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小小说三题

小小说三题

发布时间:2019-10-16 17:32编辑:言情小说浏览(76)

      下午,接到小民的电话,他已在回家的高铁上了,说是老婆小芸又病了,还挺重的。
      我和小民一同依附在几家墙纸店,在城里打工,主要是给人刷粘墙纸。他老婆生病一年多了,上次回去过两次。那次回来后,干活间隙,曾聊到家里的事,聊到深处,小民忧虑忡忡讲,老婆小芸得的是精神病,到同济、协和等大医院看过,大夫也没什么高招,只是说控制、维持加调理。还说这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让他关照体贴好病人。
      小民是家里的主要劳力,以前老婆小芸没病,在家操持家务,他在外就一门心思挣钱养家,那怕在母亲轻度中风后,也没感到大的压力,这次小芸又一病,生活的重担分量立刻有了感受。过去打工之余,几个工友还一起打个小牌,甚至还有两次,几个人憋不住,跑去路边洗头店去了,现在连打牌都不看了。长年在外打工的,尤其是结过婚的人,去路边洗头店能干啥,都心知肚明,没人问,回来的人也不会说,还都莫测高深样的曲曲索索忙活着……
      到了晚上,他是两三天一个电话,一打就煲电话粥,还动不动就是,想啊,爱啊,亲亲啊之类的话词。就他那文化墨水,我估计,打电话前,他肯定是搜肠刮肚的,把还给老师的功课,都找回来了。有人嘀咕说,小芸能接电话吗?被他听到了,说是母亲拿着,让她听。
      我们这个活,进入家庭时间不长,收入还不错。别看那装橱柜贴瓷砖的,出门干活,左一挎包,右一机具的,还推有气罐。我们就背一小包,装一个塑料刮片,可每天的工钱是不一样的,他们按天,我们是按平方挣。谁家贴墙纸不都是往上百平方走的,再说那都是论平方米上百的卖的,要是遇有贴电视墙的,还贵。别看他父亲也去干了个铁路护路联防队员,不济事的,没有这贴墙纸的营生,电话费他怕是付不起的。要不,他也不会再回来干。小民就我们中间专贴电视墙纸的,收入最高。上次回去,他专门给小芸带了个红色智能手机。
      小民走后,常有电话来,不是给墙纸店老板,就是工友,从中也知道了他不少情况。这次回去,他就在家附近,铁路护路联防中队一个岗亭上上班,天天护卫着高铁的运行安全。那电话吹的,又是总理在国外推销的名片啦,又是我们国家除了火箭卫星,第二个先进制造行业,好像这贴墙纸的都是下三滥似的。
      不过,他也带给甚至应证了我们当前的疑惑。先是听说,市里把全市的精神病患者,特别是铁路沿线的,都送到医院了,由市里出大头,个人出小头,进行医治。后来又听说,精准扶贫工作队进村了,点对点的对贫困户帮助扶贫脱困。这两点都蛮对应小民的情况,那声音就有些是大声咧咧的,我们在电话这边都他感染了,也巴不得他早些回来,大家一齐干活。
      有段时间,没听到小民的电话了,我总感到有什么事发生似的,也听说过,中风病人因照顾不周,过早离世的,也有的精神病病人因分辨不清,在铁路上出事的,这样的事在我们那不是没有发生过。直到有一天,一个老乡来,才知道情况。
      原来,小芸生病,根源就是听闻了小民去洗头店的事,受了很大的刺激。小芸天生就是一个漂亮坯子,武打小说上写的,面似桃花,眼如点漆,鼻若悬胆,唇红齿白,肤如凝脂,身段妖冶,就像是写她的。我们闲聊中,也曾打趣小民,你这烈火燃烧,也就腾的一下,能烧透。可家里干柴遇到明火,是烧成炭还是烧成灰,可由不得你了。听说小芸生病,大家都说不出的惋惜。
