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旗帜显著是你先动心,爱情是怎么样

旗帜显著是你先动心,爱情是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9-10-14 22:45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13)

    图片 1 女人到了二十八岁,爱情是不是就成了水中月,镜中花,怎么抓也抓不住了?张舒舒独自站在试衣镜前,瞅着自己那张被岁月无情打磨的脸庞,眼神暗淡,神色疲倦,不禁咧嘴苦笑了一下,嘴角全是抹不去的浓浓酸涩。
      张舒舒自己都想不明白怎么就沦落成了剩女大军中的一员。晃然间,青春年华已成了凤毛麟角,如同漂亮堂皇的烟火在夜空中消逝前的一秒,急促而无限的伤感。身边的那些女朋友们都紧紧地抓住青春的最后一点闪亮,欢天喜地嫁作他人妇,而结婚这个词对于自己仍然只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未知数,张舒舒时常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痛。
      每当夜色降临,张舒舒就会独自面对着闪烁的微弱光芒的电脑屏幕,让键盘不间断的发出噼啦啪啦的声音,穿透孤寂,抒发着自己落寞的内心。黑夜总是漫长的,而张舒舒觉得思绪总是那么荒芜。当孤寂的荒芜一阵阵潮水暗涌般疯狂袭来,张舒舒就会忍受不住,颤抖着纤瘦的手指慌乱的泡上一杯浓浓的咖啡,不加一粒糖,让苦涩的味道充满整个喉咙,迫不及待的让杯子里那黑乎乎的液体,勉强麻木住自己被层层阴郁包裹住的五脏六腑。然后,再灌下第二杯,第三杯。其实张舒舒很清楚,无论喝多少杯,咖啡对抗孤寂,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接下来,仍是大把大把的忧郁,在黑夜里肆虐穿行。
      很多时侯,张舒舒会极度渴望香烟,极度渴望着点燃香烟后飘散在空中的缕缕白色烟雾,也许它会赶走孤寂。可张舒舒最终还是没有勇气选择用香烟来代替咖啡。这倒不是因为张舒舒觉得吸烟的女子有什么不好,而是在张舒舒的意识里,自己绝不适合吸烟。吸烟的女子多半都是独立的,勇敢的,甚至是决绝的。而自己却好想能在一个温暖而踏实的臂膀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好想赖着不再醒来。
      “命运插手得太急,我来不及,全都要还回去,从此是一段长长的距离……”手机这时飘出了汪美琪的感伤声音,歌名叫《想起》。一看号码就知道是吴小雨,吴小雨是张舒舒最好的朋友,在一个个朋友纷纷嫁作她人妇时,吴小雨总会挽着张舒舒的胳膊说:”舒舒,你好久嫁人,我好久嫁人,决不抛下你。”
      可吴小雨终究还是没坚持住,扔下张舒舒,和认识自己一个月的老男人结了婚。在婚礼上,吴小雨特意把绣球抛给张舒舒,暗示着她多么希望张舒舒马上也能嫁掉。可张舒舒没有接,张舒舒冷冷的看着吴小雨身边那个肥头大耳,红光满面,圆肿的手指有些粗鲁的搂着吴小雨的肩膀,吴小雨在老男人旁边,娇小的如同他的孩子。张舒舒突然觉得有些恶心,闪出轰闹的人群,急步走到外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天空很蓝,很洁静,万里无云。
      吴小雨不知何时跟了过来,拉着张舒舒的手说:”舒舒,你也快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嫁了吧。现在我们朋友中就你一个人是单身了。不要再幻想什么爱情,结婚就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而已。”
      “你不是一直和我一样相信爱情的吗?”张舒舒紧皱眉头盯着吴小雨那张妆容艳丽的脸。
      “爱情?爱情那是年轻小姑娘的专利,对于我们大龄女,就是空谈,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爱你吗?”张舒舒内心突然升起一种刺痛的酸涩。
      “管他呢,反正他娶了我。爱情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像我们这么大年纪,能有个硬件不错的男人肯娶你,我们就知足吧,我们已经没有挑三拣四的权利了。舒舒,你就别再执迷不悟了。”
      “那你爱他吗?”
