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10-17 20:26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62)

    "请问你是小雨的谁?" "不要再来找她了!你们这些人!" 冷战之后的第三天(但小雨可能只是单纯的逃课也不一定)早上,在小雨走进教室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微笑。在那个四目交接的瞬间里,融化了这三天以来的距离。 确定小雨今天来上课之后,我开心得连课也听不进去。念头一转,我在纸条上写下"晚上七点,旧琴房见!"然后趁台上老师转身写黑板时,我把纸条丢给隔壁同学,低声道: "传给小雨。" "小雨?"他看起来一头雾水的样子,上课上傻了吗?这书呆子。 "你后面的后面的后面。" "哦,我后面的后面。"他恍然大悟地重复,然后把纸条往后传,接着这书呆子回过头来很八卦地倾身问道:"你真的追到她了哦?" "嗯。" "靠!你会被全校男生揍死!"他给了我一个怒视人民公敌的表情。 "呵。"我傻笑想掩饰一下,我想我也许不该承认的。 晚上七点,我来到旧琴房。算好了时间之后我开始弹琴。我本来是想练习一下小雨教给我的那首神秘曲子的,但想想小雨当时特意叮咛我不要在旧琴房弹这首曲子,再加上好不容易我们和好,实在不好再因此惹她生气,我终究还是作罢。 于是我弹了自己创作的曲子,就是约定好毕业典礼上要送给小雨的那首,虽然还没有全部完成,不过先试弹一下给她个惊喜倒也不赖。 虽然自己说这话确实是有点臭屁的嫌疑,不过,嗯,我弹琴的时候想到小雨,想到她的时候,我想,这真的是一首动听的曲子。 时间算得刚刚好,当我弹到曲子终了时,我听见走廊上传来小雨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虽然接着准备要发生的画面早就已经在我脑海里预演过千百次了,不过没想到当真要到来时,还是很令人害羞。于是我闭上眼睛,用耍帅来掩饰我的紧张,当右手弹下最后一个音阶时,我用左手钩钩食指,示意已经走到我身边的小雨给我一个吻。 甜甜的吻,比我们初吻更久,更甜,更…… "怎么会是你?"睁开眼睛,我错愕钩地发现眼前的女孩不是小雨是晴依! 怎么会?! "纸条,我收到纸条,我……"晴依更加尴尬。 "小雨!"顾不得晴依的解释,我起身追上在走廊上撞见这幕而立刻转身跑走的小雨。但没有追上。 怎么会这样?! 隔天小雨没来上课。而我的感觉是不太意外的,她一定生我的气了,只是我始终不明白的是,昨天在旧琴房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我只知道小雨误会了,生气了,可是…… "叶湘伦。"我转过身,看见从背后喊住我的晴依。她看起来依旧是尽可能表现大方的样子,可是我还是尴尬的望着地上而不敢直视她——我没有她的大方,我承认。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你没事吧?" "没事啊。" "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她还是那么美丽大方。 有!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该从何说起,因为昨天的一切都说不通,我……"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说。" "叶湘伦——"晴依迷惑地看着我。 "对不起。"我丢下这句话,作为唯一能作出的解释,跑开了,我拼命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那么快。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逃课,可是我却觉得无所谓。 离开学校之后我来到小雨家前等候。可是小雨家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在家,不在家的小雨会是去哪儿呢?她不上课的时候都是去哪儿了呢?昨天收到纸条的人为什么是晴依不是她?如果是误传了纸条的话,小雨又怎么会知道纸条的内容呢?我有太多问题想要问她,她所有的秘密。 家里静悄悄的。没办法,我只好呆呆在她家门前等候,什么事也没办法做除了呆呆的等着。等了整个早上都没有等到小雨,倒是终于看到有个老妇人走出小雨家大门—— 你家几个人?—— 我家?就我跟我妈啊。 我想起,小雨曾经这么说过。 但是看她的年纪,应该不是小雨的妈妈,虽然她们有着相似的五官,和同样的大眼睛。看着她马上要走进去,我像顾不得什么似的,开口问道:"请问——" 可是她没听见我,她自顾着从我面前走过,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她是小雨的谁?小雨在家吗?她还好吗?昨天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有满肚子的疑问可是却没有人可以告诉我答案,而我唯一知道的答案是:小雨不在。像是消失了似的,哪里都不在。 不在家里也没去上课,一天,两天……比十五天还久,这次,久到我没有力气去数。 