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意大利共和国童话

意大利共和国童话

发布时间:2019-11-23 08:20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60)

    一位国王和一位王后有两儿一女,他们非常钟爱这个女儿,对她关怀备至,在家里为她请了乳娘。有一天,国王患重病去世了。王后独自领导着整个国家,但仅仅过了几年,她也病倒了。临终前,她把小女儿托付给两个儿子,随即也去世了。这期间,小公主已渐渐长大,但她一直待在宫里,从没出去过。她唯一的消遣是从窗口眺望远处的田野,唱歌,和已经成为她的家庭教师的乳娘聊天,还有就是刺绣。一天,当她正站在窗前时,田野里出现了一只孔雀,它飞起来,落在公主的窗台上。于是小姑娘欢迎它,拿来麦粒给孔雀吃,并让它进到屋子里。“真漂亮呀!”她惊叹道,“除非找到孔雀王,否则我不会结婚!”从此她总和孔雀待在一起,一旦有人来,就把它藏进一个衣柜里。而此时,两个哥哥却在商量:“我们可爱的妹妹总是不愿出门。这样下去可不太好。我们去问问她愿不愿意成家。”他们去找小公主,并对她说了这一想法,“你成亲之前我们是不会结婚的。你愿意挑选一个丈夫吗?”“不,我不愿意。”“你怎么会有如此的念头。看看这些国王的肖像,选一个你喜欢的,我们去问他是不是愿意。”“跟你们说我不想结婚……”“求求你……”“如果你们不惜任何代价要让我成家,那我可以满足你们,但我要自己挑选丈夫。”“好吧。”于是妹妹打开衣柜,把孔雀放出来。“你们看见了?”“是的,一只美丽的孔雀。”“除非找到了孔雀王,否则我不会结婚。”“可是孔雀王在哪里呀?”“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除了他,任何人都不行。”“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找他。”两位哥哥让乳娘照顾好公主,把国事交给一个可靠的大臣,然后就分头出发了。他们四处打听,但谁也没听说过孔雀王,人们把他们当作疯子。不过,两个年轻人并没有灰心,他们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继续寻找。一天晚上,老大遇到一位老人,这位老人差不多是个巫师。“请问,您知道有个孔雀王吗?”“确实有这么一个。”老人回答。“他什么样?住在哪里?”“那是位英俊的年轻人,穿着就像孔雀一样。他的王国在秘鲁,到了那里才能见到他。”年轻人谢过老人,给了他一些钱,然后就向秘鲁走去。他走啊走啊,直至来到一片草地上,草地四周环绕的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树,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说:“他来了!他来了!这个青年要把妹妹带来嫁给国王!请进吧!别客气!”年轻人环顾四周,没发现一个人,只看见空中有各色的羽毛在飞舞。“我在哪里?”他问道。“在秘鲁,”那些声音回答,“在孔雀王的国家。”“能告诉我孔雀王在哪里吗?”“非常愿意:你一直向前走,见到一座美丽的宫殿,你就对卫士说:‘王家机密!’他们就会让你进去。”“谢谢。”“不客气。”“这些树很有礼貌,”年轻人想,“不过,这里肯定有魔法。”他一直向前走,来到一座宫殿面前,这作宫殿外面裹满了天蓝色、白色和紫色的孔雀羽毛,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子般的光彩。门口有身着孔雀服的卫士把守,不知道他们是人还是鸟。“王家机密!”年轻人说,他们便把他放了进去。一间大厅中央有一个宝石做的宝座,后面是一个由孔雀羽毛构成的环,羽毛上的金色眼状花纹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国王坐在宝座上,全身披满了羽毛,也很难说他是鸟还是人。年轻人鞠了个躬。国王做了一个手势,所有大臣便退了出去。“说吧,我听着呢。”国王说。