      “舒舒……”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张舒舒觉得从头到脚都冰凉。
      “舒舒,为什么我们要让自己这么受苦,就是为了等待爱情吗?爱情是虚无的,我们伤心痛苦时,爱情在哪儿?当我们孤独落寞时,爱情在哪儿?”
      吴小雨的话深深刺痛了张舒舒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
      张舒舒眼角一阵酸涩,急忙扭过头去,此时,太阳火红,热烈,而张舒舒的心里,却冰凉一片。
      是呀,爱情在哪儿,究竟在哪儿?张舒舒在内心狂喊。
      其实爱情曾经来过,来得那么炙热,来得那么滚烫,来得那么刻骨铭心。
      只是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三年,五年,还是三十年,五十年,张舒舒觉得自己已经记不清了,甚至觉得那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可是我仍然相信爱情。”张舒舒斩钉截铁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了出来。
      张舒舒没有回头的离开了,她知道她应该祝福吴小雨,可自己怎么也说不出祝福的话来。虽然吴小雨有家了,不再是孤独和寂寞的。可,张舒舒却觉得自己宁愿选择孤独和寂寞,面对没有爱情的婚姻,祝福是多么虚伪和无力。
      “舒舒,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吴小雨的声音刺痛了张舒舒的后背。
      吴小雨结婚了,张舒舒变得形影单只。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去KFC吃薯条。看着满大街出双入对看似幸福的男女,张舒舒就想像着他们会拥有着怎样甜蜜的爱情。小雨真傻,满大街的男女都找的到爱情,为什么你就要放弃。
      吴小雨打来手机约张舒舒见一面。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吴小雨了,不知道吴小雨过得怎么样。张舒舒想着,不由得有点伤感,没有爱情的婚姻,能过得怎么样呢?
      两个人约定在咖啡厅见面。如果是以前,两个人绝对不会来到这么高雅的地方,两个人都喜欢简单随意,而如今,她们见面也变得正式起来。
      张舒舒乍一见到吴小雨,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吴小雨显得成熟而优雅,仿佛脱胎换骨。
      吴小雨一副笑不露齿的模样:”舒舒,喜欢喝什么,就点什么,别客气。”
      “好呀,现在你是肖太太了,有臂膀了,不像以前,光缠着我请客。”张舒舒突然觉得自己熟悉的活泼可爱的吴小雨消失了。彼此的空间有些凝固。
      “舒舒,别这么说,虽然我结婚了,可我们仍然是最好的朋友呀。”
      张舒舒有些不自在起来,吴小雨一再表示她和自已永远是好朋友,仿佛是自己脱离了友情的轨道。
      两个人默默的喝着咖啡,张舒舒看见吴小雨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禁问道:”有什么事吗?小雨。”
      “舒舒,我昨天才度完蜜月回来。”
      “嗯。”张舒舒淡淡的回答。
      “老肖他对我挺好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为我高兴吧。”
      “小雨,你真的觉得你能过得幸福吗?他大你那么多,你了解他吗?”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不幸福。和我逗气呢。其实,结婚那天,我最想得到的是你的祝福。舒舒,其实结婚就是找一个依赖,找一个港湾,我结婚了,现在就你一个人,我心里不是滋味。”吴小雨满含关切的注视着张舒舒,眼神充满内疚。
      张舒舒看着吴小雨,突然觉得喉咙里涌上一丝酸涩,虽然吴小雨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可自己没有权利来干涉她的选择。只是,她怕吴小雨受到伤害。
      “小雨,只要你幸福,我就很高兴。祝福你。”张舒舒咧嘴笑了笑。
      “谢谢你,舒舒。”吴小雨的嘴角又浮现出了张舒舒熟悉的笑容,可瞬间就消逝了。
      
