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生离死别,绝句小说

生离死别,绝句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9 13:03编辑:言情小说浏览(83)

    图片 1 清明节,雪莹祭奠母亲,在殡仪馆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知道有人故去了。
      雪莹看见有同学在张罗后事。
      这么多年,雪莹消息闭塞。
      外面发生什么,她全然不知。
      带着疑问和好奇,张望。
      猛然看到挽联上清晰两个字“吴岩”。
      吴岩,雪莹苦苦等待8年的初恋,却阴差阳错地背弃了她。
      当年雪莹想到为爱情殉葬,却因双亲无人奉养,艰难选择活下来。
      活着,好难,伤口滴着血,却还要笑对生活。
      这么多年,她不联系他,而这用心良苦却成为他眼中的冷酷无情。
      然而,多年的爱恨纠葛在看到挽联那一刻,瞬间幻化无数送别亡魂的泪水。
      由于雪莹身份的特殊性,考虑到他妻子的感受,雪莹没参加他的葬礼。
      而我却在远处仿佛听见雪莹的低吟:“让我用心送你最后一程……”   

    文/剑负苍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近日以来,陆炎总是莫名其妙地从梦中惊醒,梦境中总是出现雪莹冷艳高傲的笑容,总是出现漫天的白色雷光,总是出现雪莹如同绽放的莲花一般张开双臂坠落而下的景象。

    他这段时日会经常莫名其妙地忽然发呆,脑海中不断出现着着雪莹的身影,似乎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清晰地在自己眼前。

    似乎她始终未曾离去,始终伫立在自己的心间。

    始终记得,那些流逝的岁月,只是,伊人不在。

    始终记得,翠微竹林中,第一次相见时的景象;

    …………

    这忍者看到陆炎的表情,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这光芒中似乎蕴含着嘲讽、怨毒、哀伤和蔑视。

    她忽的掀开蒙在脸上的黑布。

    那是一张绝色的容颜,在黑布掀开的一刹那,星月暗淡,似乎天地间所有的光辉都集中到了她的脸上。

    “绝色。”陆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不由呆滞了一瞬间。

    …………

    始终记得,校场演武厅房顶之上,促膝长谈的荏苒时光。

    …………..

    锐利的苦无架在了陆炎的脖子上,苦无的锋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雪莹面色冷然,死死的盯着陆炎的瞳孔。

    陆炎漆黑的瞳子中似乎有奇异的光芒在闪动,如同暗夜中寥落的星辰。

    “下手罢。”他迎着她的目光,淡然一笑。

    雪莹握着苦无的手终究是颤抖了一下,她收回苦无,眼神森然,“现在我不会杀你。”

    ............

    始终记得,天边的那一抹斜阳

    ......

    望着天边的鲜红的流云,雪莹精致的眸子里泛起一丝迷惘,“似乎,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仰望天空了。”

    下方的校场上,锦衣卫仍在整齐地操练着,少年和少女的背影在落日的光晕中逐渐淡去,夜幕掩去了天边的最后一抹流光。

    .................

    始终记得,那绝望的洞窟,那些相依为命的短暂时光。

    ……

    雪莹黛眉微蹙,似乎是感受到了陆炎的视线,她抬起头,眼神清澈如水。

    陆炎望着她,只觉眼前一震,心中忽的生出撕心裂肺的痛楚。

    此刻,雪莹无力的倚在一块大石上,双腿血肉模糊,殷红的血浸透了她的全身。

    刺目的鲜血如同凄艳的荷花一般绽放着。

    ...............

    始终记得,那指尖的微凉,那是心与心的彷徨和徜徉。

    .....

    “被困在这洞里,早晚都是要死的罢。”雪莹眼神淡然,却无力掩饰声音中的虚弱。

    陆炎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盯着雪莹,两人相视而坐。

    在雪莹颤抖的目光中,陆炎缓缓的,拉起了她的手。

    指尖相触的瞬间,两人的手指似乎都是微微抖动了一下。

    ……………

    始终记得,那一抹笑靥如花,和眼角的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凄楚。

    .....

    “终究都是要死的,只是早晚不同罢了。至少,救了你,死前还是能有人陪我说说话的。”雪莹微微一笑,如同百花盛开,倾国倾城。

    只是,这笑容,似是有些痛楚和苍白。

    ....................

    始终记得,那一丝释然的宁静和温馨。

    .......

    “雪莹,对不起。”陆炎忽的感到眼角酸涩,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

    “哦?”雪莹平静地望着他。

    陆炎忽的鼓起勇气,迎上了雪莹的目光,就这样,直直地望着她,“对不起,我以前误会你了。”

    “都快死了,还说这些做什么。”雪莹释然一笑,如同春风化雨,沁人心田。

    ............

    始终记得,那漫天的雷光,那绝美离别的倩影。

    ………

    “陆炎,谢谢你。”雪莹微弱的声音从陆炎的背上传来,接着,陆炎只觉背上一轻,心中大惊!猛然回头望去,只见雪莹挣脱了陆炎,用尽全力跃入了山体裂开的一道沟壑之中!

    “终究是解脱了的。”雪莹的声音虚无缥缈。

    紧随身后的冲击波瞬间将雪莹吞噬,陆炎只觉心底一阵刺痛,视线模糊,依稀可见,漫天的白色雷光之中,雪莹如同绽放的莲花一般,张开双臂,坠落而下,消逝在巨大黑暗的沟壑之中。

    ………

    “不!!!”陆炎心中悲怆,再次从梦中醒来。

    他猛地跃下床来,从屋内冲了出去,呆呆地望着苍穹。

    满天星光,一泓残月落。

    夜凉如水,凄冷的空气吸入胸腔,有些微微撕裂的痛楚。

    他无力的跪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这些日子,陆炎努力地想要使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那些内心的伤痛,又怎是时间可以轻易的抹去?

    虽然已经过去数月了,但是,陆炎仍会偶尔感到胸口有着莫名其妙地悲恸。

    那是一股撕心裂肺几乎令人绝望地巨大痛楚。

    他竭力将这段悲恸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但是,埋藏地越深,想起来的时候,便会越痛。

    过了许久,他才恢复了平静,深深地吸了口夜间清冷的空气,将这些回忆埋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

    抬起头,望了望星光璀璨的天穹。

    月儿弯弯,似乎在对着他微笑。

    风扯落了树上的几片枯叶,凄然而下,在寥落的星空中飘荡。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生离死别,绝句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只是有您,宫丁花语

下一篇:江南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