那整天的逃课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逃课,那天之后我每天还是安安分分地到学校上课,放学后独自来到小雨家门前等两个小时,然后心灰意冷的回家……日复一日的重复……为的是等候小雨再次出现的可能,微乎极微的可能,也是为了不让老爸担心。但是接下来的整个假日我哪儿也没去哪儿也不想去,只是待在家里弹钢琴。 结果老爸还是担心了。他察觉出我的郁郁寡欢:"不要再弹了!老爸听得都快哭了,小伦。" 是啊!如果能哭出来的话该有多好:"爸,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吗?" 但显然,老爸认为不可能,不可以也不放心:"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老爸啊,嗯?"—— 你知道十年有多长吗?—— 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但是能够拥有,十年,也已经很长啦—— 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今天一直觉得你怪怪的哦。 突然之间,我有种自己好像变成了小雨的错觉,困在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里,出不来。 自从小雨离开之后,小雨是我唯一的救赎。但是她却消失了。 "没事啦。"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般,我说,强颜欢笑地说。 "我只有你一个儿子,我担心你,有什么心事就告诉老爸,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你不懂啦!—— 所以你要告诉我啊!你一直不肯说,什么都是秘密,这样我哪可能懂啊!—— 说了你也不会信! 小雨……你在哪里…… "我要去煮饭了。"我只得敷衍老爸。 "嘿!不要煮了,今天是假日,我们出去吃,好不好?看你想吃什么?嗯?" 我知道向来不外食却破例主动提议的老爸为的是想要我开心点,老爸抛下他的坚持为的只是希望我能开心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凝望着这样的老爸,我反而很想哭,更想哭。 可是我哭不出来。拼命想哭却就是哭不出来。 勉强着自己出门陪老爸去吃了顿各怀心事的意大利餐。之后我以要和阿郎、阿宝他们打球为借口,在餐厅外和老爸道别。对此老爸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要换作是以前的话,他肯定又是一阵啰唆的瞎操心了吧,我想。 "多出去走走也好。"老爸一反常态,"阿郎和阿宝爱玩归爱玩,不过总归是个快乐的人,感染感染他们的快乐再回家,嗯?" "好。" 但其实我并没有去找阿郎和阿宝,相反的,我再一次来到小雨家,怀抱着无论如何也要再见到小雨的决定,我来到小雨家。我想,无论如何,哪怕只有看她一眼的机会也好。 "别按了,别按了。"在我连续按住门铃大约十分钟之后,上次那位在这里与我擦身而过的老妇人打开大门出现在我眼前,这次面对面的接触让我有机会看清楚她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美丽的老妇人。头发白却很美丽。不难看出她年轻时就是个美人,美人在长长的岁月之后变成了美丽的老妇人,美丽依旧,却少了什么。 如同上次那回匆匆一瞥留下的印象,妇人和小雨有着相似的五官,大眼睛几乎是一个模子塑出来的。然而在这次的四目交接里,我才发现那双几乎是一个模子塑出来的大眼睛里,老妇人的眼角多了许多岁月的深刻痕迹,却突兀地少了灵魂。 那是一双空洞的眼睛,空洞得仿佛早已经没有生命的眼睛。 她是小雨的谁?我很想这么问。 "你找谁啊?"她不耐烦地问我。 "我找路小雨。" "不要那么大声。"老妇人皱了皱眉头,紧张地埋怨。而我这边也是一头雾水——我是正常的音量,并没有很大声啊…… 或许是老妇人极度怕吵吧,我这么想。难怪这屋子里总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静得了无生气,就像是我眼前的这位老妇人。 "请问小雨在家吗?" "小雨不舒服,在睡觉,"老妇人继续不耐烦地摇摇头,"别说了别说了,这会吵到她。" 赶在老妇人把门关上之前,我见缝插针地问:"她为什么没来上课啊?" 老妇人眼底闪过一抹不太明显的紧张,然后敷衍道:"早退学啦!不读啦。" "请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不甘心。 "别说了别说了,这会吵到她。"又一次的,老妇人又重复。 "我可以上去看看她吗?只是看看她?" "她在睡觉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那……请问您是小雨的……哪位?"我终于脱口而出。 老妇人瞪着我,以一种几乎是希望我立刻从她眼前消失的愤怒,恨恨地说: "不要再来找她了!你们这些人!" 我说错什么了吗?还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老妇人却早已经关上门,消失在我眼前。我只好沮丧地离开。我从来没有这样沮丧过。 离开时我最后抬头望了二楼窗口一眼,我不知道那会不会是小雨的房间,可是有种很奇异的感觉是,小雨就站有那窗边,目送着我。而且我觉得那不是错觉,我打从心底这么固执地认为。 小雨……我们只能这样了吗?