      这可真就有事了。有闲话传,说村主任有事没事就往她家跑,尤其是晚上小民父亲去护路岗亭上班时间。后来,不知就怎么的,听说小芸疯了。这话是从主任那传出的,说是去她家,亲眼看到她把屎尿往嘴里喂。村里人没事从不到他家去,只看到小民带她进城看病,也没人去过多打听。这次小民回去,又带小芸去看过病,看样好多了。
      哦,还有,前些天,他们家先是没有定成贫困户,后来上面人多次登门调查,确定是的了。两口子还专到村委去办,完事出来,小民回身去拿伞,下楼梯时,不知怎么的,走在小芸前面的村主任,从楼梯滚下来,先摔到平台上,又从平台上滚到地上,从地上又跌到土坎下面,头也摔破了,血流满面的……这小子,该!上次建高铁,他就霸着,非得由他小舅子供沙石料。前不久,说扫黑被传到县公安局去了,不知咋又回来了。这人,不光黑。还有手段。
      没几天,小民小芸两口子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看着小芸,真是个美人,脸上红白红白的,黑漆的眼神透出笑意,问候大家时,那声音,真好听。大家惊呆了……
      第二天,我问小芸,你们村主任怎样了。哦,他疯了。看着我在注视着她的红手机,小芸下意识地握紧了手……

    同学会
      山子接到一个烫金封皮的请帖,请帖上写道:兹定于五月一日十二时,在本市乾元大酒店举行商农八五级二班同学会,请务必带上会费500元,携老婆或老公参加,届时将统一安排食宿,游玩、拍照等事宜,切记勿误!商洛农校八五二班级同学会筹备委员会,公元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山子一看这个请帖的内容就知道是出自老班长安安的手笔,在学校就爱组织各种活动的安安二十年来始终没改变他文绉绉的做派。山子没想到的是,请帖最后有一条安排是要他代表商洛农校八五级二班全体同学做聚会发言,他的心不由得一阵狂跳和激动,他从来不想参加什么聚会的,看来这次同学会是非去不可了。
      山子喜欢写作,在学校时是同学们公认的才子,毕业后,尽管在基层乡镇干着劁猪骟牛的行当,但他一直坚持写作,在很多报刊发表了文学作品,每发了作品,都会收到同学的祝贺短信和电话,这让他的小镇生活并不落寞,加上去年他自费出版了一本个人散文集,一下子成了小镇名人,就连镇长好几次想借调他去任党政办主任一职,他都委婉的拒绝了。
      山子用了三天时间,把自己埋在单位那间二十四平米的斗室里,写了一篇《风雨同学情》,反复修改之后,觉得很满意了,才用QQ邮箱发给班长安安,安安收到这封邮件后,只说了一句,ok,就那么定了。
      山子给慧琴说,要开同学会,你也去吧,慧琴是山子的老婆,一直没工作,在乡间种田,闲的时候就来镇上给山子洗衣,做饭。周末,山子回家写作熬到深夜,慧琴毫无怨言,只是默默把洗脚水放好,坐在一旁看电视,第二天,山子睡到十点多起床,在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时,慧琴已经满脚泥巴的从田间回来了,当山子洗刷完毕,香喷喷的农家饭就端上了饭桌。山子感激慧琴,感激的方式就是努力写作。有几次,山子很想带慧琴去市里转转,可慧琴总说农活忙,以后有的是时间,山子就给慧琴许诺,等他退休后,他们就在市里买房住进去。这回去参加同学会,慧琴竟很爽快的答应了,还说让山子去了把他出的书拿上,送给老同学。说这话时,慧琴那张山芋色的脸上有些红晕。
