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看不懂的男人

看不懂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9-10-14 12:48编辑:言情小说浏览(53)

    与他再重逢那天的情景,在心中辗转千遍。怎样的故事框架,怎样的寒暄。只是思量逃不过注定。镜花水月轻轻碰触便会支离破碎。所有的缘起和缘灭总是匆匆地在我们身边发生。
      
      她们是看不见正面的女子。
      
      彭泽,干净的男子。总是把头发剪得极短,藏不住黑色眼眸的锐气。让人瞬间看出端倪。他的指甲修得很整齐却毫无光泽,我不知道那上面能否映出天空的颜色。
      
      他习惯黑色,然后告诉我,黑色可以藏匿。但他分明不愿。是这样一个人。
      
      黑色的咖啡袅袅地冒出热气,可是没有温度。窗外的枝桠笔直朝上,宛若没有欲望的诉求。落叶是遗忘的记忆。
      
      彭泽说,四月离开了他,奔那个男人而去。他只是浅笑,旋转着杯沿,雾气里面没有表情。
      
      
      
      我,四月,彭泽。有时候瞳孔里还会再现他年少的身影。瘦削的侧面,却倔强地一遍一遍地往篮筐里投篮。
      
      那时候,四月拿着白色的毛巾远远观望。她是笑容凛冽的少女。夏天的时候,手总是冰的。我拍打着彭泽的后背,说,好好温暖四月。她冷血。
      
      四个月前,一个寓言,四月结束了与彭泽两年的同居历程。坚定的信念是她不缺乏的东西。她在电话里短促地说,期限到了。她指的是,彭泽用金钱对某段青春的买断。转身并非她的初衷,不过当时当地,人已与昔时不同。那个时候,四月的选择——那个男人,没有回望,甚至没有眼角的余光,绝尘而去,从我在A市租住的房间里搬走了所有行李。绝望是重重摔上的门。
      
      后来,彭泽来到了A市。今天,在这安静的淡漠的咖啡馆。没有语言,只剩下聆听。
      
      身边有看客往来。他们都是主演。我右边隔两块桌子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眼神闪烁,左顾右盼。一座座孤岛。每个人彼此隔绝。用尽全力也是漂流。我轻轻咬紧了嘴唇。
      
      
      
      我与四月曾经交好。不是很亲昵的朋友,但已经足够交换秘密。18岁时她拥有一头细软的长发,常常在我们夜聊的时候轻挠我的脸。她告诉我关于彭泽对她的爱恋,然后发出细微的笑声。天花板是无边的宇宙,我只觉孤单。后来,四月疲惫地辍学,我终于得以安眠。
      
      一切转变源于那一次短暂旅行。
      
      那只是两个少年的异想天开,某次逃脱,只是单纯地想学会自己行走。他们准备了整整一个学期,在学生中间搞一种密密的非法抽奖活动,凑够了旅行的所有费用。那个暑假的一天,四月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他们要出发了。
      
      我郑重宣布,会保守这个秘密,并帮忙维系谎言。四月的指尖,没有质疑。从我的掌心滑过。
      
      这次旅行并不顺利,仅仅持续三天,四月便扭伤了脚。再过三天,两个出走的少年被父母们焦急地寻回家。回来后她附在我耳边轻轻告诉。彭泽看护了我三天,在B市的旅店。小块小块的釉色地板,飘飞的浅淡窗帘,不眠不休的观看,彼此都可以从对方眼中看见清晰的自己。我们看法国的文艺片。但是里面的谈情说爱太过冗长,我们看得昏昏睡去。手还握在一起。光线被墙壁吸收,无精打采,一明一灭。这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我心念一动,悄声问四月,有没有发生。我心知她是极为早熟的女子,而且有奋勇向前的心性,义无反顾。但她笃定地答我。没有。彭泽对她极为珍重,断不敢迈出那凌厉的一步。他会永远等候她,不离不弃。
      
      呵,四月,全然是恃宠而娇的女子,她不知那一刻,我的指甲掐进肉里,淌出不甘不愿的血滴。
      
      现时,彭泽静坐于我的对面。他仍然是那个誓言不离不弃的男子。可是让他不离不弃的女子已经率先逃走。
      
      要给的变空了,成就尴尬局面。他却还在笑。不动声色。好像他是看客我是当局者。
      
      他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手指苍白,执著无畏的颜色。他说,我还会等四月回来。
      
      热气已然散开。我手中的曼特宁咖啡渐凉,愈加苦涩。店堂里旋转着不知名的音乐。带有几分凄清的。行走在音乐底下的侍者僵硬木然,职业化的笑容。他们布景,我们念对白。
      
      
      
