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桃花深浅处,再玩几天

桃花深浅处,再玩几天

发布时间:2019-10-14 12:48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18)

    那是一个春日的早晨,太阳刚刚出来,风吹在脸上,感觉还是有些凉。三水是昨天随清洁队来到这个城市的,来个这个小区粉刷楼房外墙。自打三年前高考落榜后,三水除了种地,就是到城里当民工。三年的时光让三水的皮肤由白嫩变得黝黑,手也磨出了几个茧子了。
      
      小区的桃花开得正艳,一簇簇的惹人的眼,也让三水想起了学校的那株桃树,想起了在桃树下吟诗的小洁的粉脸蛋。想着、想着,三水便在心里吟颂起来: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吟罢不禁有些伤感,在高中的时候,自己和小洁曾多次吟颂过这首诗。听说小洁在这个城市上学,今年该大三了罢,三水想着小洁的音容,心思却走神了,手里的刷子也抖,一大块白色的浆液便飞了下去。
      
      “睁两眼瞎看什么呢,臭民工……”这几句带着这个城市口音的骂,是三水最恼的。一个长着满脸赘肉、大眼睛、塌鼻子的女人边骂,边提着个篮子,向小区口走去。
      
      其实那浆液只是落到她的身前,并没有溅到身上啊,三水咬了咬牙,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抬起头继续干活。
      
      “三水、三水”,三水听到有人叫她,像是小洁的声音,可有这么巧吗,可真的那么巧了,小洁已经打开窗子,探出头来冲他甜甜地笑。
      
      “你住这里,没去上学啊?”
      
      “没有,学校又不是名牌,出来也不好找工作,到考试时找人替一替,拿个毕业证得了。”
      
      看到小洁如此说,三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特别爱学习的女孩,今天怎么如此说呢?
      
      “进来坐一会儿吧,”小洁说。
      
      “我这一身白浆,别把你的屋子弄脏了吧,“三水立刻感觉同现在的小洁离得很远了。
      
      “没事,一会让保姆收拾就行,几年没看见你了,咱好好聊聊“。
      
      “那等一会儿,我先下去,再上楼找你。”
      
      “你就从窗户这进来吧,像蛛蛛侠似的,多好玩。”
      
      拗不过小洁,三水从窗户跳了进来。
      
      可刚进屋子,一只白色的卷毛小狗就汪汪着过来,显然,它对这个不速之客充满了敌意。
      
      小洁连忙呵斥住了小狗,它摇摇尾巴,跑开了。
      
      三水这才打量一下这屋子,三水马上想到“富丽堂皇“这个词,他拘束地站在了一旁,手也不知道放哪才好。
      
      小洁淇了两杯咖啡,适意三水坐下来。三水的到来,对她是个惊喜。
      
      想到三年前,自己风风光光考上了大学,那时投向自己的都是羡慕的目光。可入学不久,小洁就发现,并不像自己在高中想象的那样,考上大学就意味着脱离乡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看着身边的许多同学逛商场买名牌衣服,到迪厅跳舞,谈恋爱。小洁的心也有些动摇了。
      
      来自农村的小洁,虽不化妆,但却天生丽质,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自然追求她的不少,可小洁都一一回绝了。
      
      因为,看着师姐们为了找一份工作费劲了心思,自己也不得提前想想了。
      
      去年九月的一个星期天,小洁看一个已经毕业的师姐。被师姐所在公司的老板看上了。老板虽然五十多岁了,但是个老色鬼。很快,他就通过请吃饭、去公园玩等手段,取得小洁的信任,并在一次酒后,奸污了小洁。酒醒后小洁,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小洁想要和老板拼命。老板却说:“我一直待你很好,视为掌上明珠,你要跟了我,有想不尽的荣华,何必还要苦读书呢!”
      
