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言情小说 > 角落随笔

角落随笔

发布时间:2019-10-11 05:08编辑:言情小说浏览(107)

    澳门新葡亰 76500 1 一九七八年九月的一天下午。
    澳门新葡亰 76500,  天蓝得发呆,太阳很刺眼,一群大雁飞过,“人”字形队伍变成了一个“一”字,淡淡地飘向远处。不知为什么,又有一只大雁飞过,是孤雁?还是群雁中的落伍者?只见它挣扎着,也随雁群远逝的方向飞去了。一点黑影,几声哀鸣。
      “快!吴师傅,正找你呢!”
      “啥事,小刘?我这不回来了嘛。”吴力并不着急。他刚从车上下来,手里大包小蛋地提着东西。
      “孩子,快!上医院!”小刘夺了吴力的一个包,可着劲在前面跑。
      吴力一个愣怔,接着也跟着跑,嘴里不迭声地问:“孩子咋啦?孩子咋啦?”
      小刘只是不吭声,只是可着劲地前面跑。
      吴力能听得见小刘嗓子里发出的“呼哧”声。吴力这下着实着急了。
      吴力有两个孩子,大的叫大宝,小的叫二珠。两个都是男孩子。按吴力父亲的话说,“我有两个孙子了,上辈子先人行下的,吴家不绝后了”。两个孩子都由吴力带着,一边上班一边带,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是厂领导同意的。
      今天早上六点钟,加班一宿的吴力,把孩子托付给班里的小刘,说要“给娃娃买点东西”,就急慌慌地走了。早上有到城里拉材料的车。
      中午十二点,小刘给大宝二珠一人买了四两米饭,一人一个八分钱的土豆丝。吃完饭,小刘叮嘱小哥俩就在门口玩,他去厂里洗个澡。澡堂子半个月放一次水,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小哥俩在自家门口早就玩腻味了,但又不能不听小刘叔叔的话,只好在门口蹲着看蚂蚁,然后就捉蚂蚁,玩得没了新鲜,就手拉手跑到爸爸上班的厂里来了。这里爸爸带他们来过。里面有楼一样的厂房,有电线杆子一样的大杨树,有长得能藏得住人的密密的灌木丛,还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大水池子,池子里有一摇尾巴就跑得没了影子的毛毛鱼,有绿绿的的水草,晃呀晃的给鱼遮太阳。
      进大门的时候,看门的李老头正在接电话,他见两个孩子要进厂,就使劲摆摆手,示意他俩“别进来,到别处去玩”,但小哥俩还是进来了。“是沿着窗根爬进来的”,后来李老头猜测着,这样说。
      水电厂是整个矿区的风景区。一圈砂砾打成的土围墙,把好看惹眼的东西全都围在里面了,各种树木,梨树柳树苹果树,长得绿油油的,一个足球场大的草甸子,花里胡哨的,蜜蜂蝴蝶满世界飞,常有人休息的时候来这儿照相留念,但李老头不认识的你别想进来一个。这里白天比别处漂亮,晚上比别处亮堂。水电厂有电有水,别处自然和它不能相比。进了大门就是水池子,其实那是发电机组的散热池,六七十米长,三十几米宽,里面分了三个大水格子。钢管制成的散热喷头,喷珠溅玉,水气蒸腾。这池子高出地面一米多,旁边有台阶可以上去。上去一看,啧啧,游个泳玩玩水,可就好到天上去了。池子前面立了个牌子,白底黑字:“生产重地,闲人止步。”
      李老头找了接电话的人来,便拖着截了一条腿的瘦身子骨,颠簸着走到散热池跟前,因为以前有三个人翻墙进来游泳,淹死了一个,以后的人就时常想起那不愉快的事来。李老头是看大门的,心想那俩小家伙该不会溜进来吧?心里想着,他也就到了散热池上面了,眼睛一梭溜,就看到水面上飘着一只红塑料小凉鞋。小红凉鞋悠逸地浮着,有小鱼儿撞了一下水面,那涟漪便一圈圈漾开,静静的,无声无息。李老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噗通”坐了下去,“救人哪――”,失声喊了一嗓子,可身子却是怎么也挪不动了。
      
