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遗书连幸福

遗书连幸福

发布时间:2019-10-16 04:52编辑:言情小说浏览(54)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微胖墩实的我站在村民的院里喊:“李强!”
      李强两口子从正房出来,惊喜地邀请:“哎呀,王书记,快来一起吃早饭。”
      我一边摆手,一边四下里张望:“不了,你爹呢?我找他有事。”
      肥美的李强媳妇谄笑着说:“书记哥啊,有啥事跟李强说就行,这个家,他做主。”
      我微笑说:“这个事,你们还真是做不了主,非得有你爹的手印才行。”
      李强媳妇眨巴着媚眼疑惑地问:“书记哥?好事啊还是孬事?”
      我说:“当然是好事!”
      李强睁圆了眼惊喜地问:“我爹有啥好事?”
      我为难的样子说:“暂时不能告诉你们,只能和你爹商量。”
      两口子不约而同的指着一间小偏房说:“我爹就在那屋呢。”
      我赶紧迈步走进小屋,把门关上,无数难闻的怪味扑鼻而来,呛得我连连恶心。
      骨瘦如柴的老人家还没起床,见我进来,慌忙支撑着身子费力地坐起来:“王——书——记。”
      我从皮夹里抽出一张陈年的欠条和印泥盒子,放在床上,高声喊:“李大爷,上级领导看啦,说让您按上个手印才行!”
      李大爷颤巍巍伸出枯瘦的手,粘了鲜红的印尼,郑重地摁了手印,不好意思地咳嗽着说:“麻烦政府啊。”
      我缓缓收起欠条:“李大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当年借给八路军钱,打鬼子,也算是抗日的功臣啊,国家和政府一定会给您丰厚的补偿啊。”
      房门忽然被推开,李强两口子窜进来,异口同声:“多少钱啊?能给我爹补偿多少钱啊?”
      李大爷颓然躺下,转过身去,长叹一声:“唉!”
      两口子一边一个抓住我的胳膊,急切地问:“书记哥哥,快说说,到底能补偿多少钱?”
      我思忖着说:“具体多少,我也说不准,听说外乡镇的一个老人补偿了十万,听说外县有一个村的老人补偿了五十万呢,还有一个外省的老人补偿了一百万呢。可能是年限越久,钱越多吧?”
      李强媳妇兴奋地一拍巴掌:“哎呀乖乖,强子,咱家要发大财啦!”
      李强看着病怏怏的老人家,哭笑不得:“爹呀,您咋不早说呀,白白让我赚了个不孝顺的名声,早知道您有这个欠条,说啥也要孝敬您哪!”
      我拍着李强的一身肥膘,语重心长说:“兄弟啊,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你是李大爷五十岁时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对你视如己出啊,供你上学长大,给你盖房娶妻,帮你种地看娃,人得讲良心啊,你欠人家的太多太多啦。”
      李强也许是良心发现,呜呜地哭了,泪水顺着肥嘟嘟的脸颊往下落。
      李强媳妇伸手温柔地架起李大爷干瘪的身子:“爹呀,咱别住这屋啦,住正房吧,俺们孝敬您也方便嘛,您可是咱们家的活宝贝啊,没听说吗?您活的年限越长,补偿的越多啊,咱可得好好活着。”
      从此以后,李大爷终于享受到了被孝敬的滋味,经常看到他叼着旱烟袋和一帮老人在大槐树下拉家常。但是好景不长,两年后的前几天,李大爷突发脑溢血逝去。
      我带领村里的红白理事会给他老人家办理丧事。入土为安以后,李强两口子提出兑现老人家的那张欠条,我便领着他们去了民政局。
      回来的路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恰巧路过李大爷的“新家”。我说:“你们两口子拿着这些钱,给老爷子磕三个响头吧。”
      李强刚要下车,她媳妇厉声训斥:“人都死了,还孝敬啥?”
      李强迟疑地扬了扬手中的钱,还想下车。
      李强媳妇轻蔑的撇嘴:“嘁,才三万块钱,白忙活了。”
      我严厉地批评说:“难道孝敬老人就是为了钱吗?想当年,李大爷一个贫苦的农民支持抗日,拿出家里仅有的十块钱,想过要补偿了吗?无数革命先烈为了全中国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想过要补偿了吗?汶川大地震,全国人民捐钱捐物,想过要补偿了吗?”
      李强媳妇撅着嘴,一脸埋怨:“这老头也太抠了,当年就该借给八路军一千块钱,现在不就三百万啦?”
      李强则是满脸可惜,摇头晃脑:“哎呀,我滴个亲爹啊,哪怕是借给八路军一百块钱呢,哎呀,没文化没远见哪。”
      我气愤得把车开的飞快,直奔村委会。
      李强两口子惊吓得捂着头喊:“王书记,咱不要命啦?!”
      我气哼哼地说:“今天召开全村大会,学习社会主义价值观!”