      那是美好旅行的后续部分。由于脚踝的骨头没有完全接好,四月向学校请假半个月,重新治疗。
      
      她的父母为了这次事情大为震怒,治疗期间,不让她与彭泽有任何接触。我便成了爱情邮差。我简直无法想象,他写这样的文字,她传递这样的语言。他应该是习惯置身事外的少年,她应该是骄傲的冰冷的少女。他们击碎了我所有可以触摸的料想。
      
      热烈。这样的热烈令人不堪。
      
      我把几封信件绞成碎屑,在空中纷飞得很美丽。可是人家那边花好月圆,我这厢形单影只。这样的泄气解恨,有什么意思?这个念头让我沮丧。我无清醒预知,上帝已经在我身上打下罪的烙印。
      
      开学后,学校里开始有奇怪的传言。说四月和彭泽两个人离家出走,跑到B市同居。
      
      是的,他们父母的几个询问电话已经足以在敏感的人群中掀起轩然大波。又有一种传言,四月怀孕,所以才请假半个月去堕胎。
      
      孩子们的脸是狰狞的。他们津津乐道。他们口无遮拦。这么惊人的事情在他们平淡无波的生活中初次发生。怎能不逮住。茶余饭后。窃笑不已。故作吃惊表情。交头接耳。
      
      我用力地辩白。替四月,替彭泽。可是这无济于事。亢奋的情绪中,我的维护无异于火上浇油。结果背道而驰。终于,学校取消了彭泽保送生的资格。
      
      
      
      当四月回到学校,她站在了流言的聚光灯下。满座皆异样眼神。张牙舞爪。她并不知这眼神的发端,亦不知这眼神的终结,只是拉着我,一起去彭泽班上找他。
      
      一个明显幸灾乐祸的男生说出了一切。一个字,一个字地投掷在四月身上,砸出了血,再落下来。四周嘈杂。可是没有人。
      
      我紧张地看着四月,试图预测她的行为。可是她平静得令人害怕。
      
      她问彭泽,怎么办。声音轻微。可是彭泽一语不发。不耐,烦躁,愤怒,焦急。所有情绪交替出现。一直以来的梦想遭到毁灭,这于彭泽而言,灭顶之灾。
      
      怎么办。她机械地重复。沉默。他仍旧紧紧抿住双唇。长久的持续。我拉彭泽的衣服,期待些微回应。可是。没有。石子投入湖中,不起涟漪。
      
      四月的掌心冷至冰点。已经再也没有希望可以榨压出来。以后,那一幕永久定格于我脑中,鲜明深刻,无法磨灭。
      
      四月,定定地看了彭泽一眼,接着转身,奔跑。她的长发吹拂在我的脸上。我听到了它们在风中摩擦发出悲痛的哀响。细细碎碎。
      
      多年后我才明白。女人的无望和绝望。便是那样。
      
      
      
      你与他是否结束?彭泽突然发问。问的时候,他还是一派云淡风清。只是想让我明白他的问题不带任何企图。但。不必如此卖力演出。
      
      我扬手要了一份起士蛋糕。只是把脸埋入食物里面。伤口还未结疤,又再度被掀起。我值得被人这么残忍地对待。
      
      他,斯哲,四月并非最初却定是最后的爱人。我苦苦抓在手心的男人。四个月前,把决绝留给我,储藏起所有温情,留待四月。他走的那天,天气意外地放晴。空气里看得见微尘。细细地,吸附在他的头上,身上,无比眷恋。久而不去。
      
      他早已预订飞往C城的机票。早有蛛丝马迹。预谋。
      
      周遭的一切变得模糊。我匆忙低下头。阻止泪水的方法,其实不是这样。
      
      已经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三人行。甫一开始,四月的邀请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陌生。她的笑容很镇定,有着坚定的鼻翼。我诚惶诚恐,唯恐打碎和丧失。
      
      那时候的斯哲第一次进入视野。一个宽厚和善的男人。记忆最深的是那手指纤长的手,给我问候,不留余地。他的手干燥,有力,而温暖。是和四月迥然相异的红尘烟火。
      
      又是三人行。我早已习惯沉默的姿态。但始终未曾有抽身而退的打算。我深知,倔强潜藏于不动声色的表皮。那时我的一贯伎俩。所有的语言只对自己说。何其猥琐。
      
      四月和斯哲交往不过两年。两年的时间。或者长。或许短。长的背后是四月坚定的心防。短的前头是斯哲不倦的守望。
      
      这个男人用情极深。和光阴里的少年彭泽一样。他看破四月的伤,但并不说破。只是一点一滴。愿意在岁月的长河中善待这个女子。感化她。
      
      四月说给我听。在退学后,她经过了一段漫长崎岖的艰难历程。后来几经辗转,暂且栖身。只是前尘往事已经不可回望。生命中的过客让她流失。我不解她的晦涩。只是依稀窥探到,她的屈辱和悲哀。
      