      同学会届时召开,乾元大酒店,花灯璀璨,热闹异常,四十名二十五年前的学子从商洛的不同县区赶来,参加这个人生值得纪念的聚会。这些人当中,有改行当了副县长的麦善,有当了税务局长的张贵,还有当了组织部长的吴宇,他们西装革履,春风满面,个个都显出成功男人的魅力,让山子意外的是,同学中没一个带着老婆或老公的,也就是说来的同学中只有山子带着老婆,商洛农校八五级二班女同学不多,但个个长得漂亮,如今更是珠光宝气,韵味十足,她们像花蝴蝶一样从这个桌子飞到那个桌子,给同学们敬酒,敬到慧琴跟前时,一句一句的叫着嫂子,说嫂子找了个大作家好福气哦!叫的慧琴都不知道把手放哪里了。好在山子的发言很精彩,引得同学们一阵热烈的掌声,和那些开私家车,穿名牌的老同学比,山子是有点寒酸,但同学间没变的情谊让他亢奋,很少喝酒的山子和老同学们频频举杯,没多久就有点高了。
      山子轮番去别的桌子敬酒,敬酒的时候不忘呈上一本自己的作品集《逝去的日子》,还不住的说,请老同学惠存。那些拿到书的同学就说,一定一定,然后回敬山子,山子接过酒一仰而尽,脸上就一片通红。
      山子醉了,山子开始滔滔不绝,大谈如今流行的后现代文学,莫言为什么会获得偌贝尔奖,还谈他在小镇上如何给牲口打吊瓶,配种,逗得同学们大笑,山子全然不顾老婆圆睁的杏眼,谈完了,就拉这个照相,替那个喝酒,他甚至还大声的说出班长安子过去暗恋的那个外班女同学的名字,气的班长安子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更大胆的是他要当着大伙的面拥抱一下当年的班花阿芳,山子那时暗恋阿芳,遗憾的是直到毕业,阿芳都不知道山子还给她写过37首情诗。现在的阿芳已经定居省城多年,听说老公都快要当副省长了。阿芳更大方,还没等他走过去,已经在两米开外的地方伸开双臂,做出了一副拥抱状。
      可是就在山子要走过去的时候,他的脚下一滑,人就扑通一下栽倒了。栽倒的山子趴在地上不省人事,大伙都慌了手脚,叫出租车,送医院,清创,缝合,输液,这样折腾了大半夜,医生说没事没事了,大伙才松口气,嘻嘻哈哈的离去了。
      自然,山子的醉酒成了这次同学会上最大的败笔,门牙磕坏了一颗,脸上还贴了两个疤子,像个从前线下来的伤员。酒醒后,山子才知道自己昨晚很失态,一向温顺的慧琴也开始喋喋不休的骂他,说他喝不了酒呈什么能!还说没想到他那么老实的一个人竟然很花心,要不是昨晚摔那一跤,说不定两个人都抱上了。山子任由慧琴数落着,他把头努力的抬起来,医院的窗外,一群白鸽从蓝天上飞过,划着优美的弧线。山子知道,同学会的另一个内容早已如期上演,那些同学应该在商洛市有名的天鹅湖划橡皮艇,吃农家乐了吧。
      山子从镜子里看到自己那副尊荣,再也没心思参加同学会了,走出医院,他和慧琴没去宾馆,直接去了车站,候车室里,山子接到了安安的电话,安安在电话里说,你快来吧,天鹅湖景色很美,同学们等着你合影呢!电话里很吵,很热闹,山子本来想在电话里说你们玩吧,我已经在车站了,可他却狠狠的挂了电话。慧琴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呢!山子凶巴巴的说,接什么啊接,山子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人都朝他这边看。还以为他们俩吵架了呢!