      然后,老板又拿出一串钥匙递过小洁,说:“这是我在越秀花园A区楼房的钥匙,你要同意,这房子就是你的了“。
      
      看着那串钥匙,小洁愤怒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心想:“这房子至少值100万,我干一辈子也不见得能买得了一套,看来,吃几年青春饭,也值得”,从此,小洁就被老板包养了。
      
      从此,小洁就住在了这套房子里,老板又给她雇了个保姆。老板不是天天来的,一般每周只来一、两次,这样,小洁更加的清闲了。清闲下来小洁,每天无聊地坐在窗前。
      
      今天的见面,小洁感觉如久旱的禾苗遇到了春雨,三水更像走出沙漠的旅者,两人用中学时代的回忆浇灌着谈话的内容,尽情地享受着这久违的快乐,但都避免谈现在。但现在是无法逃避的,一个多小时后,外面有人叫三水了。
      
      小洁想说,你歇一天吧,工钱我给你,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三水走时,是从门口走的,当外面阳光依旧辣辣地洒下来的时候,感觉似刚做了一个梦。   

    图片 1

    因为家里盖新房,我们家搬到一个老房子里。

       一打开门,房里的构造很简单,但是也有一点点特别,因为它有一个小阁楼,阁楼是木板盖成的,走进阁楼,阁楼里放满了整齐的书,与此同时阁楼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窗户。

    我走过阁楼打开窗,傍晚的夕阳照了进来,顿时令我觉得心情舒畅。

    记得小时候曾去同学家,同学家的阁楼里许是因为少打理,阁楼里有股难闻的味道,空气里的灰尘随心所欲地飘扬。

     而这个阁楼却没有,空气里只有着淡淡的木板的味道,还有书卷特约的书香味,让人想静静地待在阁楼,我坐在窗台下,看起书来,大约过了一会儿,我隐约听到俩个女孩的声音。

    “咦,这里的窗户怎么开了?”

    “是啊,“我每天从这里经过,这个窗户都关着的。”

    “也许是有人搬进来住吧。”

    “应该是,我曾听人说这个房子的隔壁,那座一座古老的大房子里,以前住了很多人,后来因为榕树越长越大,遮蔽得大房子越来越阴暗,且因为榕树在老人的口中是有灵性的,所以不敢随意乱砍拔,后来那家人因为家里有钱,索性也就搬走了。”

    “哦,原来这样啊!不过,听你这么一说,你看隔壁被榕树遮挡的老房子,仿佛阴暗地有些可怕。”

    “呵,俩小屁孩,好奇心真重!”

      不过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只要你不是故意动它们,一般都不会有啥事情的。

       我坐在窗台下,膝盖放着书,心里想着。

    可是,那天夜里……

       那天夜里,前半夜我同往常一样,倒头便呼呼大睡。但是,到了后半夜,肚子“咕咕”叫,饥饿难耐,我撩开被子干脆起床找吃的。

    打开冰箱,拿出一个苹果,洗洗便吃了起来,当我吃到一半的时候。夜半的天空下起了大雨。

    我是个喜欢下雨的人,索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继续吃我的苹果,吃完苹果,雨更大了,黑夜的空中响起“轰隆轰隆”的雷声,风也吹了起来,我听到有窗户被风吹了又关上的声音。

    我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你这个脑残,竟然忘记关阁楼的窗户。”

    我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到阁楼去,心里希望雨水不要把书淋湿。

    白天的时候我没注意阁楼的灯的开关在哪儿,现在只能拿着手机,用屏幕的灯做指路。

    我借着手机屏幕的灯光走到阁楼的窗边。

    “喵喵喵……”的声音,让我好奇地朝窗外看去,我往左边的道路旁看,啥都没有,往右边的大榕树遮蔽的房子一看,有两颗蓝色的东西在发光,那会不会是猫咪呢?

     不管它了,我还是回去睡觉,可是回到房里。一闭上眼睛,那两颗蓝色的在发光的东西,还有那俩个小女孩的话,总是在我脑海中徘徊……

       天空初露鱼肚白,鸡鸣的声音便传入我的耳里,我赶紧打开门,朝着隔壁的房子跑去。

    由于这是乡间,空气不会太差,下了一场雨后,呼吸着清晨的空气,让人原本紧张的心情,有了些许的放松。

    我站在古老的大宅前面,记得曾在一书籍上看到,若到久无人居的房子前,不要一下子就开门,先敲三下再开门,万一里面有鬼神之类居住,怕惊扰他们,敲门,是以示尊重。

    我敲三下门后,轻轻推门而进,我环顾四周,看了一下墙壁,这房子至少应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是至今没有裂缝,看得出当时建造这所房子必定花费了重金,而且这座房子的桌椅整齐的摆放着。