    十五天十五颗苹果,你看你多久没来啦? --叶湘伦 关于要组个Band的这件事情,本来我以为阿郎和阿宝这两个喜蛋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说,但没想到他俩还真有模有样地组了个名曰"无敌铁三角"的Band(因为成员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甚至他们还理直气壮地找了个名义,向学校申请礼堂办了个名曰"舞动青春"的舞会。而这整件事情最让我瞠目结舌的是,来的学生居然也还不少!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喜蛋二人组在学校里还真吃得开! 整个舞会走的是复古情怀,为了要Match复古情怀这个主题,发起人兼主办人兼主持人阿郎,甚至还煞有介事地去租了整套仿猫王的秀服,梳了仿猫王的发型。在舞台上我弹琴,阿宝敲三角铁(因为我们是"无敌铁三角",所以当然要敲三角铁——阿宝如此坚持),而阿郎主唱兼热舞。 阿郎唱得糟透了!走音到不行,简直糟蹋我的琴艺——不过我承认他现场搞笑热场子的功力真的一流。不,不只是搞笑热场子的功力一流,当阿郎唱起《女孩别为我哭泣》这首歌作为模仿秀的Ending,以及热舞时间的Opening时,也真出乎意料得掀起全场高xdx潮。 模仿秀结束之后是阿哥哥的热舞时间(因为是复古,所以要阿哥哥——阿宝很坚持)。(绝佳的把妹Timing——阿郎很坦诚)——当音乐热热闹闹地响起时,只见这两个傻蛋早已经锁定目标跳下舞台与妹热舞,于是我也就不再客气地走向小雨邀她共舞。 这一晚,很High,High到了极点。 气氛实在是太好了,直到舞会结束之后,我和小雨还在曲终人散的礼堂里继续待着舍不得走,我弹琴;她跳舞,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小雨,旧琴房要拆了,你知道吗?"我想她是知道的,但是我想起我们的相遇一时感慨还是忍不住问。 小雨惊讶地倒抽了口气,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 "毕业典礼那天啊。"本来我是想再抬杠一下,说她"不爱来上课难怪什么事都不知道"的这个话题,可是小雨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于是我只好把已经说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停下原本的动作,像是静止了那般似的,小雨幽幽地问:"那你要不要学,学我们第一次遇见时我弹的那首曲子?" 我觉得不太对劲儿,因为在这之前无论我央求再多遍,小雨就是怎么也不肯再弹那首曲子给我听,而今晚此时此刻的现在,她竟主动说要教我。 "你真的要教我?" "嗯,我只弹一次,所以你要专心记,好吗?" "好啊。" 然后小雨坐定在钢琴前,她在弹琴,快速地弹琴,快到我的手指几乎跟不上她。 "一定要弹这么快吗?" 当小雨弹下最后一个音符时,我忍不住抗议。 "本来就要这么快啊!不快不行的。" "这样我很难记耶。" "哎。"突然按住我还在试图记忆的手指,小雨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不要在旧琴房弹这首曲子哦。" "为什么?" "因为用旧钢琴弹不好听啊。" 我知道她在骗我,因为她脸上又出现那像是抹过甜的笑。 她为什么要骗我? "但你不都是在旧琴房弹吗?" "我是我,你是你,不一样嘛。"她不想说。小雨自己不想说的事,我永远也问不出来。 "那为了感谢你大方地教给我这首曲子,我要送你一首我亲自创作的曲子作为回报。" "现在?" "怎么可能啊!我还没厉害到可以即兴创作啦。" "哦……" "在毕业典礼上,怎么样?" "好吧!"小雨回复平常的微笑,俏皮地说:"一言为定,打——钩——钩!" "不是吧?现在还流行这个哦?" "二十年后也还会流行的啦!" "好啦好啦。"打钩钩……我真拿她没办法。 于是我才发现,喜蛋二人组除了舞会办得很有一套之外,橄榄球打得更是没话说,当阿郎和阿宝站在球场上时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真的。 球场上的他们很Man,真的很Man。 