。”李庆给徐英做的示范。
      “我承认,比起意大利面,油泼面的口感更好,筋道、有麦香味,只是,环境不能相比。”徐英吃的很满足之后说。
      “以后会好起来的,我们的餐厅环境也会往卫生、舒适,甚至高品位的环境发展,而且已经有很多这样的餐厅了,你要不要来关中梦看一看?”李庆说。
      “以后有机会吧。”
      看着李庆进了安检,徐英才自己坐地铁回到学校。
      
      三
      1
      晚上,徐英在宿舍里和吴雅微信聊天,“臊子收到了,谢谢,玫瑰。这两天都忙晕了。”
      “忙什么呢?”
      “论文得重写,意大利面写的好好的,可是,导师一定要让我写臊子面。”
      “当然得写臊子面了,你来吧,到我们关中梦饭店来。”
      “我,就在附近找个饭店去实习吧,你那里太远了。”
      “这里的臊子面才地道,你来了,就知道了。”
      “你跟你的那个章俊进展的怎么样了?”徐英问。
      “别提了,还像以前一样,跟我摆着一张扑克脸。今天开会,总经理讲到中国梦、关中梦,还有每个人的梦想,我都没有多少感觉,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只有一个梦想,就是章俊,我这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呀?就连来关中梦工作,也是因为他。”
      “你是太深情了,现在哪有像你这么深情的女孩。会动心的,他一定会动心的,连我都被你打动了。”
      “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有希望了,本来这两天,被他冷冰冰的态度伤的很深呢。”吴雅说着,想起来,“对了,徐英,你来吧,正好,我们饭店要进来一批新员工,下周开始培训,你跟着走一遍,饭店的历史、文化、美食产品、流程什么的,就都很清楚了。”
      “我考虑一下吧。”徐英说。
      2
      李庆从飞机场回到住处,时间已经很晚了。住在一起的章俊还没有睡,李庆的助手武真,家就在附近,今晚不住这里。
      “回来了,会开的怎么样?”章俊问。
      “很好。”李庆嘴上说着,心里最近却一直看不惯章俊,因为表妹吴雅。
      吴雅是李庆姑姑的女儿,姑姑、姑父都在国外,所以,吴雅从小在外婆、舅舅家跟李庆一起长大。
      同是高中同学的三个人,李庆也知道吴雅一直喜欢着章俊。
      而当时章俊已经有女朋友了,并且大学毕业后,就结了婚,可是妻子去了国外,两人长期两地分居,两年前,离婚了。
      吴雅觉得自己又有了希望,回到Y城,到章俊上班的关中梦来工作。但章俊对吴雅一直保持着距离。
      “你还放不下卓艺吗?都已经离婚两年了,吴雅她……”李庆终于把忍了很久的话说出来。
      “你能放下沈静吗?她也已经出国两年了。”章俊说。
      “是啊,这年头出国的人还真多呢。”李庆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似乎人人都有一本要念的经。
      沈静说她最近要回来,让李庆兴奋了一阵子,就连去C城开会,也不忘了给沈静买礼物,李庆,拿出景泰蓝手镯和百花绽放粉盒来看。
      “是买给女人的,女朋友吗?”一张清秀的脸庞出现在李庆的脑海。
      
      3
      早上,徐英起的很早,到操场跑了跑步,在食堂吃过早饭,就去教学楼找吴老师,她知道吴老师今天第一节有课。
      果然,吴老师已经到办公室了。
      “老师,能不能不让我修改论文的内容了?”
      “怎么,有困难吗?”
      “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徐英跟老师讨价还价。
      “时间紧,也想办法克服吧,到时候,你会感谢我让你做的修改。”吴老师笑着说。
      “没有办法了,吴老师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从吴老师办公室出来,徐英想着,拿出手机,准备给吴雅打电话。
      吴雅早上也起得很早,早早就来上班。她拿着春季工作计划书准备去总经理办公室。
      在楼道里,遇到章俊,章俊向她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今天是怎么了?以前,都是躲着我走的。”吴雅心里嘀咕。
      “吴雅,你来的正好,”总经理殷东把吴雅的计划书放在桌子上说,“从下周开始的新职员培训工作,你来负责安排,再找一个助手帮你一起做,你看谁合适呢?”
      “章俊,行吗?”吴雅说。
      “章俊,可以呀,设备这周已经检测的差不多了,正好章俊也要给新职员上设备培训课。”总经理同意。
      “是。”
      “那就这样吧,你去和他说。”总经理说。
      “我,我吗?”吴雅迟疑。
      “怎么,要我说吗?”
      “好吧,我去说。”吴雅说。
      吴雅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刚走到章俊办公室门口,徐英的电话来了,“是,亲爱的,什么事?啊,你要来吗?今天下午到,真是神速啊!太好了,几点?我去接你,下午见。”
      章俊从另一头过来,看了看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外手舞足蹈的吴雅,走进去了。
      “章俊,下午,开车跟我去机场接个人。”吴雅对章俊说。
      “什么?”
      “是总经理让你跟我一起去的,不信,你去问总经理。”吴雅说。
      一路上,车里。章俊开着车,不说话。
      “其实,我是想跟你说,总经理让我们两个人负责从下周开始的新职员培训。”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吴雅说。
      “知道了。”章俊淡淡的说。
      徐英一出来,几年不见的两个人非常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章俊只管专心的开车,并不插话。
      徐英自然要跟吴雅住在一起。
      “他就是章俊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进门后,徐英对吴雅说。
      “是吗?你还看出什么了?”吴雅笑着问。
      “他在克制着自己,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徐英发表看法。
      “在你看来,是这样吗?”吴雅说。
      徐英点头。
      
      四
      1
      新职员的培训开始了,徐英跟着一起参加。吴雅和章俊虽然是培训的正副主管,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并不多。
      首先,是总经理殷东讲解关中梦饭店的历史、饭店文化,经营宗旨。
      接下来,是作为主厨的李庆讲解饭店的餐饮体系和美食品种。
      李庆做了充分的准备,PPT做的非常漂亮,图文并茂,看的新职员们直流口水。
      所以,中午,当李庆和助手武真一起给大家发放准备好的关中美食,凉皮和肉夹馍的时候,大家发出一片惊呼。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家在您身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