      小刘和吴力挨着脚跑进医院,只见急救室门口围了许多人,小刘奋力挤开人群,只见几个医护人员,正围在两张手术床边忙碌着,床上躺着两个孩子,一大一小,身上一丝不挂。
      “大宝——二珠!”吴力扑过去,肩上挂着的棕色人造革“马桶”包和手里提着的一个白色网兜,一起掉落在地上,他抚一下这个摸一下那个,使劲地摇一摇,“大宝,爸爸回来了,二珠——”呼叫声像一只锤子敲在破锣上,吴力哭了,眼泪打在手术床绛紫色的革面上,洒湿一片,网兜里的苹果滚出来,红红地散在脚下,一只桔红色的塑料娃娃乐呵呵地甜笑着。吴力的鼻子嘴抽扯在一边,捶头顿足,嚎啕声在墙壁间轰轰回响。一个大夫说,师傅你先出去,我们正在抢救,你要安静。小刘把吴力拉到门外。吴力两眼通红,两手发抖,眼泪八叉地看着屋里白色的身影,声音低低地诉求着:“大夫,我的孩子,大夫,千万……”
      
      一九六九年春天,一个繁花似锦的季节,一个到处是“红”的季节——红的旗帜,红的标语,红的语录,红的思想,红的袖章……
      二十岁的吴力,和同伴们一起,坐着一辆印有金黄色“忠”字的大红客车,高唱着“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的歌,来到戈壁油区。经过一个月的“思想武装”,他从新工学习班分配到钻井队当发电工。这里没有娱乐,只有雷打不动的政治学习。队部的收音机不是“赴刑场气昂昂”(京剧《红灯记》唱词),就是“十八个勇士像十八棵青松”“声震芦荡”(京剧《沙家浜》唱词)。下班后,天气好的时候,吴力和几个人走出帐篷,躺在暖烘烘的沙丘上闲谝解闷,或在队里自制的钢管球架下扔几回篮球。
      吴力到了井队,才知道这里一切都比不得家里了,这里规矩多,自由少,即使给你自由,你也没个去处,想花几毛钱你还得碰巧休息,有去城里的便车,吃土咽沙子颠簸半天,街上打一头,又再日急慌忙地往回返,要不就会耽误第二天上班。“这像进了劳改队一样!”吴力想,“一天干个八小时的活儿,剩的时间除了学习,家里活一点忙不上”,他心疼父母,想着家里好多好多要做的事情。
      吴力的父亲一生为农,憨厚实诚,人称吴石头。吴石头快四十了才结婚,儿子二十他也就奔六十了,老婆多病,做不了啥事,儿子在家时,放了学就垫圈喂猪,打水做饭,有啥干啥,儿子是天生的勤快,从不知道啥叫偷懒。村里人说:“吴石头好命相!”
      吴力初中毕业,十七岁,就有人给他提亲说媳妇了,可吴力没有心思,吴力有一个远大的志向,去城里当干部,当工程师。文革一开始,他就和同学们一起刻蜡版、印传单、贴标语、写“忠”字、到外地串联,他怎么可能呆在家里娶媳妇?他要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多了,当然还要“保卫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吴力离开家的时候,父母心里很难过,他心里也很难过,他就一遍一遍地背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这就一通百通了,老少爷们心里受活多了。再说,吴石头为了儿子能有一份城里的工作,脸瘦了,腿细了,心操碎了,为的就是这个结果嘛,咋好随便放弃、随便难过呢?
      当了石油工人的吴力,越是想家越是努力地工作,党支部提出的每一个号召,他都积极响应,往前面跑,写黑板,出墙报,批判发言,工作可以连顶三个班不下火线。
      吴石头夫妇都是六十大几的人了,劳累上一天,晚上躺在炕上,捶腰按腿,就着十五瓦的电灯泡,看儿子寄回来的照片奖状,高兴一阵,辛酸一阵,抹鼻子揩眼泪,“望梅止渴”。
      好多回,吴力在队部门前徘徊。那次下大雨,队长把他叫了进去,问他说,吴力你咋心事这么重,这会影响你的前途的。吴力说,我家的情况队长你知道,像这个天气,我妈就不说了,平时好天气也干不了啥,还别说这天气了,关键是我爹,他一躺倒,老俩饭都吃不到嘴里。吴力竟耸着肩头呜呜地哭了。
      坐在床边的指导员放下报纸,顺手拿起火柴,点上一支“大前门”,歪着头斜睨着吴力。
      吴力接着说:“请组织考虑调我回家,回去了我也一定好好工作,决不给组织丢脸,一定……”