在球赛结束之后,因为不想挤在一大群粉丝里对着他们喝彩,感觉好像是锦上添花那样,于是我刻意等到人群散去到差不多之后,才慢慢地走向正在树下休息以及回味的阿郎。 "队长!那个……可以帮我们签名吗?"我居然远远地看到还有女同学跑来跟阿郎要签名,真了不起。 "没问题。"阿郎还是一边耍帅的这么说着,签完名还有够爱现的立刻拿起哑铃猛练习。接着阿郎用一种做作到不行的酷样说,"下礼拜总冠军,看你们要不要再过来加油。" "好呀!一定!"待女同学心满意足地走远之后,阿郎这才露出他的色迷迷的真面目——这一幕正好被我看在眼里。 我强忍住笑意,学小雨那样,从身后用食指戳了戳阿郎的脸颊心想吓他一吓,没想到眼前这在球场上英勇无敌、冲锋陷阵的队长阿郎,还当真结结实实的给吓了一大跳。 "吼!叶湘伦!是男子汉就不要玩这种娘娘腔的游戏啦!" 哈哈,成功。 "哎哟!叶湘伦!我们今天不签名了啦,手都酸了啦~"我抬头才发现原来树上还坐了个阿宝,他怎么坐在那儿,在演孙悟空吗? "不错哦,我们班女生还跑来找你们签名。"我想阿宝一定是想要我恭维他们。 "这很正常的好不好?"阿郎把下巴抬得高高的,神气活现地炫耀着。 "跟我们在一起就要习惯这样啦。"跟着阿宝也搭腔,看来是真的有几分得意。 "欸,问你一个问题哦。" "我只帮女生签名!"阿郎想什么呢,居然这样拒绝我。 "你白痴啊!我不是想跟你要签名啦!"我反击。 "哈~好啦,问啦!"阿宝笑着搭话。 虽然我觉得问他们任何问题都有可能白搭。但是我心想阿郎留级这么久,又是个运动健将,所以应该会多少懂一点吧?于是怀抱着姑且试试的心情,我问: "你们学运动的啊,知道气喘是什么吗?" "你才白痴呢!这么简单……咳!"顺着阿郎的视线望去,原来是经过的女同学正在对他打招呼,难怪他又开始耍帅,"嗨,拜拜,下礼拜总冠军,要来帮我们加油哟~"还"哟~"呢,一副色狼相。 等到路过的女同学走远之后,阿郎又瞬间变脸,翻了翻白眼,不屑到极点地扯开喉咙大呼小叫着:"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不懂!气喘是感冒的一种啦!" "屁咧!"立刻,阿宝从树上吼了下来,"不是感冒的一种啦!是运动伤害的一种啦,运动伤害!" "啊?是哦。"阿郎马上摆出不确定状。 "对啦对啦!中学健康教育第十三章都有教!课要好好上啦你!难怪一直被留级!"阿宝确定地说。 "我看我还是问别人好了。"果真是白搭,我一定是秀迫了,居然问这两个傻蛋。然后我转身就走了。我走的时候身后的阿郎还在困扰着:"是运动伤害的一种?哪种运动?游泳吗?" 唉~还是问老爸好了,虽然搞不好我才一问,他就立刻又过度神经质地问东问西穷担心。我心里这么想着。 回家后,我惊讶地发现手指向来有隐性残障的老爸居然正有模有样地弹着钢琴,虽然只是在弹最简单的儿歌,不过这对于苦学好几次也失败好几次的老爸而言,已经进步到称得上是奇迹了。 "回来啦!"一见我,老爸立刻就停下动作不自然地,干咳几声,猛想着赶紧找别的话聊,免得我拿这事消遣他。 当然我还是要消遣他的:"哎哟,弹的不错哦。" "还可以。今天这么早回来?" "是啊。跟谁学琴的,这次?" "要你管。"老爸涨红了脸,像个偷吃糖却被逮到现场的小孩一样,别扭了起来。 我一心想着关于气喘的问题也没有心思继续逗他:"欸,问你哦,吃什么对气管好?" "你感冒了?"老爸果然很紧张。 "没有啦,就突然想到,问一下。" "哦……大蒜吧,嗯,对!吃大蒜就会放屁,放屁就对气管好,哈!"好像觉得自己很幽默似的,老爸满意极了的哈哈大笑,"但跳舞就不会放屁,而且呢——" "你不知道哦?那算了,当我没问。"我觉得老爸这种回答才真像放屁呢。 "喂喂喂!"看我转身要走,老爸急巴巴地拉住我,才又说:"这样吧!你跟我跳支舞,然后我就告诉你吃什么对气管好,怎么样?" "你真的知道?"我将信将疑。 "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训导主任当假的啊?"老爸这么说,我好像只有相信他。 但是他其实不像训导主任,比较像个无赖。音乐都Repeat好几遍,舞也跳了好几回,但却还欲罢不能地陶醉其中不肯停。 "到底是跳完了没啊?我肚子饿了耶。"我挣扎道。 "咦?音乐还没停啊!是你午餐没吃饱的关系啦!"老爸果真是个无赖。 "到底吃什么对气管好啦!"我实在忍不住了。 "年轻人要有耐心,做事不要老是急急躁躁……" "爸!" "好吧好吧。"