      从咖啡厅出来,两个人并排走着,中间腾出淡淡的距离。吴小雨说什么也要送张舒舒到公交站,两个人站在站台上,好像时光倒流在一个月前,两个人经常手挽着手聊着天,等公交车的时间总是溜得特别快。阳光暖暖的照着两张年轻的脸,镀上一层透明的金色光晖,染红了腮边。
      张舒舒找了个依窗的位置坐下。透过玻璃清晰的看见吴小雨拼命的向自己挥舞着手臂,另一只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张舒舒连忙点头,也比了个打电话的姿势。以前吴小雨最喜欢扎着个马尾,穿牛仔裤,背一个牛仔布包,走起路来连蹦带跳,可爱不已。可此时的吴小雨却穿着短裙,丝袜,头发大波浪的搭在肩上,缓慢的挪动步子,手里提着个明晃晃的小包,活像个贵妇。结婚难道就是失去自我吗?
      张舒舒一个人漫无目地的在大街上走着,其实在车开动的一刹那,张舒舒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很想跑下车,拉住吴小雨,大声问她,为什么不把自己当朋友。
      吴小雨和老肖从认识到结婚的一个月里,吴小雨始终没有对张舒舒提过只字半句。直到他们结婚前的一天晚上,吴小雨才打电话告知张舒舒。此时,友情变成了莫大的讽刺。也许走进一个人的内心,真的太难,哪怕亲如姐妹。
      张舒舒当时除了错愕,还有难过。也不知道错愕大于难过,还是难过大于错愕,反正那一晚,张舒舒几乎瞪眼到天亮,直到盯着窗外升起一抹白亮,张舒舒才真正的感觉到最好的朋友要嫁人了。从此,自己真的是孤孤单单了。
      因为怕一个人住,张舒舒经常叫吴小雨来陪自己,两个人肩并肩的躺着,聊着自己的愿望。张舒舒和吴小雨几乎异口同声:”但愿明天就会遇到爱情!”然后相视而笑。张舒舒一直以为吴小雨和自己一样,非爱情不嫁。
      虽然一个人的日子并不快乐,可张舒舒也不想随便把自己嫁掉,除非遭遇爱情。
      回到家,像一瘫泥的倒在沙发上,一个人逛街的滋味,就是一个字累。没有人和你说话,你就像个木头,从街的这头冲到街的那头,从一间店闯到另一间店。夜慢慢的沉了下来。张舒舒感到一阵肚饿。一个人去吃馆子,太奢侈。自己做饭自己吃,太没滋味。还是方便面得了,简单,味道也不错,虽然没什么营养。
      三下五除二把方便面装进肚子,张舒舒又坐在电脑前,夜里,电脑是张舒舒最亲密的伙伴,它能让张舒舒感到孤独不是那么撕心裂肺。
      突然想看崔真实主演的《情书》,张舒舒不喜欢看韩国电影,除了<>。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不知道看着令自己心酸多少次,流过多少回泪水。可它就像摩咒一样,经常吸引着张舒舒去回味。摩咒的名字叫爱情。
      张舒舒关掉了屋里所有的灯,留下电脑屏幕的光静静的闪烁,充斥着张舒舒的眼眸。剧情凄美的进行着,张舒舒的泪水又涨痛了双眼。爱情难道只有在屏幕里才得以完美生存?张舒舒不禁泪流满面。
      “命运插手得太急,我来不及,全都要还回去,从此是一段长长的距离……”音乐这时划破夜空的寂静,兀自响了起来,此时,和着《情书》凄美的音乐,夜都要被忧郁的情绪给大把大把揉碎掉了。张舒舒伤心的神经被狠狠刺痛着,手机仿佛有千金重,载满了无奈伤悲。
      没看号码,狠狠的按下接听键。
      “喂。”张舒舒嘶哑着嗓音,心凉到极致。
      对方莫名其妙的挂掉了,手机里传来难听的断线声音。
      张舒舒气极败坏的扔掉手机,恨恨的想,肯定是哪个人粗心大意把号码按错了,连号码都按错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猪变的。弄得自己差点都要伤心的死掉了。
      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张舒舒急忙接下接听键,气极败坏的对着手机大声嚷道:“打错了!笨蛋!”
      “舒舒,是我,成强。”
      耳边仿佛一下子沉静了,张舒舒只听到自己心跳的乱七八糟,毫无规律。
      “成…强?!”
      “我在七星子咖啡店,等你。”
      手机被挂断的一刹那,张舒舒几乎停止了心跳。
      李成强,是他吗?是他吗?张舒舒在心里一个劲的大声问自己。不可能,是我听错了,是我耳朵出毛病了,是我出现了幻听。不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手机无力的滑落,整个身子也开始往下滑,瘫坐在地上,不知所措。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舒舒的思想一片空白。
      李成强曾经左右着张舒舒的快乐和悲伤,曾经是张舒舒的天堂和地狱,是张舒舒最爱的人。三年的时光漫长却又短暂,从二十岁到二十三岁,张舒舒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爱情。这之后的一个阴雨密布的傍晚,李成强突然离开了张舒舒,从此音讯全无。
      可五年后,李成强却打来电话,告诉自己,他在咖啡厅等她。多么讽刺的事呀。张舒舒像疯子一样拼命咬着自己的手指,心如刀绞。以为在心中早已把他掩埋,以为李成强这三个字早已从记忆中抹去,原来,只是变成了厚厚的伤疤。此时,伤疤一层层剥落开来,五年后的今天,疼痛依然如此清晰。
      七星子咖啡店是李成强经常带张舒舒去的地方,那时,张舒舒只是个学生,可李成强已经是崭露头角的经理,挣着不扉的收入。
      李成强教会了张舒舒很多东西,比如喝咖啡。张舒舒还记得第一次被李成强牵着手走进七星子咖啡店的情形。那时的自己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初次进这么豪华的地方,抑制不住满脸的欣喜和紧张,担心自己的朴素太不搭配这里的气氛。李成强轻轻捏了捏张舒舒已经沁满汗的手心,满含笑意的看着张舒舒,眼神极其温柔:”舒舒,你的气质最适合这种高雅的地方。”张舒舒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嫣然一笑,顿时轻松自然起来。从此,张舒舒爱上了咖啡,李成强喝咖啡就从来不加糖。
      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其实,张舒舒觉得就发生在眼前。自己一直都不曾忘记,只是,不愿想起。
      原来自己一直执着的相信爱情,只是在等待李成强的出现。李成强如今真的出现了,爱情也许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
      时值秋末,已然有了初冬的意味。外面的夜,有一种刺入皮肤的寒冷。
      七星子三个字在夜的烘托下,更加耀眼。张舒舒深吸了口气,寒气钻入心里,成了暖流。走进咖啡厅的一刹那,时光仿佛倒流,自己俨然回到了五年前。五年前的自己总喜欢被另一只手轻轻握着,那手里全是温暖和舒服。然后,在临窗的位置坐下,静静的凝视着对方,慢慢喝着咖啡。那时咖啡只是一种甜蜜的享受。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向作者致敬