    我用食指抹了一下桌面,一看,竟没有一丁点的粉尘。

    “这……这……这座房子肯定,肯定还有人居住。”此时的我发际线边沿掉了几滴汗珠。

    直觉告诉我,此处不宜久留,我得赶紧离开。

    我转身刚要走,就在踏出第一步,好巧不巧竟然被一只猫咪绊倒了,那只猫咪的眼睛,像极了我昨天黑夜里上看到的那两颗圆圆的蓝色珠子。

    心想,它应该就是昨晚那只猫,我站起来,擦了下发际边的汗水。

    当我抬起头,我看到一个瓜子脸,至少有四十多岁的美妇人,但是她保养得看起来,就像只有三十多岁。

    她看到我有些生气,赶紧走上前来对我说:“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是呀,我怎么会在这里,应该是梦游吧?”我对着美妇人,挤了挤出笑容说道。

    然后故意闭上眼睛唱起:“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一边唱一边往外走,走到大门后,我赶紧把刚刚微睁开的眼睛,睁大眼睛,就在我睁大双眼的时候,我发现,那颗榕树上,有个铁链,还用锁头锁上了,榕树身上,被画了一张圈红色。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美妇人还在盯着我,我赶紧继续唱起:“小呀小苹果……”

    然后迅速溜回家。

     “她是?”

    “不清楚,但是她不是一般人。”美妇人闭上眼睛说道。

       溜回家后的我,推开房里们,翻了好几本自己的书,终于找到了那一张有些泛黄了的纸。

    “孩子,师父要离开这座寺庙了,跟你的师姐搬到南下,你到你的父母身边,好好孝敬他们,别忘了师父交代你的功课,如果有一天,你想找师父,就来这个地址找我。”

    “师父,师父……”我擦干了眼泪,吸了吸鼻子。

    师父离开的那天,我站在马路边,看着大巴车渐行渐远。

    “你在想什么?你从昨天到现在好奇怪。”姐姐拍了我的头。

    打断了我的回忆,我对我姐说:“姐,我现在要出去下,傍晚才能回来,你跟妈说一声,帮我打圆场哈!”

    我背起我的双肩背包,穿上板鞋,就急着出门。

    我看了看手中泛黄的纸片,我坐在候车室里,距离出发到Z城还剩下十五分钟,我打了打纸片上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甜甜的女生:“喂,您好。”

     “师姐,是我,我现在去你那。”

    “好的,注意安全。”师姐叮咛着。

     这些年交通越来越便捷,以前我去见师父要五六个钟才能到,现在两个多钟便到了。

     我到师父所在的庙里的时候,正是清晨九点多。

     师父养的喜鹊很有人性,看到我都在叫着,有的飞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摸了摸它的头,它又飞回树梢。

    我抬头往庙里看去,师姐扶着师父走了出来,我蹦蹦跳跳地朝师父走去。

    “师父好、师姐好……”

    “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师父慈爱地笑着对我说。

    “师妹,你终于来了,我成天听师父念叨你来着。”

    “嘻嘻……”我摸了摸头笑了一下。

    师父看出来我应该遇到问题了,便叫我坐,然后支开师姐说:“夕儿,你去泡杯茶,给你师妹喝。”

    师姐走后,师父对我说:“说吧,这一回,有遇到什么事情了?”

         “呃……也没有啥事情”我摸了摸后脑勺,眼珠在打转,心里想着该怎么说呢?