      
      
      退学后。四月的父母尝试为她找了另一间学校。远在城郊。到那学校报到的第一天,四月写了一封信寄给彭泽。
      
      她在信中说,我对谣言感到厌倦。不想为此断送自己前程。其实我们也无非一场游戏而已。我们这么小,能懂什么?你好好学习。不用再挂念。
      
      谎言。尽是谎言。她找到了班主任,找到了教导主任,把风波的一切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以退学,来换取和成全彭泽的保送资格。那时候我站在旁边。呆滞。木然。这样的后果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少年世界里的颠覆。如此。
      
      在城郊的学校念了半年后,四月从我的世界中彻底消失。她的父母也没有关于她的讯息。只是痛苦欲绝地。一遍一遍呼唤。
      
      重大的变故再度降临于四月身上。后来的重逢中。她不说。我不问。我们审慎地微笑。像两个成年人。
      
      这便是故事了。故去的事。
      
      后来的一段。何尝不是故事?
      
      自四月介绍我和斯哲认识之后。互相便接触频繁。因为在同一领域内类似的职业,所以言语自如,谈笑风生。他委实是善解人意的男子。让人深感妥帖,并且满心欢愉。
      
      只是四月,并非珍惜。当一个女子拥有太多的过去,便再无气力承载现今。并非退缩。只是坚硬的保护壳久而不碎。我冷眼旁观。看穿一切。
      
      其时四月有莫名的金钱收入,衣食无虞,但并没有固定工作。往往手机突然响起,便得急匆匆离去。斯哲苦笑,眼中的痛楚却挥之不去。我轻声询问,但是斯哲不提供答案。
      
      后来某日,与同事逛商场,忽然看见四月和一个男人相依傍的身影。那个男人,绝非斯哲。因年龄超过某个界限而略显臃肿的身躯,市侩精明的脸。
      
      我把头狠狠扭向一边,竟落下泪来。彭泽,你深爱的女子,你誓言不离不弃的女子,你始终珍藏于心的女子,你数年来苦苦追寻的女子,便是这般。便是这般。
      
      和我对话如此枯索,使你沉默?如果言语不慎,可千万莫在心里偷偷骂我。彭泽说。
      
      彭泽,你可曾有过不舍与不忍,于我?话语并未问出口。我悄然咽下,任它钝重地在心底留下伤口,渗透出浓稠的鲜血。
      
      他的眼中只有四月而已。始终。我何必想太多?自取其辱。而已。
      
      店堂里的音乐换了。Theoneyoulove。
      
      
      
      彭泽没有放弃对四月的寻找。他为自己在绝境面前的疏忽和残忍悔恨不已。他还并不知道,他后来的锦绣前程从何而来,因何而来。那个闷热的午后。那个少女对师长们说的一切,他一点都不知晓。
      
      我不愿告知。是四月的嘱托。却更是自己的意愿。
      
      只是背弃没有阻滞。从高中的残余年岁到上了大学,从大学毕业到踏入社会,追寻四月的信念在他心中始终没有改变。
      
      没有只言片语能提示四月的轨迹。包括她的父母。还有我。彭泽便用了最蠢笨的方式。他从我们生活的A市开始找起。后来利用学业之余跑去几个邻市。在四月言谈中出现过的城市,一寸一寸觅过。
      
      其实只是大海捞针。天真得不切实际。天真得让我痛楚。我甚至发现,彭泽与我保持联系只是为了四月。期望某天四月先找着我,他便,也找着了四月。
      
      我能说什么呢?只是每个假日,痴痴地陪他去找。日子一长,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与彭泽是情侣。心知肚明。假象而已。
      
      纵使是假象。
      
      
      
      咖啡杯倾倒了。冒失的侍者打破窘境。他忙不迭地道歉。我忙不迭地死心。
      
      彭泽的瞳孔,是很浅的褐颜色。褐色的镜面正中,端坐一个憔悴的我。流年如同幻梦一场。人在梦中打转,却转也转不出这迷宫。
      
      我问彭泽。如果找到四月,你还能用什么方法留住她?还是金钱么?
      