      “小吴,”指导员接过话头说,“作为一个革命者,个人利益要服从革命利益,你说说,什么叫服从革命利益?服从就是无条件地把自己交给革命来安排,一心一意干革命。小吴呀,个人的事再大,和革命相比那终归是小事。我们整天‘斗私批修’,应该在觉悟上有所提高对吧?你是队上有上进心的青年,你好好想想,当个人利益和革命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指导员弹弹烟灰,白净的脸上聚着一团和气的笑容。指导员又深笑了一下,并且又深吸了一口烟,两腮也深陷了下去,嘴唇噘起老高,当唇腮恢复正常时,口鼻一起冒出烟来,他看看队长,队长正闷着头把吐出的烟雾复又吸了回去。
      “小吴,道理你懂,问题是怎么运用。”指导员又说,“看来还得加强学习,摆好革命和个人的关系,不要想太多,要克服困难,去吧啊小吴。”
      吴力出了队部,手往兜里一揣,触着一个硬硬的东西,这才想起给队长指导员连一支“黄金叶”都没递,装了进去又装了出来了。吴力想,家里的困难自己是没法克服的,那就看爹妈咋克服了。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克服的能力。
      此后不久,吴力想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好办法,他认为这的确就是一个唯一的办法了。
      一九七三年元旦,整整二十五岁的吴力结婚了。吴力本该早就结婚的,但他一推再推,谁给他介绍对象,他都以“调回去再考虑”为借口,一个个推辞掉。看看调动无望,父母也在一个劲催促,这才匆匆“相了一个”。
      吴力的媳妇是家乡县城电影院的售票员,名字叫向东红,二十岁。向东红腰身细细的,手指也细细的,剪发头,秋波顾盼,声若银铃,每天上下班都骑一辆凤凰十七轻便车,虽然她回来啥也不干,但吴力的父母亲却心里很甜,脸上横七竖八的沟纹里流淌着蜜波糖浪,身体明显比以前硬朗了好多。吴力见父母高兴,紧缩的心这才舒展了一些。
      两个老人对儿子疼爱,对儿媳妇更是掌上明珠一样看待,吃的喝的洗的用的,啥都给准备得便便当当的。向东红的肚子也争气,结婚一个月身上就“有了”。老两口那个喜欢呀,把个媳妇咋看咋乖顺,咋看咋心疼。吴力心里受不了了,结婚本来是想让媳妇分担家务、代自己照顾父母的,没承想搞得父母更辛苦了。但是父母高兴,辛苦归辛苦,乐在苦中。吴力也就没话说了。
      吴力极不情愿地离开家回到队上。他用积极的工作表现对待一切事情,加班顶班,食堂帮厨,给人洗最难洗的工作服,目的只有一个,落个好人缘,请假回家不犯难,回去了能多呆几天。这样的生活又过了几年,吴力便就成了两个儿子的父亲了。他的父母在这几年里也饱偿了生活的欢欣与伤感:忙里忙外,爬锅抹灶,希望抱上孙子,孙子有了,而且是两个;儿子不在身边,苦累帮不了手,委屈不敢露,媳妇轻不得重不得,稍不如意,几天不见人影子,甚至十天半月不进家门。好在孙子不离不弃,白天晚上绕在膝下趴在怀里,粉嘟嘟的小脸,肉乎乎的小胳膊小腿,脂玉般娇嫩,含在嘴里怕化了,惦在手里怕吓了,哭也罢闹也罢,“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于孙子的付出,往往就冲淡了向东红带给他们的诸多不快。“亲孙子野儿子”,他们有了这个体会了。老俩说:“隔辈人亲哪,儿子都没这么个亲过!”老俩还说:“不论媳妇咋的话,孙子终归是自个的!”言语中包含了对儿媳的宽谅和理解。
      吴力背着一身的愧疚,班不能不上,家不能不管,沉重的心事压得他抬不起头来,什么“大批大斗”,什么“提高觉悟”,什么“比学赶超”,什么“一帮一一对红”……他都觉得不重要了。每次回家,父母好像都是捎带地不经意地问一声:“那调动还搁着呢?”他心里就刀搅一样的疼。向东红一再通牒他,调不回去就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孩子一个不要,你爱咋地就咋地。吴力哪还有心思谈什么“革命”和“进步”?
      向东红是吴力同学的妹妹,谈对象时,石油工人正还吃香,说石油挣得钱多,一人上班,全家花不完还得存下:“石油大嫂好日子,买肉要用筐子提,一觉睡到九点半,起来还有荷包蛋。”姑娘们哪有不热慕不动心的,于是,三下五除二,成了。
      转而,风头一过,又有一首歌谣传流于市:“好女不嫁石油郎,一年四季守空房,饥饱冷暖无人问,孩儿见爹不敢认。”说啥都是假的,向东红的孤寂是真的。这种孤寂不断在蔓延,像夏日电影院围墙上的爬山虎,一天天鲜活碧绿起来。她上班的地方是个人群