    独身一人住在市中心的李大爷有一套价值60多万元的住房,老伴去世多年,膝下有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各居一地,他眼看自己已过古稀之年,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一直就在想,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李大爷的性格有些古怪,两个儿子媳妇都看不惯他的性格,都没同他一起生活。他想自己越来越老,若请保姆照顾,既要花钱,又不一定能照顾好,便把两个儿子通知到家里来说:“你们两兄弟那个愿意赡养我,我就把房产给谁。”两个儿子听了都说:“要回家商量商量。”李大爷说:“那就等你们回去同自己的媳妇商量,你们要尽快回话。”他们都说:“过几天就给回话。”
      大儿子李湘回到家,把老爸的意图给媳妇说了,两口子商量了一阵,认为老爸年龄这么大了,可以叫他来一起住,他岁数大了也照顾不了几年,既能够得到房产,又尽了孝道,一举两得,这事必须要抢在小弟的前头。
      于是,李湘两口子第二天天没亮就急急忙忙去把老爸接到了家里。儿媳一改过去的态度,甜言蜜语地对老爸说:“你老人家想吃什么,想穿什么,尽管给我说,我一定会满足你!”李大爷想到,自己说了的话要算数,当时就亲手写了第一份遗嘱,百年后房屋产权由李湘继承,让儿子儿媳吃了定心丸!
      起初大儿夫妇确实对他很好,每天嘘寒问暖端茶递水。可时间一长,他的一些古怪毛病让儿媳招架不住,开始吵架,对他的生活起居吃穿也不闻不问,甚至还隔三差五找借口指责辱骂,他受不了就找到大儿吵,两口子感到把老人接来是个烫手的碳丸——受不了,公然对老人说:“我们不想得你的房产,你自己搬回去住吧!”李大爷无奈又回去过他的独居生活。
      二儿李宽在他老爸被大哥接去时就后悔没抢先接走,听说老爸与大哥闹翻了搬回了家,他和媳妇心里都乐滋滋的,两口子买了一大包营养补品去看老爸,儿媳殷勤地喊道:“老爸,你一个人住好孤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么大年纪了,还自个做饭菜,大哥大嫂太不孝敬你了,跟我们一起住吧,我们保证让你过得幸福!”
      李大爷毕竟年纪大了,一个人单过确实有些困难,想到二儿两口子该不会像以前了,便到了二儿家,并到公证处把房屋给大儿的遗嘱改变为给二儿。二儿媳最初一段时间,确实对老人悉心照料,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俗话说牙龈与舌头那么相好,还有咬到的时候,住了不到一年,二儿媳嫌他话多,经常鼻脓口水一包糟,看着就想呕。看样子这老人一两年都不会见阎王,长期下去如何受得了,不要说得60多万的房产,就是得金山银山她也不想要了。她对李宽说:“老大摔出的碳丸,你双手去接着,看你这往那里搁。你要不想法把你爸弄出这个家,我就离开这个家!”李大爷受不了,恨气又搬回了原来的家。
      亲友看到李大爷再次搬回家,劝他干脆请个保姆,他想到两个儿子靠不住,这是唯一的办法,正好邻居张英在外当保姆回来了,她五十多岁,性情温和,做事有耐心。她也知道老人的习惯脾气,来给他当保姆是再合适不过了,一说双方都没有意见。
      从此,张英对李大爷悉心照料,要吃什么就买什么,饭菜要吃软的就不做硬的,要吃清淡的就不做油腻的,想外出透空气就陪他走走,无微不至的侍候关心,使他每天过得开开心心。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过了三年,他觉得张英照顾他远远胜过儿子儿媳,特别是他生疮患病照顾得巴巴实实,他想这辈子可能离不开张英了,便到公证处立了把房屋产权给张英的遗嘱,张英表示一定要照顾他到百年之后,如果反悔就遭天打五雷轰。李大爷在她的精心照顾下,越发红光满面,好似年轻了十多岁!
      知情的亲友都说,李大爷最后的遗嘱,跟他晚年的幸福连在一起了!李大爷听到如是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遗书连幸福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