      是了,他的脸色变了。
      
      其实不必,真的不必。金钱帮你留住四月不够,还有我。我帮你留住她。
      
      
      
      原来时日一久,端倪尽现。四月并非空心人。她早已心系斯哲。当斯哲在父母的安排下去相亲,四月,竟然在我面前失态,失声。所有的委屈和苦楚倾泻而下,光阴里的污垢幻化成声声哭喊。
      
      对方是斯哲父母极为中意的女子。本来也是。他们家世背景良好,需要一个与之匹配的儿媳。四月,远远不够资格。
      
      但她如此哀伤。其实万般情愫只需要一个端口。打开了,便能看尽所有,明了一切。她只是不说。但不说,并不代表没有。
      
      世间有这样的男子。他给予无限的安心和安然。没有多余的话语,留给你自保的境地。却也并没有把距离疏远一分一厘。   

    图片 1

    看不懂的男人

    今天几乎是深圳百年难得一遇的日子,下雪了!虽然比不得北方的鹅毛大雪,也没有想象中那种飘舞的雪花,只是很小粒的冰凌花,都足以让这些地道的深圳人激动万分!

    于是,朋友圈各种晒雪,各种惊讶,各种激动,更有怪才编出这样的段子:天太冷了,谁借我1500元,让我买件羽绒服。分期还款,15年,每年一百,每月8块3元,每日2毛7,我天天给你发红包,上午1毛3,下午1毛4,每天都是一生一世,天天有惊喜…每天有联系,这样我们十五年不离不弃,你说可好。愿意的举个手,要冻死我了!

    看完不禁莞尔,忍不住就复制到群里去了。然后,继续吃着我的美味火锅,等待看别人怎么回复。

    有哄堂大笑者,有窃窃偷喜者,有恍然梦醒者,也有唏嘘不已者。而最让我感动的是写手圈里和我一起参加写作营,努力自虐的杨老师。

    他仅仅回复了一句话:好,给卡号,支付宝账号也行。

    我先是愣了一下,心想:杨老师是不是将计就计,想看看我怎么收场?

    于是,我就回复: 微信可以发红包,也可以转账。

    没想到的是,杨老师说:但是不能超过200,我刚刚试过。。。

    这下我傻眼了,看来杨老师不是要看我怎么收场,而是真心想借1500元钱给我买羽绒服,我慌了。赶紧说明这是开玩笑的,网上流传的段子。

    而憨厚的杨老师淡淡地回复一句:明白了,你原来是开玩笑,我就不陪你玩了。伤心了。。。

    我知道这下玩大的,赶紧道歉吧!希望杨老师不要怪罪才好,都是深圳的“大雪”惹的祸!

    说起借钱,让我想起前不久看过一篇《 一个借钱故事,看穿你的人际关系》 的文章,故事内容我就不说了,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并且深有感触。

    我要说的是我记忆中的两个人,两个男人。一个是向我借钱的男人,一个是曾经借给我钱的男人,他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奇怪,那些女神一回忆男同学,基本上都是三角恋的关系,怎么到我这,只有三角债的关系了?!

    高中三年,我们三个人关系向来很好,几乎就是称兄道弟的死党派。后来,其中一个考上广州一所大学,而我和另外一个都高考落榜,成了南下广州的打工者,我在一家西餐屋做服务员,那个男同学则去了顺德。从此,我们便极少往来。

    一个周末,上大学的男同学突然跑来找我,并向我借八百元钱,说有点急用,下个月就还。而我向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所以也就没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急用那么多钱。那时,我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二百元钱,除去日常开销,几乎没有多余的钱。

    念在同学一场,而且关系甚好,于是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还是不够。我建议他问问在顺德那个男同学,他支支吾吾,不愿意开口,最后还是我开了口,并且以我自己的名义向另外那个在顺德的男同学借了几百元钱,凑够了八百给他。

    至今,我也说不出他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如果说男人爱面子,那么向女同学借钱不是更没面子吗?毕竟,老祖宗遗留的传统思想是:男子强,女子弱。

    第二个月,不见他来还钱。

    第三个月,依然没有动静。

    第四个月,听说他退学了,具体原因不清楚。

    后来,我把顺德那位男同学的钱还了,他鼓励我回学校复读高三,而家里人也一直都要我回去复读。于是,过了年也便重返校园了,期间收到许多来自顺德的书信,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

    现在,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爱人和孩子,但是我们仍然时有来往。而另外那个男同学,至今音讯全无。

    这些年,尝试过打听他的消息,每每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就连他的父母都说,只有逢年过节才会接到他的电话,也不说在哪,做什么,过得怎样,更不见他回一趟家!猜不透,这男人到底怎么想的?连父母都不要了吗?

    请他父母将我的电话告诉他,可是从来没有接到过一次来自他的电话。我不知道他是因为愧疚,不愿再和我联系,还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事故?

    有句话说的很好, 真正的朋友,是能够伴你度过寂寞、孤独以及沉默的那个人。难道我们同窗三年,曾经以为是无话不说的铁哥们,竟然还是无法称得上“真正的朋友”?!

    我想,有些人,有些事已然成为过去式, 就算你们曾经多么投缘, 也回不到从前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不懂的男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桃花深浅处,再玩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