“陛下,我是葡萄牙国王,”年轻人说,“我来这里是想请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妹妹结婚。请原谅我的唐突,我妹妹一门心思要嫁给孔雀王,别人他都不要。”“你有她的画像吗?”“在这里,陛下。”“真漂亮!我喜欢!这门亲事我答应了。”“谢谢您,陛下。我妹妹肯定会非常高兴,我们所有人都这样。”他鞠了一躬,准备离开。“站住,”国王说,“你去哪里?”“去接她,陛下。”“不行,进入孔雀王国的人都不能再出去。我不认识你:怎么能确信你不是敌国国王的间谍,或者是来行窃的小偷?你给家里写封信,附上一张画像,然后等待回音。”“就这样吧,”年轻人说,“我等着。可是,陛下,请您告诉我,这段时间我住在哪里。”国王做了个手势,卫兵们聚拢上来,抓住了年轻人的胳臂。“你得住在监狱里,”国王说,“直到你妹妹来。”这时,二哥毫无收获地回到了家。他一接到从秘鲁寄来的信,便跑去找他妹妹,并把孔雀王的肖像给她看。“这就是我的丈夫,”公主说,“这就是我要嫁的人。快点,我们马上出发。我真想马上见到他。”接着,他们就开始置办嫁妆,准备行李和马匹,并安排好了舰队中最漂亮的船。“到秘鲁去需要渡海,”哥哥对乳娘说,“怎样才能让我妹妹不受风吹、雨淋和日晒之苦呢?”“这很容易,”乳娘说,“用车把她送到海岸边,让船靠近,然后搭一个板桥,把车从板桥上推上船。这样,公主就可以坐在车里舒舒服服地履行了,既不会受风,也不会弄坏嫁衣。”一切依此准备停当。要知道乳娘有个女儿,不但丑得像魔鬼,而且生性妒忌、恶毒。她一知道公主要去成亲,便开始跟母亲哭哭啼啼。“她有丈夫可我没有,她丈夫是国王可我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可没人看我一眼……”“是呀,”乳娘说,“这个我也想过了。”于是她们着手制定一整套计划,想让那个英俊的国王娶乳娘的女儿而非公主,乳娘想啊想啊,好像有了主意:她为女儿订做了和公主一样的车和嫁衣,接着命令船长:“这是给你的两百万,听好了:最后上船的车里是我的女儿。夜里,等大家都睡着了,你把公主从车里拖出来,丢到海里,再让我女儿代替她坐进车里。”船长不敢答应,但两百万是很大一笔钱,他心想:“等钱进了口袋,我可以逃得远远的去享受。”因此,稍微讨价还价后,他便答应了下来。出发的时刻到了,所有的车都在船上排成一排,但在最后一刻,公主突然哭了起来,她说想带上她的小狗。“它陪了我那么久,我不想丢下它。”她哥哥于是跑到岸边,抱起小狗,送到她车里。小狗蹲在垫子上,这时船扬帆起航了。天黑下来时,乳娘来到公主的车前,说:“天气很好,风也不大,明天我们就能到秘鲁。你快睡吧,好好休息。”公主睡着了,梦见了孔雀国王,还有她到达时的盛大欢迎仪式。半夜时分,船长悄悄打开车门,把垫子连同公主和小狗一起拖出来,投入水中。乳母的女儿已经等在不远处的黑暗中,船长领她上了新娘的车。掉进水里后,公主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大海中央,而那条船则向远处驶去继续航行。垫子由于很轻,没有沉下去,而是浮在水面上。一阵凉爽的风将它也吹向秘鲁,垫子上坐着身穿新娘衣服的姑娘,还有她的小狗。天快亮时,家在海边的一个秘鲁渔民听到远处有狗叫声。“你听见狗叫了吗?”他问妻子。“是啊,肯定有人遇到了麻烦。”“我也这么想。天要亮了,我想去看看。”他穿衣起床,拿着一柄鱼叉来到海滩上。在那里,借着依稀的晨光,他看见一个轻飘飘的东西浮在水面上,并传出狗叫声。当这个东西靠近时,渔夫跳入水中,伸过鱼叉把它拉过来。想想看,当他见到穿着嫁衣正在熟睡的女孩和一只小狗时,时多么惊奇!他轻轻地把垫子向岸边拉,以便不把她弄醒。可她还是醒了过来,而且问:“我在哪里?”“在一个可怜的渔民家,”他们对她说,“但我们心肠很好。来吧,和我们住在一起。”此时,那个该死的丑女孩正坐在车里,在秘鲁离船上岸。护送的队伍刚一来到那片生着怪树的草地上,就听到四面八方在说:“咕咕!咕咕!秘鲁王后真丑!”成千上万的孔雀毛在空中飞舞。陪着新娘来的那个哥哥骑马跟在后面,他听到这些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声音,心里一紧。