老爸看实在混不过去了,终于开口。只不过他说的是我中学时就念过的英文:"Anappleaday,keepsthedoctoraway。" 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啊!对了!说到这个,卖菜的大婶送了一大箱苹果来,在冰箱里。"他补充道。 "所以就是苹果?"我还是有那么点不相信。 "对啊,这是常识,你们年轻人——"我最受不了啰唆的老爸摆出专家状,真是的……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带一颗苹果到学校去,我想带给给小雨吃。我在想,如果小雨的身体能健康起来的话,那么她就不会再那么经常逃课了吧? 可是小雨依旧经常逃课——不,更正确的说法是,她一直没有来上课,自从那次她把牵引着我们相遇的曲子教给我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小雨了。她一次也没有吃上我带的苹果。 她怎么了? 十五天。 我记得很清楚,当我抽屉里塞满了十五颗苹果的这天,小雨才终于出现。我知道小雨本来就不怎么来上课,但是连续十五天没来上课,这是第一次,也是她最久没来上课的一次。 她十五天没有来,我已经放了十五颗苹果。 "哇!好多苹果哦。"午餐时,在操场旁的公园椅上,小雨好奇地看着我把十五颗苹果全都带了过来。 "对啊,要吃吗?" 但是她看起来不太有兴趣的样子,没有搭我的话。 "对气管很好哦,苹果,我特地问过我爸。"我进一步想吸引她的注意力。 "气管?" "对啊,你不是有气喘吗?"我问,然后打从心底期待小雨会先是一愣,接着开开心心地嘲笑我真笨,又被她骗。可是她没有,小雨只是闷闷地拿起一颗苹果,应付似的轻咬一口。 我看得出来她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但我还是忍不住说:"十五天十五颗苹果,你看你多久没来上课啦?" "这跟苹果有什么关系?"小雨好像就是不明白。 "有啊,我每天都会带一颗苹果心想送给你吃,可是你每天都没有来上课,害我像神经病一样,每天都抱着一堆苹果带来学校又带回家,还被阿郎他们嘲笑。" 小雨的眼睛有点湿,眼睛有点湿的小雨,明明很感动却又嘴硬着逞强:"不然你可以给晴依吃嘛!她一定会很高兴。" "好主意,反正苹果这么……"我话都还没说完,小雨就立刻狠狠捏了一下我的手臂,并且,脸上的表情变成是明显的生气。 "怎么啦?你不开心哦?我刚开玩笑的啦。"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开玩笑她却没有看出来。 "没有啊。"她不承认。 "明明就有。" "晴依真好。"没头没脑的,小雨丢来这一堆话,"她人美健康又大方,不像我那么别扭爱生气,又可以每天看到你。" "你只要每天乖乖来上课就好啦。"我真的想让小雨不要再逃课了。 "这又不是我愿意的。" "咦?" "你不懂啦!"她总是不说,我怎么可能会懂呢? "嘿!我们一起留级好不好?"没头没脑的小雨冒出这句话来。 "啊?"怎么一说留级,我想到了阿郎。 "一起留级啊,在这学校里,在那旧琴房,一直留级的话,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胡思乱想。不知道为什么,当下我脑海里浮现老爸担心过我的这四个字,胡思乱想。 "可是我想念大学耶。" 她于是低着头不再说话。 "你不想念大学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小雨。 而她还是沉默。 "我以为你会想和我一起念大学耶。" "你不懂啦!"在十分钟里的第二次,小雨又说了这句"你不懂啦"。 然后我也有些生气了:"所以你要告诉我啊!你一直不肯说,什么都是秘密,这样我哪可能懂啊!" "说了你也不会信!"丢下这句话,小雨赌气离开,而那天在学校里,我再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又逃课了吧!我是这么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能说的秘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