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第十二章,微型小说

第十二章,微型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20 11:27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88)

    一、口才
      失业后找不到工作,只好各处打零工,这几天给一家小广告公司发传单。我做什么工作都还算敬业,自信口才也算不错,感觉这份工作应该是小菜一碟。
      小广告的内容,大到楼盘开盘,小到包治性病,五花八门。我总是找大型商场或者农贸市场人多的地方,发挥口才优势,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传单内容;或者到商业街挨家挨户扔;往停车场的汽车上塞。虽然一天下来腰酸腿痛,口干舌燥,但还能完成老板规定的发放量,能拿到那点可怜的薪酬。只是,有人不接传单,甚至绕开我,流露的厌恶的表情,有点伤我可怜的自尊心。
      公司还有一个小伙,叫乐乐,寡言少语却挺阳光,很得老板赏识,因为他一个上午发的传单量比我一天的还多,下午就轻松地去泡网吧。我曾经和他聊过几次天,话确实少,不是口若悬河的人。让我纳闷又好奇。
      一天,我不太光明地悄悄地盯他的稍,看他是不是作弊,把传单偷偷扔掉了。他在一个大商场出口分发。似乎边发边说着什么,声音不大,听不清。只是顾客没像对待我一样,不接或绕开,更没有厌恶的样子。我愈发好奇,悄悄接近,听一听他说的什么。
      他声音很轻,就一句话:帮忙扔一下,谢谢。
      
      二、明信片
      年前,单位里来了一个大女孩。工作能力,人缘,都无可挑剔,且活泼开朗,大家便用了一个被用滥却很恰档的名字称呼她:阳光女孩。
      她每个月的20号,都会往广州寄出一张明信片,就一句话:我很好,不用挂念。字迹娟秀,却从来不写寄信人的地址和名字。问她,她只是回答一个微笑。
      女孩子的事,大家也不好深问,好奇心便更浓了,也有了许多猜测。
      后来,单位一位常驻广州办事处的同事回来休假,大家凑在一块喝酒吹牛,提起了这事。那同事一脸疑惑:不能吧?你们说的那个收信人地址,十年前就拆迁了,现在跟本不存在那么个地方。
      
      
      三、这个中秋不赏月
      中秋节开车回家,停在市郊等朋友。看见一拉着拉杆箱的年轻女孩,急急地往公交站牌处跑。公交车远远地开过来了,那女孩边跑边向公交车挥手。公交车并未理会女孩,可能是客满了吧。女孩失望地拉着箱子顺路往前走,不时地回头,看见出租车就招手,也没有停的。这大过节的,出租车可不好打。待等来了朋友,那女孩已经走出了一大段距离。
      妻说,肯定是外出上班的放假回家过节,咱车上有空位子,捎上她吧,都不容易,怪可怜的。我把车慢慢靠近那女孩停下,妻问:“到哪里?捎着你吧。”女孩眼神中一抹惊喜转瞬就被狐疑遮盖,警觉却礼貌地笑了一笑说:“不用,马上就到家了,谢谢。”
      离开后,妻叹口气:也是,不认不识的,人家小姑娘哪敢上车,那么多的车都不停,凭啥你就那么好心。
      本来兴高采烈过节的心情,似乎被什么敲了一下,有点郁闷。我想做点好事,错了吗?那个小姑娘,似乎也没错。那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傍晚下了一场小雨。这个中秋,月躲在了云后面。   