    肖母想了又想,来到小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约了她,决定和她好好谈谈。小雨到咖啡厅时,老远就看到肖母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神情凝重的搅拌着咖啡。

    小雨在接到肖母电话时,就在猜测着肖母约见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虽然知道肖母不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和一涵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板上钉钉定的事情了。想不到答案,尽管很不情愿和肖母单独见面,不过想到未来可能会和她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涵的妈妈,所以小雨还是及时赴约了。

    小雨走进肖母的位置,坐在了对面,笑着问道:“阿姨,您怎么来了?吃饭了没有呢?”服务员过来问小雨喝什么的时候,小雨说来杯白开水就可以了。

    肖母没有理会小雨的问候,直接从包里拿出孙菲菲交给她的一堆资料摔在了小雨的面前。小雨被黑着脸摔东西的肖母吓了一跳,心怦怦直跳,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吗?她给自己的是什么啊,那么凶是想怎样,很想怼她一句,可是毕竟是一个长辈,心里不愿意,还是陪着笑脸说:“阿姨,发生什么事了,您那么生气啊。”随手打开资料袋,拿出文件开始翻阅,小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简直就是调查了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啊,还有前一阵子张燕诬陷自己的那个论坛内容,再有就是林涛绑架自己了,更可气的是,医院里的报告,自己什么时候打过胎。小雨难以置信的瞪圆了双眼,皱着眉头问道:“阿姨,您这是调查我了?”

    “我还不屑于做那些事情,你只说孩子是不是我们一涵的。还有,你的私生活这么混乱,还是不要和我儿子结婚了,我们家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不守妇道的儿媳妇的。”

    “阿姨,我想说的是,这些东西都是子虚乌有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事实。我承认,在一涵之前,我有过恋爱经历,可是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林涛是绑架我了几个小时,可是他只不过是恼羞成怒,当时是为了钱。那个裸身的视频根本就是假的,关于我和林涛的所有事情一涵都是清楚的。还有医院里的这个报告,什么叫做我以前打过胎?这些我都可以去起诉医院的。”小雨同样生气的说道,相比于第一次的慌乱,这一次小雨再次面对诬陷已经淡定了许多。看着那些制造的视频,小雨很快就理出了头绪,难道是那个孙菲菲来害自己了?她家就是开医院的,貌似自己去做产检的就是她家的地盘。