“这是个坏兆头,”他想,“它也许应在我们身上。”他跑到车边,打开小门,见到里面坐着的丑姑娘,惊呆了。“你怎么会变得这么丑?发生了什么?是大海,风,还是太阳?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丑姑娘回答。“国王来了。这下我们都得掉脑袋!”孔雀王出现在一群身着羽毛的士兵中间。士兵们举起金的长号角,将它吹响。树木大叫起来:“国王万岁!国王万岁!新娘真丑!”空中飞舞的羽毛密密麻麻像乌云一样,遮天蔽日。“新娘在哪里?”国王问。“在这里,陛下……”“难道这就是那个被你们极力称赞的美丽姑娘?”“谁知道,陛下……或许是海风或空气……”“什么风?什么海?算了吧,骗子!你们想欺骗我,不过我会让你们看看,和孔雀王不可以开玩笑。把他们两个都关到监狱里去,为他们每人准备一个绞架!”接着,孔雀王伤心地走开了。这不仅是由于他所感到的羞辱,更是由于他对那个美丽姑娘所怀有的爱情。他认为这些人为了使他失望而使他蒙受这些羞辱,而那美丽的姑娘的画像则一直挂在胸前,总也看不厌。放下国王和监狱里不幸的人不提,再来说说住在穷渔夫家里的美丽公主。早上,她对渔夫的妻子说:“你有小篮子吗?”“有,小姐。”“拿给我,我来准备午饭。”她把狗叫过来,给它篮子,并对它说:“到国王那里去弄午饭。”小狗用牙咬着篮子把,跑进国王的厨房,抓起一只烤鸡,扔进篮子,又跑着把它拿回去交给主人。这天,渔夫家的午餐非常丰盛,连小狗也美美地啃着骨头。第二天,小狗又带着来自来到国王的厨房里,拿了一条大鱼,叼着它跑回家。这次,厨师到国王那里去告状。国王因此下令不惜任何代价抓住那条狗,至少要看看它去哪里。事实上,接下来的一天,小狗又偷走了一块肥美的羊羔肋骨。厨师跟在它后面,看见它进了渔夫的家。他去报告国王。“明天我去跟着它,”国王说,“否则我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第二天早上,小狗刚戴着篮子离开,公主便穿上新娘装,坐在房间等候。“如果有人来找狗,就让他来见我。”她对渔夫和他的妻子说。果然,过了一刻,狗带着装在篮子里的午饭回来了,国王跟在后面,还带了两个孔雀士兵。“你看见一只狗了吗?”他们问渔夫。“是的,陛下。”“为什么它总来偷我的午餐?”“它自己愿意这样做的,为了给我们准备饭食。我们并没有教它这样做。”“你们从哪里找到它的?”“它不是我们的。它属于住在我们这里的一位新娘。”“我想见见她。”“陛下,走这边,走这边。对不起,这是穷人的家。”他们让他进去,于是国王看见面前身着嫁衣的,正是肖像上的姑娘。“我是葡萄牙国王的女儿,而您,陛下,把我的两个哥哥关进了监狱。”“怎么可能呢?”孔雀王说。“看,这是您送给我的肖像,我一直把它挂在胸前。”“我一点也弄不懂,”国王说,“等在这里,我马上回来。”他闪电一般地走了。回到王宫,他命人从牢里放出了兄弟两个。“你们的妹妹找到了,我尊重你们,不过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知道?我们越想越糊涂。”国王于是叫来了乳娘和她女儿,威胁她们,因而知道了她们的整个阴谋。国王命人把她们关在以前关两兄弟的监狱里,然后让所有士兵装扮整齐,自己穿上最漂亮的羽毛衣服,带着乐队和士兵去穷渔夫的家迎接新娘。“现在对了!现在对了!王后就是这一个了!”树木们大叫,天上飞舞着成百万的五彩斑斓的羽毛,遮住了太阳,彷佛整个天空都披上了羽毛。回到王宫,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宴。乳娘和丑陋恶毒的女儿被吊上了为兄弟两个准备的绞架。这一次,船长再也不能帮助她们了,因为他已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享受那两百万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意大利共和国童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