    1话说刘老汉儿子在大学毕业后,在青岛被招到了一个不错的事业单位上班。

    老俩在家里务农,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供备儿子上大学时,按老汉的说法是头三年每一年一辆“轻骑”摩托车,(时值3600元那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般工人月工资也不过二三百元),最后一年又推上了一辆“巨力三轮车”(时值7000元,连托关系带请客送礼,找工作),老俩靠着种西瓜能收入千多块钱,其余的就指着空闲时间用炉子烤炉火烧卖,每个火烧挣一角钱,也着实不容易啊。

    在儿子毕业工作后,找个对象是城里人,闺女父亲看中了小刘,小伙子朴实能干,人又没坏心眼子,确定关系后,买房装修都没用老刘掏钱。连结婚都是小刘岳父一手操办的。

    第二年,添了个大孙子。老刘兴冲冲地在家里买了礼物来城里看孙子。好不容易爬到了儿子所住的四楼,敲门进屋后,被儿媳妇逼着换上拖鞋,放下背来的东西,张开手就去抱孙子。没想到被儿媳妇反手“啪啪”打了俩耳光,手都没消毒别动我儿子!把老汉给打懵了,出不来进不去。一扭头去恁娘滴,老子不伺候了……把门子一摔,哭着回家了。

    2打车

    李大嫂在城里看孙子,从下生开始伺候,眼看孙子三岁了,在一个周末打扫完卫生,儿媳妇去楼下送垃圾袋时,没想到小孙子跟在后面,被房门的惯性咣当一声,把孙子碰晕了,儿媳妇上楼后,看到她儿子额头碰的起了个大包,孩子在没命的哭,气不打一处来,逮着婆婆一顿胖揍,立马推到了门外。

    婆婆不识字,在城里两眼一摸黑,老年机与钱包也都在楼上。没办法在楼下路边抹眼泪。幸亏有位好心人问明了情况。说是儿子出差了不在家,自己被儿媳妇撵出来了,身上一分钱也没带。

    这样吧,大嫂子,我给你搭辆出租车,把你送到村里去,让大哥付钱可以吗?

    “行啊行啊!亏滴恁呀大兄弟。谢谢恁韩!”

    唉!“隔窗看见儿抱孙,我儿抱着你儿亲,待到恁儿长大时,也把我儿气断筋!”老话说的不错,孩子们,请善待双方的老人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言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角落随笔

    关键词:

上一篇:江南小说,拿破仑的遗发

下一篇:没有了