    不一会儿,师姐端了茶进来,先放在了师父旁边的桌子上,也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便出去了。

    师父则在慢慢地泯着茶,茶烟的热气徐徐飘了起来,师姐带门而出。

    我感觉周围静了下来,安静得在房里也仅仅只能听到外面传来几声喜鹊的声音。

      “师父,徒儿跟你说一件事情,我搬房子后,感觉到我隔壁的房子有些诡异,又感觉是隔壁房子的那棵榕树诡异,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徒儿也还不清楚……”

    师父则继续喝着茶,茶杯里的水在师父的手里掀起了小小地波澜。

    墙壁上的老式木钟“咚咚咚”地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时间,原来我跟师父沉默的这段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时钟敲完,“开饭了……”师姐在门外敲了几声门,然后轻声跟我们说道。

    这个午饭我跟往常不一样,吃得有些抑郁,因为今天这个午饭大家都没出声,虽然师姐的手艺真的特别的好!

    吃完午饭后,帮师姐收拾好碗筷,看了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准备告别师父。

    “师父,徒儿先走了,有时间徒儿再来看你。”

    “等等……。“

               在师父屋里。​

    此时我跟在师父的后面,有些莫名的紧张……

    “这是我清明拂晓时收集的露水,遇见你后,每一年我都收集。”师父举着一个白色,细口的陶瓷盆说道。

    我懵懂地问 “为什么呢?”

    “你是不是奇数年,农历七月初一生的?”

    “恩。”我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缘分吧,很多年前的夜里,我路过你家,刚好传来初生女婴剧烈的哭声,我观天象,加上你的出生地依山傍水,掐指算了算,便更加肯定你不是普通人。”师父娓娓道来。

    “听到你的哭声那么剧烈,我还是忍不住去敲了敲你的家门。”

    我耐心地听着师父的话。

    “你父母看到我后,我跟他们说,我能帮你封印你的阴阳眼,毕竟你才刚出生,为师实在不忍心你面对那么黑暗的一面,所以我用尽全力帮你封印。”

    “封印上阴阳眼后,你跟其他小孩一样简单快乐的成长着。”

    “在你十岁的那一年,你突然跑到你家的后山,你看到我的时候就嚷嚷着说要拜我为师。”

    “至于后来的事情,你都清楚了。”

    我忍不住问了起来:“师父,你今天一上午的沈默,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重新打开我的阴阳眼?”

    师父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之所以遇见你的时候每年都收集,是因为阴阳眼的人是心灵纯净,始终如一,然而这样,他们生下来便带着任务。”

    “那师父我的任务是什么?”我问了问师父。

    “助人、行善。”

    “既然能帮到人,那就打开吧。”

    “师父,那我要怎么打开阴阳眼?”我急切地说。

    “为师现在跟你说方法,你回去再考虑要不要打开。”

       打开阴阳眼后,走出到隔壁,我看到榕树的树身上索了个约莫十多二十岁的少女,但她长得很一般,我不清楚他们为何要锁她。

       她看到我,眼神里满是乞求。

      我走近。

    我开口:"你是谁?"​

     “我是仙女。”

     我抿嘴笑着想: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是仙女。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哼,不信拉倒。”

     我觉得逗逗,这位不知道真假的仙女也有意思:“我先走了。”

     “你,你给我回来。”

     “回来你给我什么好处吗?”我用舌头故意摸了一下上唇。

      “我有一串千年檀香木珠,我被关在这里五年了,其他物品收买小妖,都被拿走了,剩下这串珠子了。”

     “借我看看,好吗?”

     “不可以,它很珍贵。”

     “我帮你了,你给我?”我露出期待的神情。

    “那好吧。”兔小仙扁着嘴。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怎么开这个锁?”

     “去哪位美妇人的那里拿。”

     “还有,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他们要我帮他们坑蒙拐骗,我不答应,就被锁在这里,她让我别想着回天上了,在人间好好享受一番。”

     我托腮故意说:“那也是。”

     兔小仙瞪我,我在想她估计真的是个好神仙。

     从榕树下回家,我在思索着怎么到美妇人哪里拿钥匙?怎么找到美妇人?我就这样站在窗户口看着来往的路人,有一天竟可以看到美妇人,我惊喜。

     她从古宅里出来后,神色有一丝慌张,不过我已经没时间去探究古宅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我就跟着她回家,她似乎发觉后面有人跟着,不住的往后看。

     我故意吹着口哨,摇着头往其他地方看,活脱脱一个傻样。

     到她家后看到贴着招聘启示:

                               保姆一名=全天照顾小孩,陪小孩吃睡(感觉有点像古代的奶妈)

                                歌女多名

                               舞女多名

     就这三种,我低头打量下我自己的身材,熊腰虎背,腿粗,估计只能应聘下保姆。

       我回家画了个装,左右涂了腮红,画了个黑粗的眉毛,其实人丑也有很多好处的。比如桃花少,她的好处也很多。

       应聘歌女、舞女的人很多,而应聘保姆的人貌似只有我一个,所以我毫无悬念的被录取了,而且被请求马上去上班。  

        看了少妇的俩个小孩,与其他儿童一般,许是父母疏于管教,脸上有着傲慢,不过这很正常,一些富二代都有超越一般人的优越感。

       那俩个小孩看到我,站在我眼前,大点男孩双手抱胸:”弟,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看起来傻傻的。“小点男孩说。

      ”那我们要对她手下留情吗?“

     小点的男孩故作沉吟状:”嗯~~也好,就留下她吧。“

     我呵呵地跟着笑。

     两男孩忽然严肃:“笑什么笑,跟我来。”

     我嘴里叼着一根草,想着:毛孩,使唤我。但脸上还是表现得很尊敬他们。

    “是,少爷。“低头说。

    ”你站在这里,给我盯着屋里。“

    ”为什么要盯着屋里。“我带着疑问?

    ”因为母亲一从屋里出来,就会来教训我们了。“大点的男孩说。

    小的男孩瞪他哥哥:”哥,不要跟她废话。“

    大的男孩觉得小孩说:“对。”

    我继续厚着脸皮,眨了眨眼:”少爷,你们俩叫啥名字?“

     ”叶绿、叶青。“

     他们俩说完后,竟异口同声:”你别眨眼,你眨眼的样子好丑。“

    欲哭无泪。

    我就站在太阳底下,被俩个毛孩吩咐盯着他妈妈的屋子看。

    我想着自己傻站着也不行,就想到一个办法。

     我跑去找叶氏兄弟俩,说:“捉迷藏。”我还朝他们俩卖弄了个魔术。

     “捉到我教你们。”

     他们按照约定的,数数到一百后来找我。

     他们没发现,我躲在了屋子后的大树上。

     他们就跑到少妇的屋子里,少妇屋子里面估计没人,俩兄弟进去没一会就出来。

      两兄弟离开这附近后,我偷偷进入屋子里。

     我闭上眼睛想钥匙会藏在哪里?

     脑中显出地板上,有钥匙。

     “对,估计在床底下。”

     我俯身一看,钥匙就在床底,用一个红色纸包着。

     我拿到钥匙飞快找到了兔小仙,顺利的帮她开了锁。

     她是个守信的人,拿出千年檀香木珠要给我。

     但眼神里有些不舍。

     我甩手说:“好了,君子不夺人所爱,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下凡,就用这个故事交换吧,如何?”

     “好。”兔小仙感激地看着我。

     她跟我缓缓道来。

    “ 那年,我被天宫里,同属兔仙的同类嘲笑,她们说我不像仙女,因为兔仙女都雪白雪白的,而我变成人形,却是毛孔粗大,满是痘痘,变成兔子双颊又是红胎印,被嘲笑多了,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天庭。

     离开天庭后,我遇见了书生,你以为我跟他会谈恋爱?

     那就错了。

     我在街上看到啥都感到新鲜,摸摸碰碰,又因为长得丑,造人鄙视。

     被嫌弃之后,我沮丧低头,低下头,有人递给我一个馒头,他还递给我糖葫芦,烤鸡肉。

     我感激涕零地看着他。

     后来,他收留了我,他是个好心人。

     有一天,我醒来,仆人告诉我:“少爷出家了,遇见一位出家人。”

     我便到处去寻找他,后来就被困于此,也没有找到他。

     这串珠子他送的。”

    “ 感激他对我的好。”兔小仙说完,眼泪自然流了下来。

    我看着兔小仙,飞回了天宫。

     兔小仙,我也会成为如他一般让你惦念的朋友吗?

     我猜,估计会。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桃花深浅处,再玩几天

    关键词:

上一篇:看不懂的男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