      汽车驶出了商洛市不久,咣的一声进入了长长的号称亚洲第一隧道的秦岭隧道,山子闭上双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叹息像是从空中落下的一颗陨石,很快就坠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女人哭了
      女人骂男人像骂孙子似的,骂的男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反正看男人哪儿都不顺眼。男人在家里呆不住,就拼命的在地里干活,或者上坡砍柴,男人家门前屋后的柴禾都快堆成山了,男人累的腰都快弯成弓了,女人的骂还停不下来。女人一年四季在家里逍遥,除了每天做两顿饭外,剩下的时间就是骂男人,骂的男人晚上睡觉都合不上眼睛。
      有人劝男人,你狗日的有的是力气,到哪里打工挣不到钱,干嘛在家里受那份窝囊气!男人想想也是,男人就对女人说他要去打工,没想到女人很爽快,女人说,打工能行,但要保证把钱每月按时寄回来。
      男人就打工去了,男人干活舍得出力,人又实诚,很快在省城一家建筑工地站稳了脚跟,老板很赏识男人,让他领了一班人,主要是负责从一楼到二十楼水泥、砖块的搬运工作。老板给男人的工资也不低,可是男人基本上把工资寄回去了,有时候饿的不行了就喝自来水,啃方便面。工友们都心疼他,有一个和他很铁的工友开玩笑说,你狗日的,怎么就学不会享受呢!在城市里生活,要吃好,穿好,要学会消费,你在这里累死累活的打工,说不定老婆在家里给你养汉子、给你戴绿帽子呢!男人涨红了脸,像牛一样的吼到;你胡说啥呢!小心我掰了你的大牙,那个工友赶紧打住,溜走了。
      不过从这以后,男人的心里开始泛起波澜,女人会不会在家给自己戴绿帽子呢!那个月底,男人破天荒没有把钱寄回去,他想把钱直接送回去。
      男人回去的时候是一个阴沉沉的夜晚,从省城到他家就是四五个小时的路程,男人坐下午四点的车,这样进村子,刚好是夜深人静时分,男人想知道,女人是不是一个人在家里睡觉。
      天阴的看不见五指,可是男人很熟练的就回到了村子,一到家门口,男人开始变得小心谨慎,他轻手轻脚的来到女人睡觉的窗棂下,果然,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浪笑声像一阵风似的钻进他的耳朵。
      女人是自己的女人,男人是本村的村主任。
      男人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心里的血液涌到了喉咙,差点要喷出来了。
      男人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一脚踹开门,端直直奔进自己的屋子。
      女人和村主任吓的缩成一团,村主任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被男人赤条条摔在地上。
      这时的男人很男人,抓起墙角一根扁担就在村主任身上狂抽,村主任像公猪一样嗷叫着。
      村主任跪在地上求男人,说让干什么都可以,但不要把这事情说出去。男人说那立个字据吧。村主任在字据上写道:今后再不和女人来往,如若再犯,天打五雷轰。
      村主任灰溜溜走的时候,女人的身子还像筛糠似的发抖。
      绿帽子事件后,女人和男人的地位彻底倒转过来了。男人开始吆五喝六的命令女人,倒茶,端饭。女人轻声下气的支应男人,不敢有半点不字。男人的腰板挺的直直的,说话声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成份。村里人感到纳闷了,狗日的去省城打了一回工,回来咋就成爷们了呢!
      男人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又回省城打工去了。
      不过,男人的心落家里了。
      男人再也没有以前那股干活的专心劲了,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男人总是眼光凄迷的望着远方家的方向发呆,工友打趣说,刚回了趟老家,就想老婆了!我们这些人该去死吧~!男人没好气的说,少皮干,抓紧干活。
      男人眼前老有一顶绿帽子在晃动,这顶绿帽子晃男人坐卧不安。男人想,要是把女人也叫出来打工,自己是不是就省心了呢!