    看来那个女人对一涵还是没有死心,老虎不发威,还真当自己是病猫啊,一个个都想在自己面前寻找存在感啊。自己的男人那么吃香,总是有人惦记啊。

    小雨继续说道:“阿姨,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这些资料是孙菲菲给您的吧。孙菲菲喜欢一涵,您不是不知道。您儿子是什么样子的人,您难道不了解吗?不相信他的眼光吗?我知道您一直都不喜欢我,觉得我们家境没有孙菲菲家境好。可是您是否考虑过人品还有责任呢?您就一点都不为您儿子的幸福着想吗?孙菲菲显然是想要挑拨离间,那个论坛内容是我前男友的妻子诬陷我,已经被合法拘留了,您可以去公安局查看。绑架的事情,警察局也有记录,您可以去调取,视频上的内容更是子虚乌有,那时候林涛还害怕我逃跑求助,哪儿还有那个心思?医院的报告,我可以起诉他们,正好我朋友的未婚夫在全国都是有名的大律师,这些事情的真伪一查询就知道了。至于孩子,到底是不是一涵的,还不简单,可以做亲子鉴定,如果现在害怕对胎儿有影响的话,那么等我生出来也不过是十个月的时间。”

    小雨顿了顿,喝了一杯水继续道:“就算到时候我和一涵已经结婚了,我们还可以离婚的。您要是担心到时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离婚的话我瓜分一涵的财产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签一份婚前财产协议。”

    肖母在听到小雨说了这么多的时候,黑着的脸也终于缓和了一点。对啊,这一切都是可查询的,孩子也可以做亲子鉴定的。都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她说的方法倒是可以,让她签订婚前协议书。肖母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最好你说的都是真的,否则我让你这辈子都再也嫁不出去。”

    肖母喝完把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拿起包就走了。

    小雨看着肖母匆匆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好悲伤。自己到底做过什么坏事,以至于那些人要不断的残害自己。曾经一直以为只要与人为善,生活就会很美好,可是走向社会之后,发现很多人都是心坏了。自己很少说别人是坏人,因为总觉得单纯的拿好坏去评判一个人,是片面的,可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自己才真的明白,还真是有好坏之分啊。

    小雨靠着沙发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轻轻地说道:“宝宝啊,妈妈有些难过,你爸爸出差去了,还好有你陪着。”

    肖一涵开完会,回到宾馆时,已经有些晚了,但是想到这会祖国正是白天,就打了国际长途给小雨。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国际号码,小雨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妖魔鬼怪算什么,只要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所有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这么想来,小雨感觉自己又被幸福包围了,对啊,自己过的太过幸福了,招别人羡慕嫉妒恨也是可以理解的,摁了接听键后,小雨对着电话傻傻笑着,电话那边传来了肖一涵富有磁性的声音:“宝贝,这两天身体还好吗?我刚开完会,才抽出来时间给你打个电话,没有接到我电话是不是很失落啊?这两天有没有想我啊?”

    “才不想呢。”小雨合不拢嘴地说道,感觉自己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原来爱情真的可以让人瞬间智商为零啊。小雨感觉到自己有些脸红了,又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想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电话里传来肖一涵咯咯的笑声:“媳妇儿啊,我争取早日回去。你乖乖在家等我,我回家后就娶你。”

    挂完电话,小雨舒了一口气,走出了咖啡厅。仰头望了望天空中的太阳,今天是个艳阳天,太阳懒洋洋的照着,很是温暖舒服,自己没有告诉一涵被肖母约见质问的事情。即使他知道了,也不在身边,又帮不上什么忙,还徒增烦恼,万一在那边犯错了怎么办,再说自己已经差不多可以解决了。

    如果起诉医院造假的话,看来还得麻烦安暮寒了。萍萍真会找老公,太有用了。想到身边还有那么多朋友陪着自己,小雨对着阳光露出了灿烂地笑容。

    无戒365天日更营限极挑战  第七天

    往期精彩:

    上一章

    别忘记点个喜欢❤️,给予一些鼓励。爱你们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旗帜显著是你先动心,爱情是怎么样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清晨的丧钟,冰冻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