    我在病床边陪了一个星期。 妻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每天早上,我都去公司上班,坐在办公桌上发呆,下了班,到了病房。 坐在妻身边,默默看着她。 妻不抗拒,也不坚持什么。 她似乎全然已经无所谓。 我给她削好水果,她朝我点点头,说声谢谢。 那时我没有问孩子的下落,我问不出。 她接过水果时,手腕上的疤痕清晰。 于是我便打开公司提案的资料,低着头,工作。 偶尔抬起头,调节下输液的速度。 每天,我都会在妻边上工作好久。 我尽力集中注意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居然接下了两笔很大的案子。 与人签下合同的时候,默默下决心,所有的所得都用来赎罪。 我必竭尽全力去弥补那道疤痕。 一个星期,妻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那天如往常一样,到了夜里,我看看表,朝妻笑了下,便去拧熄灯,让妻睡觉。 妻突然开口说话。 和我聊聊。 我手僵硬在那里,鼻子一酸。 乖乖坐下来,握住她手。 你想聊什么? 你先把灯关了吧,护士会查房。 我再乖乖站起来,凑过妻身边,把灯关掉。 黑暗中,妻半躺在床上,我坐在她身边。 窗外的月光撒进来。 借着月光,我想看清妻的眼神。 然而,她的眼神竟是异常的温和。 一种让我心中浑然找不到着落的温和。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妻轻轻问。 我吸了口气,刚想打断她。 不不,我只是想知道,妻微笑道,真的好奇而已。 我久久地看着妻。 妻好耐心地,回应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她这种眼神,是一个妻子在宽容,还是已然一个朋友在放松。 我勉强地朝她笑了笑。 你介意我抽烟么? 妻笑着摇摇头。 我心中好不后悔,我怎么在助长这种关系的推远。 我拿出烟,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 我看着妻,三年前猛然照亮。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不认识你,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 是我刚认识你的时候的公司么? 我点头。 讲下去。 那时候刚毕业两三年,整天写广告词骗人,骗得心安理得。 有一天路过同事的办公桌,在他的挡版上钉着一张照片。 我问同事是谁,他说是上个广告的女主角,还是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 当时不知道是照片的关系,还是阳光正好从窗外照进来。 我一下子觉得这个女孩子象精灵一般。 我回到办公桌,把正在写的案子的主角从男的,换成女的。 还照着照片,把角色特征描绘地细之又细。 于是每天睡前,都兴奋地等着拍的那天。 到了那一天,我一早就从家里去了片场,你知道,作为文案,其实跟片拍摄也是工作内容。 只不过拍摄枯燥无聊,以前我从来都不去。 那天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工作人员还在布灯光。 拍广告,一个镜头准备要几个小时。 导演高谈阔论地和客户在瞎聊。 我满场找她。 忽然看见她远远地坐在片场角落的长凳上,非常安静。 我不敢打扰,远远看着她,我看不清她在干什么,慢慢走过去。 看清了,才发现根本不是她。 妻的手一震。 是另一个女孩,如果按角色描述居然也符合,但不是她,眉宇眼神,五官通通不是。 形容这种东西,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我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女孩似乎发现我看着她,朝我点点头,微笑下。 我也与她聊起来,可能我与那精灵无缘吧。 她问我是作什么的,我也告诉她。 她笑着说,看来要感谢你,不然我得不到这工作。 我苦笑。 一天就是这样拍摄了,那女孩只在拍摄时专业认真,该微笑时微笑,该嗔怒时嗔怒,在电扇下长发飘散,我呆呆坐在下面,百无聊赖。 她拍完一个镜头,等转位间隙,便跑来与我聊天。 很快便成为朋友。 我不知是走是留,就这样拖到深夜,一组戏便拍完。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打算告辞。 那女孩说有朋友来接她,要我稍稍陪她等会。 但没想到她说的朋友竟然就是她。 我陪着那女孩站在片场门口等车,其他人员都挥手告别了,朝我眨眼笑,那女孩也不以为意,朝他们挥手告别。 一辆出租车远远开来,停在我们面前,她从里面打开门,朝那女孩笑。 我呆呆看着她。 那女孩向我介绍她,我的好朋友。 她朝我挥手,眨眨眼。 我竟有些涩然。 那天本来是她去的,她推荐了她同学。 后来那女孩常常和她到我公司来玩,每次她们来,我都会把同事那拿来的那张照片收起来。 然后等她们走后,我再钉上去。 有一天我下班,请她们吃饭。 那女孩去洗手间,她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让我再努力。 什么再努力? 皱着眉头,刚想问。 她笑着吐舌头,原来那女孩已经走过来。 吃完饭我送她们回学校。 她把我们推到后座,自己坐在前座。 开到半路,突然回过头来问我几岁了。 我说27。 她吸了吸鼻子。你老得都可以做我爸啦。 我心里一疼,那女孩已经靠在我身边,只有很近的距离。 送她们回寝室,我打电话给她,让她出来。 她不在。 过了一会,我再拨,接电话的是那个女孩,我在电话里告诉她原由。 凌晨一点多,我接到她电话。 赶到学校边的电话亭。 她湿着头发,拿着脸盆。 看着我,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由于我卤莽地处理,那天她洗完澡,被那女孩锁在寝室外。 整整两个多小时,她在冬天的校园穿着睡衣睡裤。 我说我喜欢你。 她恨恨看我。 你去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微型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