      这次男人仍然是坐下午四点的车回去的,男人想验证女人是不是还在给他戴绿帽子。
      天阴的看不见五指,男人很熟练的就回到了村子,一到家门口,男人开始变得小心谨慎,他轻手轻脚的来到女人睡觉的窗棂下,果然,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浪笑声像一阵风似的钻进他的耳朵。
      女人是自己的女人,男人是本村的村主任。
      男人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心里的血液涌到了喉咙,差点要喷出来了。
      男人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一脚踹开门,端直直奔进自己的屋子。
      女人和村主任吓的缩成一团,村主任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被男人赤条条摔在地上。
      男人手起刀落,村主任下面那个东西齐根被剁了下来。
      村主任发出像公猪一样的惨叫,捂着下身跑了。
      女人已吓成一滩烂泥,瘫倒在炕上,脸色傻白的像一张纸。
      男人想着不会有这样一幕的,可是没想到还是让村主任给戴绿帽子了。男人只恨自己没把村主任的头剁下来。
      不过,男人把村主任的阳物剁了,这祸也够大的了。村主任后来怎么样不得而知,可是男人最后的结局却很惨。
      男人再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眼前不再是一顶绿帽子,而是村主任血淋淋的下身,那截阳物像断了头的蚯蚓,让男人惶惶不可终日。
      终于有一天,一辆警车驶进了男人打工的工地,当时男人正在脚手架上干活,男人听到一个警察在工地上问他的名字,男人知道警察来抓他了。男人心里有点慌,男人一慌,脚下就踩空了,男人像鸟一样从十五层楼上飞了下来。
      男人飞下来后,脑袋摔得粉碎,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男人就这样走了。男人是在工地上出的事,所以老板不但承担了男人死后的一切费用,还给男人的女人赔了一笔钱。
      男人的骨灰送回来的时候,女人抱着男人的骨灰哭的很伤心,就像哭孙子似的。
      
      新生
      推开门,一股凛冽的空气扑面而来,嗬!好大的雪,房屋、树木、山川、河流全变成了白茫茫一片。
      新生打了个寒颤,把脖子上的金利来领带往上紧了紧,中指上那枚24K金戒在雪光下显得格外刺眼。三年了,新生没回过一次老家,今年,新生早早回来过年了。这除了难舍的故土情结外,还有一种雪耻的冲动在深深刺激着他。
      三年前,新生在村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村了里总有那么十几个闲人,动不动就聚在一块赌钱,新生当然也是其中一个。新生清楚地记得那年三十的晚上,他们十来个聚在大柱家玩一种“斗金花”的扑克。赌注由最初的五角升到五元,不到三个时辰,新生就输光了身上的五百元钱,在牌友的哄笑中,新生狼狈的走出牌场。更叫他伤心的是媳妇知道后,当晚在家喝了农药,等他发现赶紧送往医院时,人在半路上就没了气儿。那个年,新生过得凄惨而悲伤。料理完媳妇的后事,他就出门打工了。从工地的小工到工头,最后干到项目经理。三年间,新生吃尽了苦头,但也使他成了村里第一个混出了人样的人。现在的新生,穿着名牌,抽烟高档,还娶了个城里妞,日子过的也算是滋润了。可三年前的情景,他一刻也忘不了,牌友的讥笑和前妻的死,就像两把刀子把他的心戳得生痛。
      发誓不再赌钱的新生今天却突发奇想,他要和过去的牌友再赌一回。让他们都好好瞧瞧,自己有钱了,输赢不在乎。很快过去的牌友就召集齐了,场子还设在大柱家。新生西装革履,一丝不乱的背头,看的那些牌友都讪讪的。简单的寒暄之后,就开始赌牌。一上赌桌,刚才还有些拘谨的牌友,顿时变得眼放绿光,全都是一副饿虎扑食的架势。
      新生不愠不火的在场子坐定,他口袋里有的是整扎整扎的票子。谁都知道玩这种“斗金花”的扑克,口袋里钱越多,押的注越大,赢的几率就越高。那些牌友押钱时缩手缩脚、诚惶诚恐,大把大把押钱的新生心里就有一种稳操胜券的快感。
      新生今天的牌运实在是好,想输都没门。每次比牌,他的点数都比他们大,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新生面前的票子就堆成了一座小山。二狗,三虎已经输空了口袋,这会儿只有灰溜溜站在边上看热闹的份。
      新生的牌运始终不衰,十多个牌友全败在他手下。那些输了钱的,个个涨红了脸,耷拉着脑袋,勉强挤出一丝难堪的笑,准备散场。
      走出大柱家的门,有雪花不断扑打在脸上,新生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释放和惬意。他突然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握着那叠厚厚的钞票,几乎用命令的口气说:“都别走,谁输了多少,自己拿吧,十五一过,愿出门的都跟我走!”说完,一扬手,那些票子就像雪花似的在天空中飘了起来。
      牌友们先是一愣,接着,都异常亢奋的冲进漫天飞舞的雪中……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三题

    关键词:

上一篇:我为祖国守岛礁,0036中国领土不容挑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